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我国社会契约牢固 征收消费税不会加剧代际隔阂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通过预录视频在“全国经济和金融管理挑战赛”上致辞。(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通过预录视频在“全国经济和金融管理挑战赛”上致辞。(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字体大小:

(早报讯)我国虽然必须调高消费税以平衡公共医疗和其他开支,但因为拥有牢固的社会凝聚力,而没有像在其他国家一样,因为把财政负担交给了下一代去承担,导致代际隔阂加剧。

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今天(7月25日)通过预录视频在“全国经济和金融管理挑战赛”上致辞,并在谈到当今世界围绕如何分配劳动果实,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将劳动果实分配给社会弱势群体所产生的意见分歧时举例,随着人口老龄化,各国必须有更多支出,才能更好地照顾年长者。

不过人口老龄化也意味,经济增长将放缓,政府营收的增速也不如以往迅速,各国不得不增加对劳动队伍的征税,或减少面向年长者的服务,甚至两者兼施。

王瑞杰重申,为了把公共医疗维持在可负担的水平,以及满足其他开支,新加坡在下来几年必须调高消费税。

“在一些国家,这导致了代际隔阂加剧。所幸的是,新加坡的社会契约牢固。我们早前推出了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配套。在眼下的这场危机里,我们也变得更团结。”

除了人口结构变化,全球也在气候变化等课题上关注应在多大程度将“外部效益”(externalities)纳入考量。

王瑞杰说,气候变化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全球挑战,也是“公地的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典型示例,不同的个人在缺乏协调的情况下按照各自利益行事,并开采资源直至资源耗竭。

不过,王瑞杰对各国通过《巴黎协定》在排放目标上达成共识感到欣慰。他也指出,各方在如何妥当地为碳排放外部效益制定价格上取得良好进展。

“气候变化和人口结构变化这两个例子,显示了我们能如何在公共政策中应用经济和金融原理。这些论述不只是在理论层面,也能引向更好的结果,改进地球上数十亿人的生活。”

由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学会主办的全国经济和金融管理挑战赛,今年来到第14个年头。本届比赛以“打造后冠病时代的坚韧经济”为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