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可为改造樟宜尾和旧樟宜医院提出创意方案

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和市区重建局举办比赛,号召公众为改造樟宜尾提出创意方案,包括为旧樟宜医院(图)和其他英军遗留的营房建筑构思新用途。(陈斌勤摄)
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和市区重建局举办比赛,号召公众为改造樟宜尾提出创意方案,包括为旧樟宜医院(图)和其他英军遗留的营房建筑构思新用途。(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早报讯)空置近24年的旧樟宜医院,日后将在保留原有建筑特色的同时,以新面貌示人。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和市区重建局举办比赛,号召公众为改造樟宜尾提出创意方案,包括为旧樟宜医院和其他英军遗留的营房建筑构思新用途。

旧樟宜医院上一次展开招租是在2012年,但无人得标。它2006年曾被租给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原本有意将它发展为一个提供Spa、餐饮和住宿的度假村,但计划后来夭折。

由于年久失修,外加有流言指二战战俘在此遭遇非人待遇,旧樟宜医院被盛传是我国闹鬼最凶的地方之一。当局因此希望参赛者是在充分了解和尊重其历史的基础上,提出改造旧樟宜医院的建议。

旧樟宜医院由两座英军营房和一栋后来加建的矮楼组成,总建筑面积7200平方公尺左右,约等于一个足球场。

两座营房建于上世纪30年代,属于英军皇家工程师所居住的吉真那军营(Kitchener Barracks)的一部分,日据时期确实关押战俘约一年多。

但本地文史研究者林坚源说,根据多名战俘的描述,吉真那军营相较他们之后被送往的其他地方,如有“死亡铁路”之称的泰缅铁路,条件要好得多。

“食物稀缺、疾病肆虐,战俘的生活条件无疑是艰苦的,但樟宜尾的战俘仍有机会从事体育活动,有人因此形容,相比其他关押所,樟宜尾几乎是人间天堂。”

二战后,英国皇家空军将贺敦路(Halton Road)23号和37号营房用作军事医院,由于医院也服务士兵家属,因此有1000多名婴儿在此出生。

英军1975年撤出新加坡,将医院转交我国,我国也续用至1997年。林坚源说:“许多送往旧樟宜医院医治的人,最常提及的是医院宜人的环境和临海的景色如何助他们静养。”

根据土管局和市区重建局的联合文告,此次比赛涉及樟宜尾一片42公顷区域,旧樟宜医院就坐落其中。

比赛分为两道题目,除了改造旧樟宜医院,另一题是邀请参赛者为樟宜尾制定概念总体规划,在保留其质朴氛围的前提下,让它更具吸引力。

参赛者不仅要为历史建筑构思新用途,也应说明其策略能如何让樟宜角有别于我国其他娱乐休闲区。

参赛者也应探讨如何在樟宜角打造更多社区空间,以及改善公众的步行、骑行和公共交通便利度,方便他们前往各个地标和樟宜尾步道等沿海景点。

土管局租赁署和商业规划与发展署长叶仪斯说,相关政府机构将参考参赛者提出的有用建议,看能够如何落实到樟宜尾的未来规划中。

比赛截止日期是6月9日,得奖者可获得高达6000元的奖金,更多详情可参阅www.ideas.gov.sg/ public/Charmingly_Changi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