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迟迟不禁烟 印尼一些乡村自行“戒烟”

印尼南苏拉威西的邦邦村六年前开始禁烟,一些家长因此可以将省下来的钱供孩子读书,让他们健康成长。(法新社)
印尼南苏拉威西的邦邦村六年前开始禁烟,一些家长因此可以将省下来的钱供孩子读书,让他们健康成长。(法新社)

字体大小:

(苏拉威西法新电)印度尼西亚超过三分之二男性吸烟,吸烟率是全球最高的。中央政府迟迟无意发起全国禁烟运动,反倒是有些小村落自发地向香烟宣战,在村内全面禁烟。

位于南苏拉威西偏僻山区的邦邦村宁静祥和,表面上看起来和印尼其他村落无异,但实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进行中。这里是全印尼第一个全面禁烟的村落,村口竖起告示牌写着“谢谢你不吸烟,请对香烟说不”,另一个牌子写着“请大家享受本村美景和新鲜空气”。

印尼公共卫生专家指出,印尼成年人口三成是烟客,每年逾20万人死于与吸烟相关的疾病。近几十年,发达国家纷纷开展控烟运动,通过提高香烟价格、限制烟草广告、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显著降低吸烟率。

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的控烟工作明显落后,而印尼尤其做得不足。烟草广告在印尼随处可见,印尼也是东南亚唯一仍允许电视播映烟草广告的国家,而在亚太区仅剩印尼未签署联合国控烟协议。

村长带头禁烟为村民健康

也为减轻经济负担

印尼农村烟民喜欢抽由丁香油与烟叶混合制成、健康危害甚于普通香烟的丁香烟,连小孩也可常见手持这种香烟吞云吐雾。然而在邦邦村这个约有800人的村落,经过10年的禁烟,香烟在当地近乎绝迹。

当年带头禁烟的村长穆罕默德实施禁烟令,除了是为村民的健康着想,更多是为了防止吸烟加重当地家庭的经济负担。他说,许多贫困家庭因为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染上抽烟恶习,而无力送孩子上学受教育。印尼本地牌香烟一包卖大约1美元,与国际香烟价格相比算是便宜,但对收入微薄的家庭而言,家中有烟客而且还是烟瘾特重的,势必使家境更加捉襟见肘。

穆罕默德说:“我和村内13名同学一起上大学,最终只有六人毕业,其余的因为把学费花在香烟上而中途辍学。”

邦邦村在2000年开始禁止销售香烟,2003年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2006年全面禁止村民和访客吸食和售卖烟草产品。违例者须参与社区服务,甚至是通过扩音器向全村公开致歉。

育有九名子女的阿米尔因为禁烟令被迫戒掉一天抽40根烟的重度烟瘾,他说:“我现在能存钱给家人买需要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有钱付孩子的学费了。”

邦邦村禁烟成功的例子,吸引了另外10个村子仿效推行,但就降低全国吸烟率却是杯水车薪。有反烟人士指责政府在反烟道路上不进反退。去年8月,印尼工业部为本土香烟制造商定下未来四年生产约1300亿支香烟的目标,比前四年多50%。

反烟人士卡托诺讥讽地说:“政府希望人民尽量吸烟,多多益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