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男生烈日罚站三小时中暑成残疾 家属告涉案教师

男生的母亲莫嘉哈娜(右二)和丈夫苏雷斯(右一)展示儿子的照片。左三起是代表律师迪尼斯和马新员工特工队主席达亚兰。(取自星洲网)
男生的母亲莫嘉哈娜(右二)和丈夫苏雷斯(右一)展示儿子的照片。左三起是代表律师迪尼斯和马新员工特工队主席达亚兰。(取自星洲网)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一个五年级男学生被教师强迫在烈日下罚站近三个小时,结果因为中暑导致神经系统受损,成为残疾人士。

《诗华日报》报道,男生的母亲莫嘉哈娜(35岁)说,儿子目前因中暑导致神经系统受损,无法在普通学校上学,必须送到特殊学校。她说,安邦医院给予家属一封转介信,以对其儿子进行残疾人士评估。

莫嘉哈娜星期三(5月29日)在丈夫苏雷斯(40岁)、代表律师迪尼斯,以及马新员工特工队主席达亚兰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说:“看到孩子如今的状况,我非常难过,他不再正常。过去他经常和兄弟姐妹玩耍,但现在他经常躲起来自言自语。”

迪尼斯说,他将代表其当事人对所有涉案人士提出民事诉讼。他说:“这起事件给受害者的父母带来巨大压力,尤其是怀孕三个月的莫嘉哈娜。他们现在不得不接受,他们的儿子永远无法过上正常生活的事实。除了民事诉讼外,我们希望涉案教师被控上庭,(若定罪)接受适当的刑罚。”

此外,达亚兰指出,当局对此事展开的调查,以及学校所采取的行动让他们感到不满意。

他亦质疑,校方更因该名男学生在5月2日至23日缺课,向家长发出三封警告信。他说:“他们并没与男孩的父母讨论过男孩被迫在烈日下罚站的问题。”

根据媒体报道,该名男孩于4月30日在上午10时至12时50分,烈日下罚站,随后紧急送往医院就医。

《南洋商报》报道,莫嘉哈娜说,她的11岁儿子是因为向教师投诉遭同学抛掷水瓶才会受罚,事发当日,她已前往警局报案。

达亚兰指出,他已就本案的查案速度缓慢问题向武吉阿曼警方提出投诉,他也不满惩罚男童的教师没有被逮捕调查。

迪尼斯说:“一般的案件可在一周内提控上庭,但这个案子很简单,迄今已发生近一个月了,当局在做什么?”

据报道,安邦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阿占依斯迈在上星期六(25日)指出,男童是经医护人员诊断后证实中暑。随后,警方已将调查文件移交副检察司办公室,以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

他指出,警方是援引儿童法令查案,男童是与另外三名学生一起受到一名37岁教师的惩罚,才会因曝晒中暑。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