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智慧:屠杀动物

字体大小:

“善与不善、幸与不幸,都有因果关系……”

星云大师说:分享新闻:荷兰的畜牧业非常发达,牛奶、奶油、奶酪举世闻名,荷兰人吃奶酪就像华人吃豆腐一样自然,其产量占荷兰国际贸易额的百分之二十五。但是在荷兰,即使天气再冷,也看不到一个人穿皮衣,他们为了护生发起的抵制穿皮衣运动非常成功。

荷兰有百分之四十的人信奉基督教,百分之三十五的人信奉天主教;荷兰人虽然不信佛教,实践慈悲,实在值得一些信佛教却常在杀生的国家人民反思与效法。

社会应该主张不杀生,不侵犯他人的生命。我们的行为,身口意都有善恶的因缘。善与不善、幸与不幸,都有因果关系。所以,不要为了自己需要保暖,甚至只是为了一时的虚荣、享受,而剥夺其他动物生存的权利。

侩子手

这首偈是明朝陶周望的作品,后来,弘一法师和丰子恺师徒二人,也和陶周望完成了一幅名为《侩子手》的图画,这是作为人类对屠杀动物的控诉。杀鸡、宰鸭、剖鱼、去鱼鳞、去内脏,是家家户户厨房里,或是外面饭馆中最常见的景象。人们在宰杀动物时,从来没有想过牠们会痛,也不在意动物们临死前的啼叫。那些叫声,就是痛苦的哀嚎。

以《刽子手》命名的图画,画中的刽子手指的是人,但是前两句诗“一指纳沸汤,浑身惊欲裂”,却是将心比心,道出一个人试着将手指头探入沸滚的热汤中,那种剧痛,令人浑身犹如撕裂般痛楚。

“一针刺己肉,遍体如刀割”说的是,一根如针般的小刺,刺入人体,那种传遍全身的痛,也如同被利器所割伤一般。自身试过这种被宰割和被刺伤的疼痛,该能体会“鱼死向人哀”那种难以忍受的酷刑。鱼在临死前那种挣扎、曲扭身体,或鱼嘴不断张合临将断气的痛苦,虽然是无声的,却是声大如雷。

鸡也是一样,“鸡死临刀泣”,鸡不能口出人言,只会咯地叫,那叫声即是含泪的哀啼。

握生死权

只是,吃众生肉的人类,听不见鱼无声的哀鸣,也听不懂鸡急切的啼叫,对“哀泣各分明”无动于衷,故而“听者自不识”。

为何人们听不懂,也听不见被宰杀动物的哀啼呢?是因为贡高我慢?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对其他动物掌握有生杀大权?或是认为弱肉强食是应该的?那当比人更为强壮的狮、虎、豹等肉食猛兽袭击人类时,不也该是理所当然吗?人类为何要将牠们定罪并置之死地呢?此幅画的图文,以感同身受的慈悲心,为因人类永不满足的口腹之欲而牺牲的动物哀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