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下午察:揭开朝鲜39号办公室神秘面纱

神秘的劳动党39号办公室为金正恩的奢侈消费提供经济支持。(路透社)

字体大小:

韩国媒体昨天报道,朝鲜前科威特临时代办柳贤雨“为了孩子的前途”,已于前年9月携家眷逃亡到韩国。这也是自金正恩上位以来,第三名叛逃的朝鲜高层外交官。

和其他脱北者相比,这名外交官来头可不小,他是朝鲜金氏家族私家金库——劳动党39号办公室前主任全日春(80岁)的女婿;而全日春则是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正日的初高中同学。

111219133344_kim_jong_304x171_afp_nocredit_Medium.jpg
朝鲜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恩父亲金正日与全日春是同学。(法新社)

作为金家亲信,全日春从金正日执政时期开始到金正恩上台都一直掌管着被视为金氏家族统治命脉的39号室,直到2017年全日春被欧盟制裁,这一重要职位才易主。

随着全日春女婿的出逃,被称为世界十大神秘禁地之一的朝鲜39号办公室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神秘的“创汇机关”

劳动党39号室的正式名称为朝鲜劳动党财政会计处,由朝鲜(全名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开国元勋金日成在1974年建立,因位置在朝鲜劳动党3号楼9号室而得名。

这个某种程度上作为金氏家族金库而建的39号室,起初是作为朝鲜的外汇管理机构而存在,对外号称大圣总局,下辖各种企业、公司、银行、矿山120余个。

fa_xin_she_3_Medium.jpg
朝鲜近年加大力度发展核武器和导弹项目。(法新社)

它不仅是朝鲜突破国际经济制裁、发展其核武器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是其统治集团金氏家族得以豪买龙虾、雪茄、皮草等奢侈品的重要经济支持渠道。

一名脱北者曾透露,朝鲜最有利可图的事业和最好的企业全都隶属于39号室,无论在朝鲜的对外饭店,还是在国外工作的朝鲜劳工,只要有赚取外汇的机会,就要上缴一部分给39号室。

此前由韩国运营的朝鲜开成工业区里,劳工只能拿到三成薪水,其余七成都上缴39号室。

“39号室”的经营版图

多种消息来源显示,拥有超强关系网络的39号室,其交易版图遍布世界各地,非法、合法均有。该机关预计每年可为朝鲜赚取5亿美元(约6.65亿新元)至20亿美元。

美国陆军大学战略研究所的一篇论文指出,该机构直属朝鲜最高领导人,主要负责朝鲜在海外的地下经济活动,如伪造货币、贩制毒品、伪造香烟秘密出售、甚至出口军火等。

一名自称曾供职于大成集团(Daesong Group)代理商、参与过39号室合法运营活动的脱北者,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说,他被分配到金刚贸易公司(Kumgang Trading company)销售人参、宝石和黄金,在遍及亚洲的不同地方进行交易。

虽然没有透露操作过程中的完整细节,但他称部分工作是帮助管理并销售来自朝鲜河流和矿藏中的黄金。

他说,“你只需给公司改名并在其他一些国家拥有几家分公司”,便可顺利进行交易,这与西方媒体称39号室利用其广泛网络“使用多种替身输入外汇”的说法相符。

“39号室”举世闻名的地下交易之一:精美假钞

朝鲜印制的假钞无论从材质、印刷还是工艺据称都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而这些假钞正是由39号室出品。

39号室组织了大批专家、能工巧匠在隐秘地点,在军队的严密保护下,进行技术攻关,研发制造假美元、假人民币、假欧元。

v2-639eb1c71546bccc641bbc2469465ab1_720w_Medium.jpg
朝鲜印制的百元美钞一度以假乱真。(互联网)

其中,被称为“超级美钞”(supernotes)的100美元假钞,被认为是全世界仿真度最高的假钞之一。

曾有消息传出,美国官方因”超级美钞“的出现,甚至曾考虑停止印制100美元面值的纸币。

《时代》周刊的沃夫曼(David Huffman)也说:“很少有例外,只有(美国)联邦储备银行配备的豪华验钞机可以识别这些假货。”

在美国当局开始对朝鲜假钞进行打击之前,该项业务是39号室最大的收入来源。

除了美国,中国也深受朝鲜假钞的困扰。由金正恩特别批准成立的小组对假钞业务采取“三步走”策略,首先在朝鲜市场流通以测试是否会被发现,然后送至第三国检测其安全性,最后大规模输入至中国。

0_Medium.jpg
早前中国各地政府已注意到朝鲜印制的假人民币流入市场。(互联网)

事实上,中国官方从2010年开始就陆续发布警惕“朝鲜版”假币流入市场的消息。

通告指出这些“朝鲜版假币仿真度高于台湾版假币,凭肉眼较难辨认,是目前市场上最新版本。技术含量高,其颜色、手感、声音、水印、安全线、盲文等和真币一样”。

2012年6月,一名曾被派往中国的朝鲜特工透露,她的工作就是负责在中国将总值一百万美元的假钞换成人民币。

由于美国的金融制裁和贸易伙伴国的锐减,朝鲜假钞中的日元、美元和欧元已近“饱和”,中国成为消化朝鲜假币的巨大市场。

39号室的其他非法业务

毒品:

路透社曾在2010年报道,39号室生产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并借助小规模的朝鲜走私贩进行毒品分销。美国财政部也指该机构经营罂粟农场,并生产鸦片和海洛英。

毒品业务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当时朝鲜国内经济面临崩溃,金正日发现毒品买卖可以迅速弥补财政亏空,遂开始在全国各地推广罂粟的种植,并利用39号室控制的庞大外贸网络从事贩运走私毒品。

72cc9f8c043f4c23838321cf0f04c6ea_Medium.jpeg
据报朝鲜39号室还制贩冰毒以换取外汇。(互联网)

金正日命令朝鲜每个集体农场都要拨出12英亩的土地用于种植罂粟,每个劳改营都要有相应的劳动力从事种植罂粟,这一全国性正式产业,被命名为“白桔梗事业”。

那些品质较好的收成,就被政府收走用于制造高级毒品,然后走私出国;那些品质较差的就被朝鲜边民、渔民偷卖给中国、俄罗斯边境地区的人。

军火:

军火走私是39号室业务中最基础也是最庞大的部分,大约占到朝鲜外汇收入的30%至40%。

2013年,一艘载有军火和导弹零件的船只在巴拿马被截获。当时这艘船只所属的清川江海运公司(Chongchonggang Shipping)被认为是39号室的挂名公司。

近年来,世界各地都扣押过装有武器的朝鲜货物。

“39号室”的亏空危机促其转型?

据境外媒体报道,与朝鲜政府高级别官员有关系的两名中国消息人士曾在2018年透露,由于执意发展核武及导弹项目,以及满足其虚荣心的大笔投资项目,如马息岭滑雪场(Masikryong Ski Resort),金正恩的金库已快耗空。

fa_xin_she_2_Medium.jpg
金正恩的奢侈消费和对核武器研发的投入使39号室面临亏空危机。(法新社)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说,金正恩的奢侈消费令其父金正日留给他的资金“已所剩不多了”。

这名消息人士还补充说,曾数次听到有关39号办公室资金不足的讨论。

同时,随着上述传统非法业务的执行难度越来越大,急需外汇来源的39号室开始转向新型非法业务——网络犯罪。

供职于韩国首尔智库峨山政策研究院(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高明贤(Go Myong-Hyun)透露,39号室拥有数千名黑客,他们正在网络方面投入大量资源。

据说,朝鲜黑客曾在2016年打算洗劫一个在孟加拉中央银行(Bangladesh Central Bank)账户内的10亿美元,但因误将取款申请中的foundation(基金会)错误地拼为fandation,行动遭到阻截。

不过,在阻截之前,他们已经盗走了8100万美元。

也有一个说法是,39号室已经转型。前朝鲜高官李正浩(Ri Jong Ho)在2014年“脱北”后说,朝鲜领导层已经严格禁止39号办公室从事非法活动,因为他们认为会“因小失大”,损害党的名誉。现在,生产假烟、伪币或毒品的不再是39号室,而是其他特殊部门。

李正浩还指出,朝鲜出口商品主要是煤炭、铁矿石和海产这样的自然资源。煤炭和铁矿石等矿产占到朝鲜出口的45%,每年出口额达到30亿美元。

无论如何,关系着金家命运的39号室仍以自己独有的方式在继续运作,其亦虚亦实、变幻莫测的神秘气质,在朝鲜这个国家倒是显得毫不违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