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绳武不打算回新加坡抗辩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网讯)

李显扬长子李绳武(32岁)不打算回来新加坡抗辩,而是会找本地律师代表他。

根据路透社报道,李绳武受访时说“我不打算回来新加坡。我在美国过得很开心,有一份让我觉得充实的工作。” 

李绳武目前是哈佛大学的研究员,他告诉路透社,自己应该会在明年秋天成为哈佛的助理教授。

李绳武今早8时许在面簿上载他发给总检察署的回复,进一步表明自己上个月15日的贴文被断章取义。

他在新贴文中说,既然总检察署认为应当公开他们与他的信函,那么他也觉得“应该帮忙补充他们(总检察署)神秘漏掉的部分。”今早的新贴文没有隐私设置,属于公开内容。

李绳武随贴文附上他昨天发给总检察署的信,五页长的信中主要谈到自己在15日写的私人贴文被断章取义,而且该贴文只发到朋友圈,因此是未经他允许被转载和广泛转发才引起了总检察署的注意。

他说,总检察署认为他在私人贴文中提及的“一个温顺(pliant)的法庭制度”显示他有意说明新加坡司法制度并不独立,而是被政府所左右,法庭曾经并将继续在任何案件中都偏向新加坡政府,无论案件的事实如何。

李绳武说:“总检察署似乎只读了整段话中的一个字。总检察署误解了我。”

他进一步解释说,自己在提到“温顺”并附上《纽约时报》2010年一篇有关本地新闻审查现象的评论,并不代表他支持评论中所有的内容,也不是在说新加坡的司法制度是按照新加坡政府的指示办事,或者是说制度不独立、会继续不管案件事实如何都会继续偏向新加坡政府。

“一个‘温顺’的物体是灵活、柔软或者有适应能力的,这是跟一个‘顺从’的、容易被影响或屈服的物体相反。‘法庭制度’涵盖总检察署、检控人员和整体的法律环境。打个比方,如果是说新加坡的医疗制度没有效率,并不是说医院无能或者医生懒惰。相较于美国等国家,新加坡的法庭制度对于媒体自由是在不同的法规下运作,可更灵活地指责媒体具有诽谤性。当新加坡政府领袖告记者诽谤,政府比起其他国家处于更有利的立场。”

他认为,如果自己的私人贴文原意能被正确理解,很明显他并不是要动摇公众对执行公正的信心。

“要是说(贴文)有任何批判,也是说新加坡政府积极动用法律如诽谤条文来约束国际媒体的报道。”李绳武说,他已经修改了私人贴文。

总检察署昨晚发声明说,已针对李绳武这则涉嫌藐视法庭的贴文入禀高庭,要求展开初庭聆讯(committal proceedings),以裁定表面证据是否成立,再交由高庭定夺。

李绳武今早发出贴文三个多小时后,总检察署也向媒体发出声明。总检察署说,他们是在昨天下午5时,在延长的期限到了之后才收到李绳武的信件。

总检察署说,这份信件并不符合他们对李绳武提出的删除贴文和道歉的要求,但还是会将信件呈堂。由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总检察署不便再置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