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掴脸戳眼虐佣 女雇主被判无罪

女佣指女雇主掴脸、戳眼、撕日记,结果对方被控上庭。(档案示意图)
女佣指女雇主掴脸、戳眼、撕日记,结果对方被控上庭。(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缅甸女佣哭诉,被女雇主掴脸、戳眼、撕日记,经审讯,法官指女佣单方面证词不足,最后判女雇主无罪。

判词显示,涉事的女佣金来自缅甸,2016年7月16日起在女雇主李云音(53岁,音译)位于兀兰的住家工作。

金是初次来新,女雇主还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2017年12月4日,金离家后前往柏龄大厦的“情义之家”柜台求助,称被虐待,当天被带到警局报案。

经调查后,女雇主被控上法庭,她被指在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期间,数度掌掴女佣的脸,撕破她的日记本以及用手指戳女佣右眼。

根据控方的说辞,女佣开工三天后,女雇主就因对她的工作不满而掌掴她的脸;第二次掌掴她,是因为不满女佣把从冰箱拿出来的食物放在地上的报纸上处理。

辩方则表示,女雇主与前任女佣相处20多年,之前也请过六七个女佣,都没有遇到问题或被投诉,金受雇期间,能自由外出,工作相对轻松。

辩方也逐一反驳了5项指控,其中女佣指自己2016年7月间数度被掌掴的日子里,女雇主不是不在家,就是早出晚归。

针对日记被撕的指控,辩方指出,女佣并没有确凿证据支持她的证词,相关的日记本也没呈堂。

经审讯后,法官判女雇主无罪,控方上诉,但被驳回。

法官在判词中解释,女佣能自由出入与人见面,但却没证据显示她此前曾与人诉说被虐一事。

法官也发现,女佣称眼睛多次被戳,却没有闪躲或自卫,只是站着哭泣,而女雇主的女儿说没听见家里有吵闹声,法官认为女佣的说法难以置信。

女雇主供证时说,女佣早在2017年11月23日就发简讯,说家中的祖父母生病,想回去探望,女雇主和中介商量后也答应了。

之后,女佣提出想在那年的圣诞节前回缅甸,理由是一个表兄弟也会在那段期间回乡。女雇主答应后,当晚为她订了12月21日的机票。

但约两天后,女佣再次提出,想马上回去见即将离开的表兄弟,女雇主觉得更改机票费用太贵,告诉女佣照着原定计划离开。

12月4日早上,雇主发现女佣坐在厨房地板上哭泣,中午左右离家,女雇主当晚还以失踪人口为由报警。

法官指出,证据显示,女佣有可能希望通过捏造被虐一事向女雇主施压,让她提前让自己回乡。

当双方各执一词,法官指女佣的说法必须有极大说服力才可采信。

法官指出,控方依女佣和女雇主的说辞为据,但两方说法互相矛盾。

因此,女佣的说法在缺乏佐证的情况下,必须有极大说服力,没有疑点,才可采信。

但控方在此案中无法达到“非常让人信服”的标准,没有“排除合理性怀疑”(beyond all reasonable doubt)的条件,最后判女雇主无罪释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