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驻美大使投书驳斥华邮对POFMA批评

字体大小:

(早报讯)我国驻美国大使米尔普里投书美国《华盛顿邮报》,驳斥该报12月2日网络版评论中,对我国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的批评,但对方拒绝全文刊载。

我国通讯及新闻部昨天公开米尔普里投书内容,以及通讯及新闻部媒体政策司司长杜国樑写给华邮发行人雷恩(Fred Ryan)以及维权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的两封信函。

为华邮撰写科技政策专栏的记者凯特(Cat Zakrzewski),是在12月2日的评论中指POFMA等同审查制度,并引述不具名批评者,称此举会造成“寒蝉效应”。

米尔普里12月7日在写给华邮言论主任杰米莱利(Jamie Riley Kolsky)的信中指出,“审查制度”意味着禁止或者压制违法材料,但新加坡政府并没有不允许任何言论的发表。

“我们只要求面簿在违规贴文后附加一个更正事实的链接,原帖的内容保持不变,读者可以一起阅读原帖将它和政府的回应一起阅读,并做出何者属实的判断。”

他也指出,华邮和许多报纸一样,在报道中警告公众,说科技公司在网上发表和传播虚假信息对民主带来很大的威胁。

米尔普里说:“作为一个使用英语的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开放社会,新加坡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更容易受到假消息威胁。POFMA要求科技公司刊载澄清声明,传达这些消息给虚假陈述的目标受众,以确保讨论是公平的。”

根据杜国樑昨天写给雷恩的信函,杰米莱利后来表示不会刊登回应网络版文章的来函,并建议米尔普里和凯特直接联系;凯特则拒绝全文刊载米尔普里的回应,只在评论中引用一小段文字,说明新加坡面对假新闻的威胁。

不过,凯特只字不提新加坡政府虽然对一篇被指不实的面簿贴文采取行动,但人们仍然能够完整地阅读涉事帖文。

杜国樑在给雷恩的信中也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指责新加坡政府推行审查制度的华邮拒绝刊登投书,也没有更详尽地报道,使得这些虚假指控继续流传。”

米尔普里写给华邮的信中也指出,凯特的专栏以相当长的篇幅引述罗柏森的言论,而人权观察也曾在2017年12月发表长篇报告,指新加坡政府压制言论自由,但国会特选委员会去年举行网络假信息听证会的时候,人权观察虽然接受邀请,但对方后来以日期不配合为由决定不出席。

米尔普里在信中透露,委员会另外提供了8个日期,并提议通过视讯会议供证,但对方都不接受。

米尔普里也说,我国政府仍然有意和罗柏森探讨POFMA以及我国人权记录,一名新加坡部长将在任何一个本地大学举行的论坛上和对方辩论,并愿意通过面簿直播。

他说:“我们希望罗柏森先生此番不会再度拒绝我们的邀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