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政局

曾助哥哥纳吉转账700万美元 马联昌集团主席纳西尔自愿停职受查

纳西尔(右)在记者会上披露自愿休假配合调查的原委,旁为联昌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姑赛夫鲁。(星洲日报)
纳西尔(右)在记者会上披露自愿休假配合调查的原委,旁为联昌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姑赛夫鲁。(星洲日报)

字体大小:

对纳吉的弟弟纳西尔的稽查工作在4月5日已展开,但直至昨日纳西尔才忽然宣布自愿停职配合调查。纳西尔表示,稽查将在数周内完成,之后董事部会再决定他的去留。

(吉隆坡综合讯)马来西亚联昌集团(CIMB)主席纳西尔卷入政治漩涡,昨日毫无预警地宣布自愿休假停职,以配合700万美元(约950万新元)转账风波的独立审查工作。

纳西尔在股东大会后告诉媒体:“稽查将在数周内完成,在完成后,董事部会再决定我的去留。”

《星洲日报》报道,对纳西尔的稽查工作在4月5日展开,但直至昨日纳西尔才在股东大会上忽然宣布自愿停职配合调查,就连该公司董事部及所有相关人士都是在昨早才得知此事。

纳西尔说:“我是于今早8时才决定此事,没时间通知任何人,包括我哥哥(首相纳吉)。我选择在今日忽然宣布告假以配合调查,是为了给股东一个交代。”

纳西尔:与哥哥再三确认款项来源合法才帮忙转账

3月30日,纳西尔以书面向《华尔街日报》坦诚曾替他哥哥(纳吉)转账700万美元;当时,他相信该款项来自马国的企业及私人捐款,作为大选用途。“当时我已与哥哥再三确认,确定该款项来源合法,才选择帮忙。”

当时他也强调,该款项已经根据执政党领袖的指示分发给相关政治人物,最后户头也已经关闭,没有剩下任何余款。

纳西尔承认转账一事惊动联昌集团董事部,在消息发出后的一星期内,董事部在4月5日为此事召开董事会议。

联昌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姑赛夫鲁说,在董事部会议上,纳西尔承认曾替纳吉转账后就转身离去,而董事部也决定在当天开始就委任安永(Ernst & Young)对纳西尔进行内部稽查。

虽然款项来源引起关注,但赛夫鲁透露,这次的稽查行动不会追究款项的来源,只会调查整个转账的程序。

纳西尔不断向媒体强调,在做出为首相转账的当下,认为转账一事既合情也合理,所以才一口答应该要求。“当时,我认为转账一事合法,也无滥用我的身份(联昌集团主席),所以就答应了我哥哥的请求。”

针对在马国转账700万美元巨款是否合法,以及是否滥用联昌集团主席身份的问题,纳西尔并没直接回应,仅说:“联昌集团对所有客户都一视同仁,在调查结束后,就会有答案。”

在事件被揭发后,纳西尔曾表示相当后悔为纳吉转账,特别是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不断被揭发后。他说:“在2013年,我认为这件事情只是小事,但后来这起丑闻不断被揭发,这使我对当初做的决定感到十分懊悔。”

他强调说:“我不想被卷入政治纠纷中。”

针对记者不断追问是否纳吉曾多少次向他求助及转账金额的问题,纳西尔避而不答,表示这不是事件及稽查的重点,也不愿多作回应,但在被追问得不耐烦后,他反问记者:“你记得你哥哥曾向你求助多少次吗?”

后来,他又透露:“每次我哥哥对我提出此类要求后,我都会再三审视,才决定是否帮忙。”

虽然已说出“每次哥哥对我提出要求”,但在纳西尔沉思后,忽然又改口表示这次是唯一一次替纳吉转账。

他说:“没有了,就只有这一次,我哥哥对我做出这类要求。”

亚航首席执行员:自愿告假显示企业管理良好和透明

之前,亚航首席执行员费南德斯透过社交媒体说:“纳西尔自愿告假是了不起的行为,好让(联昌银行)独立调查700亿美元的汇款。这是为了显示良好和透明的企业管理。”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文件显示,纳吉从其户头进行了500多项转账,大多数给政治人物,数以千万计的转账在2013年5月大选前汇出。根据文件,另外一笔转账于2014年7月4日,约有七万美元转账给纳吉的儿子诺阿斯曼(季平),该报无法联络诺阿斯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