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首位公开身份HIV女患者 从母体感染

凯特琳(左)和努拉菲卡(右)。 (海峡时报星期刊)
凯特琳(左)和努拉菲卡(右)。 (海峡时报星期刊)

字体大小:

(早报讯)24岁理工学院女学生公开自己出生时就从母体感染HIV,成为本地首名公开身份的女性。

努拉菲卡(24岁,理工学院生)接受《海峡时报星期刊》时表示,自己在U equals U SG公开自己的经历,是为了宣导HIV的正确讯息。

她说,自己3岁时,母亲生了一场大病,医生发现她感染HIV,父亲和她检验后都成阳性,但父母亲并没有将真相告诉她。到了她12岁那年,跟着父母亲到传染病中心复诊,偶然听见医生和父母的谈话,才惊悉这个消息。在那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服用的是维生素。

父母向她确认这件事后,她很抗拒,甚至不肯服药,偷偷把药丢掉。

“当时我没准时服药,病毒载量高,很容易生病。我不敢告诉其他人我是HIV感染者,因为我担心受到歧视。”

她坦言,有朋友获悉她的身份后,屏蔽她,甚至报读理工学院时,申请入学表格某栏问及HIV,她照实回答,指被请去问话。

但不肯吃药的她也尝到了苦果,一度因病情恶化,入院11个月。这令她痛改前非,决定爱惜生命,按时服药。

“那时身体非常虚弱,感觉自己可能会死去。我害怕死亡,又想到大部分朋友都快从理工学院毕业,而我还在工艺教育学院念书,感觉自己错失了很多东西。”

U equals U SG发起人凯特琳的男友也是HIV感染者,努拉菲卡于是联系对方,协助宣导正确的相关知识。

努拉菲卡表示,前男友得知她是感染者后,告诉她:“只能当朋友”。

而实际上她的病情控制得当,是不会传染给其他人的,她也指出,一般人都以为他们都是爱之病患者,但实际上两者是不同的。

她说:“我们应该相信科学,而不是被HIV的污名化影响判断。我国的HIV感染者仍旧面对许多歧视,有些人甚至以为和HIV感染者交朋友,就会被传染,这种想法根本是错误的,这种情况必须改善。”

她强调,和大家一样是人,HIV感染者一样可以上学、工作,组织家庭,希望人们更愿意真心接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