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彬华:翁山淑枝的替身当选缅甸首位民选总统

字体大小:

东亚透视

3月15日,缅甸联邦议会举行全体会议,翁山淑枝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简称“民盟”,NLD)推举的总统候选人廷觉(Htin Kyaw)以最高票的360票(共652票)当选总统,不仅宣告缅甸民盟从此正式走上前台,也间接宣布缅甸长达半世纪的军人统治终告结束。

廷觉何许人也?西方传媒纷纷以“翁山淑枝的亲信、贴身助手”,甚至以“司机和密友”来描绘这位低调的缅甸政坛新贵。

廷觉确实是翁山淑枝的密友、同学,甚至还是常年的事业伙伴,但却并非那些人以讹传讹的只是她的所谓“私人司机”。

廷觉当然不是靠“密友和司机”身份晋身为替身总统的。

第一,廷觉也是缅甸的名门望族出身。他本身是名作家,在仰光大学取得经济学学士和电脑学硕士学位后,曾经到过英国和美国进修电脑和管理学等课程,回国后曾在大学任教,并在工业部和外交部的对外经济关系局任职。父亲敏杜温不仅是缅甸知名作家、诗人,与翁山将军曾是大学同窗,是民盟元老之一。

第二,廷觉与翁山淑枝确有20多年的交情。69岁的廷觉仅比淑枝小一岁,曾经是高中同学。在民盟圈内,由于廷觉长期担任翁山淑枝的助手,深得后者信任,彼此遂成莫逆之交。廷觉是以翁山淑枝母亲命名的杜钦芝基金会的执行委员,它是个公益团体,主要任务就是在翁山淑枝的选区内进行教育和卫生方面的工作。在翁山淑枝被当局软禁期间,廷觉是少数几个被当局允许探望她的高级助手之一。廷觉遂成了翁山淑枝的内外联系人、发言人和亲密战友。

第三,廷觉政治生涯的分水岭是在2000年。那年的一天,包括翁山淑枝的民盟10名成员企图秘密前往曼德勒参加一场集会。当时廷觉负责开车,将翁山淑枝等送到仰光火车站,车站却拒绝给他们售票,气氛即刻变得紧张,最终引起军政府出面干预,将廷觉等九名民盟成员逮捕羁留,让他们在监狱中度过了四个月,翁山淑枝则再次遭到软禁。

第四,廷觉的岳父吴伦也是民盟创始人之一,夫人杜素素伦还是翁山淑枝的“闺蜜”、民盟中央委员,以及现在人民院国际委员会主席。有评论说,夫妻二人分别在内阁和议会出任重要职位,无疑将有利于民盟政策决策的推进与实施。

更重要的是,一般人总认为,学者兼民盟精英的廷觉,一向行事低调、稳健、谨慎,又没有政治和社会污点,也因为如此得到军方的认可和尊敬。这点对今后处理与军方关系、寻求与对方的合作至关重要。翁山淑枝也曾坦言,她所以推举廷觉,是因为他很忠诚、很守纪律,又受过高等教育,在缅甸国内外有一定的知名度。

开启缅甸式“垂帘听政”

在翁山淑枝暂时无缘总统宝座的情况下,她必须选择对她和民盟绝对忠诚的人来担当民盟执政时期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即使因此被人批评她是在缅甸实施“垂帘听政”制度。

在这过渡时期,民盟与军人势力相互合作与忍让也是个重要课题。首先,今后在寻求修改宪法第59条“亲属国籍限制”,要为翁山淑枝最终出任总统扫清唯一的绊脚石,来自军人议员团的支持就不可或缺。第二,翁山淑枝虽以民主化改革撑起了变革的大旗,但限于历史的现实,社会的保守和经济落后,翁山淑枝除了一不敢贸然与传统势力相对抗,二也不敢相信揭竿而起的民盟有足够经验和实力,能一一克服当前和未来更为棘手的政治现实和经济困境。

因此她率先放出民盟党魁“实权驾凌总统之上”的虚位总统宣言,接着便推举“司机密友”的廷觉成为她的替身,虽然竞选成功并已成了首任民选总统,但这到底是个权宜之计,这究竟是缅甸式“垂帘听政”的尝试,还是有更加顺利的过渡策略,一要看廷觉今后如何组阁,二就要看翁山淑枝在未来缅甸政府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了。

廷觉与翁山淑枝“一个在台前施政,一个在幕后掌舵”,这种二元政治统治方式,当然不符合议会民主的真谛,但在当前缅甸特殊政治环境下,特别是军方势力依然在议会和行政单位掌握重大权力的情况下,这未尝不是一种政治妥协,也不失为一种现实的选择。

因为,目前限制翁山淑枝荣登总统宝座的最大阻力,除了无法撤销宪法第59条限制,还有盘根错杂的军人统治遗产,包括行政系统、社会治安、国家统一,都不是全盘引入西方民主就能即刻改变的现状,因此分阶段、分层次,逐步进行变革也未尝不是一个现实的做法。

其实,翁山淑枝从一开始就是个善于妥协的人物。有人说,翁山淑枝所以成为万民爱戴的政治人物,根本就是不由自主的形势造成的。由于她是缅甸独立之父翁山将军的女儿,淳朴的民众就把她塑造成为翁山将军的继承人,并无条件等待她终于成了民盟领袖。虽然她原本不热衷政治,却因为一次回国探望母亲,意外卷入政治漩涡,军人政府又将她软禁,使她骑虎难下而被逼上了梁山。

缅甸大选,国际间有不少人指出,民盟所以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靠的就是翁山家的超级政治威望;一、她是缅甸独立之父翁山将军的继承人;二、即使翁山淑枝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民主化蓝图,大多数缅甸百姓还是把一切希望都寄托于她;三、翁山淑枝的负担也不轻,她不仅今后要有具体建树,还必须不负众望,实现大部分人对她的期望。所谓希望越高,失望也越大的原理,将成为翁山淑枝今后施政的最大压力。

翁山淑枝推举她信赖的民盟成员廷觉成为代理总统,也许会被认为有背民主精神,但对于依然信赖翁山淑枝,又将她视为唯一领袖的缅甸民众来说,他们依然会心甘情愿支持她的。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报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