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涉性侵好友新婚妻子 伴郎:误认她是妻子

伴郎被指在新人的床上非礼以及性侵新娘。(iStock示意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婚宴后瘫睡新人房,伴郎被指酒后非礼新娘胸,还性侵对方私处,他在庭上辩称,睡前习惯摸妻胸,听到呻吟声不一样才惊觉摸错人,当下吓到滚下床,并立刻向新郎道歉。

被告是名40岁男子,他面对非礼与性侵两项控状,指他在2016年于本地一家酒店套房内,将手伸入一名37岁女子的睡衣内,非礼对方胸部,甚至用手指性侵对方私处。

受害者是被告好友刚过门的新婚妻,为保护受害者,媒体不得报道可能泄露女子身份的资料,包括被告名字。

由于被告不认罪,案件去年3月25日开审,昨午续审,被告上庭供证。

他供证时说,与新郎于2003年相识,两人是同事,过后成为很好的酒伴,常常一组人一起喝酒聊天,新郎当时的女友(即新娘)偶尔也会加入酒局,不过被告对她毫无兴趣。

被告说,从中一就认识妻子,两人2005年结婚,婚后照常和朋友出去喝酒,常喝醉回家,还曾因醉酒开车撞树,妻子会等他到家之后才入睡。

此外,夫妇两在一起20多年,他称一路来在睡前都有抚摸妻子胸部的习惯。

被告庭上忆述,当天婚宴后与其他伴郎伴娘到新人的婚房继续喝酒,新娘也穿着浴袍一起喝,之后回房睡觉,被告则因酒醉失去意识,瘫睡在房内的沙发,睁眼时却发现躺在床上。

“我以为我到家了,转过身看到一个身影,以为是我老婆,就跟平常一样去抚摸她。”

称惊觉摸错人 立刻向新郎道歉

岂料,他听到的呻吟声跟妻子的声音不一样,因此惊醒,并立即将手缩回,下床时还差点摔倒。

当时房内没灯,他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因酒醉导致头部有些沉重,离开睡房后,就马上去找新郎,将睡在沙发上的新郎叫醒,并跟他道歉。

“我抱住他说对不起,摸了朋友妻子的胸部我很愧疚。如果我知道睡在旁边的是我好朋友的老婆,我怎么会这么做?如果换成别的女人,我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庭上揭露,被告与妻子仍维持着婚姻关系,妻子将出庭供证。审讯今早继续进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