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智慧:人生的痛苦

字体大小:

“物质的有无,不是苦乐的必然……”

星云大师说:分享故事:有一群猴子喜欢偷吃农民的玉米,而它们又是很难捕捉的动物。多年来,人们想尽办法,用装有镇静剂的枪去射击或用陷阱去捕捉,都无济于事。

后来人们就去请教生物学家。生物学家根据这种猴子的习性做了实验,找到了十分有效的捕捉方法:把一只窄口的透明玻璃瓶固定在一棵树下,再放入玉米。到了晚上,猴子来到树下,就把爪子伸进瓶子去抓玉米。瓶子的妙处就在于猴子的爪子刚刚能够伸进去,等它抓一把玉米后,由于握着拳头并紧抓着玉米,爪子怎么也抽不出来,而那个玻璃瓶又被牢牢地固定在树下,猴子无法拖着瓶子走。

贪婪的猴子十分顽固,它始终不愿意放下已到手的大米!就这样,第二天,当生物学家把它抓住的时候,它依然不愿放手。

因为有对待

所谓行苦,世间由不得你作主,它会变异,它会无常;面对世事人情的变化,总叫人触景伤情,睹物思人,这种精神上的感伤之苦,更是不堪接受。

人生的痛苦,都是因为有对待,有你有我,所谓“我相、人相、众生相”,因为有对待,所以有苦乐。苦乐本身也是对待的,数百年前的社会大众,没有汽车、冷气、冰箱、电视,他们都痛苦吗?他们一样活得怡然自得。所以,物质的有无,不是苦乐的必然;秩序的先后,也不是人生的必然。在前在后,是新是旧,只是我们的妄想分别罢了。

苦由痛而来

《般若心经》说:“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原来,苦是因为五蕴积聚的“我”而来的。例如,有的苦是因为“我与物”求不得而苦;有的苦是因为“我与境”不相应、不习惯而滋生;有的苦是因为“我与人”不和谐、怨憎会、爱别离而有;有的苦是因为“我与社会”、“我与自然”的刀兵水火等引起,都会增加“我”的苦。

尤其是“我与心”之间,贪瞋邪见、忧悲苦恼,更是苦上加苦。所以,人生的苦,既然是由我而来的,如果我们要想度一切苦厄,就必须让我空无执着。能够照见五蕴皆空、显现般若智慧、明白人我无间、融合物我一体,才能够淡化和解决“我与物”、“我与境”、“我与人”、“我与社会”、“我与自然”,甚至“我与身心”的关系。能够把自我安顿在无执、无染、无拘、无束的上面,才能够真正度一切苦厄!

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先要明白:世间上的苦,最主要的是由痛而来;所谓痛苦最难忍受,如果不痛,老病也不一定就是苦!名位丢了,钱财没了,如果不觉得心痛,自然也就不以为苦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