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斥癌妇走投无路 卫生部和公积金局:她已获50万保险赔偿

网上近日流传的一篇贴文,指47岁的本地妇女Sarojini Jayapal(左)2016年患上末期卵巢癌,并且她和丈夫Suriia Das的积蓄已被掏空。(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妇女患末期癌症,丈夫声称为她治病已经耗尽积蓄,必须得四处借钱,公积金局却不让他把自己的储蓄转到妻子的保健储蓄户头偿还医药费。卫生部和公积金局12日傍晚发函给媒体驳斥所指,并透露是妇女不愿到公共医院接受津贴治疗,并且已从各种政府保险获得超过50万元的赔偿,她和丈夫也动用了3万4000元的公积金储蓄。

两个部门罕有地发出联合文告,详细驳斥了网上近日流传的一篇贴文。这篇贴文声称,47岁的本地妇女Sarojini Jayapal2016年患上末期卵巢癌,她和丈夫Suriia Das(47岁,运作经理)的积蓄已被掏空,包括丈夫的保健储蓄户头。丈夫为了给她治病,四处向贷款商、家人、朋友甚至是公司借钱。他们也声称,妇女之所以留在伊丽莎白医院治病不是为了贪图享受,而是被国大医院拒绝。

根据一些时事网站报道,近日才重新拿到执业执照的拉维律师(M Ravi)现在正无偿帮助他们争取权益,他认为丈夫不到55岁,不能把普通和特别户头的钱转给妻子是不人道的。

卫生部和公积金局在联合文告中说,患癌妇女自2017年就在伊丽莎白医院和百汇癌症中心(Parkway Cancer Centre)求医,并于2018年到国大医院寻求第三方看法。虽然还是无药可救,国大医院让夫妇决定是否要转来政府医院接受津贴治疗。

由于妇女选择继续留在私人医院,她不能获得政府津贴,但她的终身健保赔偿了6万元医疗费,再加上她私人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的额外保障,至今一共理赔了30万元,相当于将近九成医疗费。自2017年起,她每个月还能从乐龄健保(ElderShield)及其附加险(ElderShield Supplement)获得1100元现金赔偿,至今共约2万3000元,为她减轻了财务负担。两人还从各自的保健储蓄户头取出9000元治病。

2017年,妇女申请把自己普通和特别户头的2万5000元储蓄悉数取出,由于她已病入膏肓,公积金局批准了她的申请。此外,该局的家庭保障计划(Home Protection Scheme)也已理赔18万65000元,帮她把剩下的房贷还清。

总的来说,因为妇女的病情,那些可以用公积金购买的保险已经为她赔付了约51万元,她和丈夫也动用了3万4000元的公积金储蓄。

文告说:”我们深深同情这对夫妇的困境。我们自2017年通过各类计划尽力帮助他们。我们要强调,他们还是可以接受津贴治疗的,如果他们到了国大医院后也有难处,他们可以从保健基金(MediFund)申请资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