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女佣莉雅妮:廖文良已受苦 决定只向总检察署索赔一万元

洗脱偷窃罪名的廖文良前女佣(右),通过代表律师向高庭表示,自己因偷窃案蒙受多达7万1000元的损失,为此要针对控方无理与轻率的提控索讨赔偿。(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早报讯)洗脱偷窃罪名的廖文良前女佣,今午(10月27日)通过代表律师向高庭表示,自己因偷窃案蒙受多达7万1000元的损失,为此要针对控方无理与轻率的提控索讨赔偿。至于廖文良,因考虑到前雇主为此案已“受苦”,包括得辞退樟宜机场集团的主席职务,女佣决定放弃向他索讨赔偿。

不过,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条文,获得脱罪的被告所能索讨的赔偿金额,最多达一万元。

因考虑到堂费和讼费等开销,高庭法官陈成安建议控辩双方找第三方调解人进行协商,私下商讨赔偿金一事,而不必开庭审理;若调解失败,才回到高庭交由法官审理。

印度尼西亚女佣莉雅妮(Parti Liyani,46岁)今年9月获高庭裁定上诉得直,洗脱偷窃罪名,无须坐牢26个月。为廖文良一家打工约九年的莉雅妮原本被指偷窃属于廖家总值3万4600元的财物。

当时,高庭法官陈成安发表上诉裁决后,代表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在庭上指出,根据法律,获脱罪的被告可向案件投诉人,即廖家索讨赔偿,以及针对控方无理与轻率的提控向控方索赔。不过,辩方将先尝试联络廖家,看他们是否愿意私下赔偿;若有必要,才回到法庭寻求法官给予赔偿指示。

今午,阿尼尔律师告诉法官,莉雅妮考虑后,决定不向廖文良索讨赔偿,因为她觉得前雇主已为此案说受苦,不想再打扰他。

偷窃案的上诉结果引起全城热议,并且将廖文良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他在9月10日以不希望现阶段情况影响机构和员工为由,宣布提早退休,卸下他在樟宜机场集团、盛裕集团(Surbana Jurong)、淡马锡基金会和淡马锡国际的职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