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死囚起诉总检察署 三司赶在正法前一天深夜驳回

新加坡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Singapore)大厦外观(唐家鸿摄)
新加坡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Singapore)大厦外观(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早报讯)24名死囚一起临时上诉至最高法院,声称他们在聘请代表律师一事上受到阻挠,因为律师们担心案子一旦被法院驳回,总检察署将以滥用司法程序为由,向代表律师追讨“昂贵的讼费”对死囚不公平。上诉庭三司罕见赶在星期四深夜、也就是有死囚星期五(8月5日)正法前驳回上诉。  

以大法官梅达顺为首的三司星期四(8月4日)下午审理死囚们的上诉,再花七个小时考虑判决,罕见在近午夜12时发表口头裁决。其中一名定星期五(8月5日)被正法的死囚也要求暂缓执行死刑,但同样被三司驳回。  

因犯下运毒或谋杀罪而被判死刑的24名囚犯是在星期一以原诉传票的途径提出申请,要求法院裁定总检察署向辩方律师索讨讼费的做法,导致死囚无法顺利委任代表律师,这违反了他们在宪法下的权利,总检察署须对他们做出赔偿。

高文父子双尸案被告代表死囚进行陈词

代表死囚们草拟申请文件和在庭上进行口头陈词的便是犯下高文父子双尸案的前高级警曹长伊斯干达。申请人当中,包括定在星期五正法的运毒死囚阿都拉新(Abdul Rahim Shapiee),因此高庭赶在星期三审理这项申请。死囚们不服申请被高庭驳回而提出上诉,最高法院上诉庭星期四下午临时举行视讯聆讯,审理这项上诉。 

根据死囚们的立场,无论是他们自己、家人或朋友,都在聘请代表律师时遇到阻挠;死囚们称,拒绝他们的律师担心一旦接下案子,若案件之后被法庭驳回,他们可能会被总检察署追讨讼费。死囚们原本想找亲友们提呈宣誓书,但因法庭加速审理申请,导致他们来不及做准备。

三司:法庭考虑法律理据

但三司回应,法庭考虑的是,死囚们要向总检察署索赔的申请是否有可行的法律理据,在三司看来,这项申请无法成立。这是因为根据刑事诉讼法,如果律师代表当事人向法院做出缺乏法律理据的申请,这样的行为等于是滥用司法程序,法院有理由谕令律师支付讼费给总检察署。因此,若律师们考虑后决定不接下死囚的案件,那他们应该是考虑到相关申请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或可能构成滥用司法程序,死囚们不能把这说成是对他们不公平。  

阿都拉新星期四下午也要求三司谕令暂缓执行他的死刑,好让他入禀法院起诉前代表律师失职,没有按照他的指示处理案件,但被三司斥责他是在滥用司法程序,不批准他暂缓正法。  

另外,阿都拉新的家人指责新加坡监狱署刻意阻止死囚提交申请,以便能按原定计划在星期五对阿都拉新执行死刑。对此,监狱署驳斥这项指控不属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