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月内两起致命恐袭 俄境内极端主义暴力的担忧升温

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的三座教堂和一处交警站6月23日遭受袭击,包括位于杰尔宾特(Derbent)的这座犹太教堂。(路透社)
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的三座教堂和一处交警站6月23日遭受袭击,包括位于杰尔宾特(Derbent)的这座犹太教堂。(路透社)

字体大小:

莫斯科音乐厅袭击事件发生几个月后,在穆斯林占多数的俄罗斯达吉斯坦地区再度发生致命枪击事件,这令人们担忧俄罗斯可能正面临宗教极端分子的暴力浪潮。

俄罗斯安全部门说,星期天(6月23日)的袭击事件是恐怖分子所为。俄罗斯调查委员会星期一在社交媒体Telegram上说,至少有15名警察和包括一名牧师在内的四名平民遭到杀害。

彭博社引述国际文传电讯社的报道说,在被击毙的六名武装分子中,有三人是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后来开除的一名地方官员的儿子和侄子。调查人员正试图确定谁是组织此次袭击的负责人。

普京的亲密盟友、俄罗斯上议院议长瓦伦蒂娜·马特维延科(Valentina Matviyenko)声称俄罗斯掌握了此次袭击“确认获得外国资助”的信息。她称执法机构“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清除极端分子小组,完成调查行动,并可靠地确定”线索的去向和相关人员。

据总部位于华府的战争研究所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在其俄语阿扎伊姆(Al-Azaim)频道上发表声明,赞扬武装分子在达吉斯坦发动的袭击,称袭击是“我们来自高加索的兄弟”所为。

6月23日的袭击使得在杰尔宾特的这座犹太教堂烧成平地。(路透社)

与克里姆林宫关系密切的政治顾问谢尔盖·马尔科夫(Sergei Markov)指出:“俄罗斯的伊斯兰极端主义问题严重,而且正在蔓延……伊斯兰国等组织都很活跃。”

马尔科夫说,其中一名武装分子为地方官员的亲属,“这表明激进的伊斯兰教人士已经深入社会,渗透到精英阶层”。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对极端主义暴力浪潮的说法不以为然,称“现在俄罗斯不同了”。

研究俄罗斯南部穆斯林占多数地区事务的专家格雷戈里·施维多夫(Gregory Shvedov)说,俄罗斯坚持将激进的伊斯兰暴力归咎于乌克兰及其盟国,没有进行有效反击。

施维多夫为担任新闻网站Caucasian Knot主编,他在电话访问中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们拒绝承认存在威胁,这些袭击带有伊斯兰国的所有特征,并且有大量支持者在暗地里活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