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凯:缅甸新权力结构下的政治与未来

字体大小:

缅甸联邦议会于3月15日经过投票,全国民主联盟党(以下简称民盟)推举的廷觉当选总统,而军方推举的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员(以下简称巩发党)敏瑞和同样由民盟推举的亨利班提育成为第一、第二副总统。此前新的人民院及民族院的正副议长也已产生。而武装部队总司令敏昂良大将也确认将继续担任原职。至此,缅甸新的一套权力班子已经形成。那么,这套权力结构对缅甸意味着什么?将领导缅甸去向何方?

向真实的联邦制度迈进

根据2008年新宪法规定,缅甸全称为缅甸联邦共和国。然而,一直以来,多数少数民族团体都认为,少数民族并未获得应有的联邦参政机会。而在民盟主导下的新领导班子,不同于缅甸历届政府,大幅提高了少数民族的参与度。

首先在联邦议会中,人民院正副议长为民盟党缅族人温敏和巩发党克钦族人迪昆苗;民族院正副议长为民盟克伦族人曼温凯丹和若开民族党若开族人埃达昂。四名正副议长来自四个不同民族。抛开个人能力及品德,从民族身份可看出缅甸当代多元民族政治特色。克钦民族地方武装组织(以下简称民地武)克钦独立军自2011年就与缅甸国防军战火不熄。若开邦自2012年爆发了大规模民族宗教冲突以来,民族主义获得了很大的发展。若开民族党在本届议会中是仅次于民盟和巩发党的第三大党,少数民族党派中的第一大党。

至于克伦族民地武是缅甸成立最早的民地武,在缅甸国父翁山将军联合少数民族向英殖民地争取独立时,克伦族就未曾参与,并在缅甸独立之初就与缅甸政府发生内战。原登盛政府在与民地武的和谈工作中,克伦族武装首领与登盛总统和敏昂良总司令的会面是极具历史意义的。

其次,在三名正副总统中,总统廷觉和第一副总统敏瑞是孟族人、第二副总统亨利班提育是钦族人。即三名正副总统均不是缅族人。缅甸独立以来包括现新当选总统共有过九名总统,其中首任总统为掸族人、第三任总统为克伦族人,2011成立的新政府中,也有一名掸族副总统,其余均是缅族人。前两位少数民族总统时代是总理负责制。因此,本届总统班子成为缅甸历史上具有实权,并且全部为少数民族的总统班子。

同样单从民族角度来看,孟族是目前缅甸境内历史最悠久的土著民族。在缅族于1044年统一全国建立蒲甘王朝前,孟族就在今缅甸南部建立起文明国家。缅族文化大多是传承自孟族文化。在当代缅甸政治中,孟族更倾向于发展自身的民俗文化,并在社会上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孟族文化群体。例如,孟族团体就在网络上呼吁,希望廷觉着孟族传统服装宣誓。而钦邦是目前缅甸最贫困的邦,钦族曾经是参与在缅甸独立史上最重要的彬龙会议的三个少数民族(克钦族、钦族、掸族)之一。

翁山淑枝一直将民族和解作为主要政治目标之一。她多次呼吁将进行“新彬龙会议”,全面实现联邦制度。从以上领导人的民族成分来看,都体现了其贯彻彬龙精神的诚意。这意味着缅甸将向“真实的”联邦制度更迈进了一步。

民族宗教问题依然存在

当然,缅甸宗教民族问题依然不可忽视。从副总统候选人亨利班提育的争议就能看出端倪。本届联邦会议共有657名议员,其中民盟占390席,军人代表为166席,巩发党为41席,其余11个政党和无党籍议员共60席。总统候选人投票当天实到652席。结果,廷觉获得360票、敏瑞获213票、亨利班提育为79票。

根据分析,绝大多数民盟党员应该是投给了廷觉,少数投给了亨利班提育。巩发党当天共有四名议员请假,与军人议员合为203票,所以敏瑞除了巩发党和军人的票外,还获得了一些少数民族政党的票。而亨利班提育仅仅获得了民盟和少数民族党派的少量投票。此外,他也是三名候选人中唯一在提名后遭遇反对的候选人。

亨利班提育信仰基督教,曾在军中任职20年,最后官至少校,后至政府部门任职,于2009年退休后加入民盟。照理说,与军方应该也有良好的关系,但军方代表却提出其曾经在国外居住六年,因此应该对此事进行解释。这条建议被驳回后,社会上一些民族宗教保守组织和人士也对其表示反对。

缅甸共有八大族系,135个民族分支,在权力分配中肯定无法照顾所有民族。如第二大少数民族政党,掸族民主联盟党之前也传过有望获得副总统候选人提名。该党目前也称,希望掸邦首席部长交由该党党员担任。而若开民族党也提过相同要求。但民盟第二号人物温腾曾表示,省邦首席部长将只会由民盟党员担任。

登盛政府在任五年来,其工作重点按其所说分为三波(Three wave)。第一波为建立民主体制;第二波为政治、经济、行政改革及提高民间参与度;第三波为去中央集权化(decentralization)。而民盟早前就已宣布上台后将进一步对权力进行精简与下放。

3月17日,新总统廷觉在正式上任前就已向议会提交了新的内阁名单,将原有的36个部门缩减至21个。其中合作社部、体育部、科技部等三个部门被撤销;将21个部门合并为八个部门;此外,新增加了民族事务部。在最新的内阁提名中,提名翁山淑枝出任外交部、总统府部、教育部、电力与能源部。而新的民族事务部也由一名孟族人担当。

民盟一直以来都因为缺乏行政经验而备受反对者的怀疑和批评。大量部门的合并,或许也说明民盟希望将人才集中使用的目的。然而,部门的合并一方面是权力机构的精简,一方面也会使部门的权力和责任大幅提高。因此,今后五年翁山淑枝与廷觉的执政能力将迎来最严苛的考验。

此外,自2010年改革开放以来,缅甸公民社会开始复苏。民间的政治和社会参与度越来越高。民盟对一些部门的撤销,将会进一步使民间力量参与到该领域当中。民间力量将会对缅甸的未来产生更大的影响。依靠民间力量上台的民盟,今后也需要更谨慎地处理与民间的关系。

作者是缅甸华人

现为中国上海复旦大学社会学博士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