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发现 本地候鸟不远万里飞越喜马拉雅山脉繁衍

公园局团队给15只在本地过冬的候鸟中杓鹬(Whimbrel)和红脚鹬(Common Redshank)安装光敏定位仪和卫星追踪器,跟踪并分析它们的飞行轨迹和迁飞停歇状况等。(国家公园局提供)
公园局团队给15只在本地过冬的候鸟中杓鹬(Whimbrel)和红脚鹬(Common Redshank)安装光敏定位仪和卫星追踪器,跟踪并分析它们的飞行轨迹和迁飞停歇状况等。(国家公园局提供)

字体大小:

(早报讯)千万别小看在我国过冬的候鸟们,本地最新一项研究发现,它们可是能越过世界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飞行上万公里,只为繁衍后代的好手。

国家公园局的研究人员经过五年的努力,首次确认部分从东南亚出发的候鸟,会选择中亚迁徙路线(Central Asian Flyway),直接飞过喜马拉雅山脉,到青藏高原或俄罗斯繁殖下一代。

这打破了学界原有的既定印象,即大部分在东南亚过冬的候鸟,会为了避开气候恶劣、空气稀薄的喜马拉雅山脉,选择绕道靠近沿海地区的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East–Asian Australasian Flyway)。

我国也因此成为了两条重要候鸟迁徙路线的交汇之处。其中双溪布洛湿地保护区和乌敏岛自然保护区仄爪哇(Chek Jawa)是候鸟迁徙途中的重要一站,每年会迎来超过40个品种的约2000只候鸟在此栖息。

公园局团队通过给15只在本地过冬的候鸟中杓鹬(Whimbrel)和红脚鹬(Common Redshank)安装光敏定位仪(geolocators)和卫星追踪器(satellite tracking devices),跟踪并分析它们的飞行轨迹和迁飞停歇状况等,得出以上研究结论。研究报告今天发表在自然科学领域期刊《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

团队认为,这些全新的研究发现,能有助位于迁徙区内的各国研究人员、保育人士及政策制定者更深入了解东南亚候鸟的迁徙生态,及时圈定并保护候鸟途径的“休息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