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太依赖马国货源 欠当局“蛋债”不获更新执照四蛋商上诉

字体大小:

明记蛋庄、合成鲜蛋供应商、Green-Tech鸡蛋工业,以及优良蛋业四个商家,虽设下目标要从马来西亚以外的国家进口更多鸡蛋,但屡不达标,执照因此从7月20日起不获更新。食品局受询时说,四家进口商已上诉,该局目前还在评估他们的申请。

四家本地鲜蛋进口商因过于依赖主要货源地马来西亚,自上个月起不获新加坡食品局更新执照。受影响供应商虽已就此上诉,但是担心问题难以解决,因为他们还须先偿还欠食品局的一笔“蛋债”,执照才有可能恢复。

食品局去年4月推出新的执照更新要求,规定进口商须制定业务持续计划来缓解潜在的食品供应冲击,其中一个选项是扩充货源地。

明记蛋庄、合成鲜蛋供应商、Green-Tech鸡蛋工业,以及优良蛋业四个商家,虽设下目标要从马来西亚以外的国家进口更多鸡蛋,但屡不达标,执照因此从7月20日起不获更新。食品局受询时说,四家进口商已上诉,该局目前还在评估他们的申请。

要达到自设的业务持续计划,合成鲜蛋供应商须从主要进口地以外的国家进口至少15%鸡蛋。公司老板吴志毅受访时透露,按照食品局的规定,这个月达不到的进口量,缺少的额度就会累积至下个月。

“我们1月至7月少进口600万个外国蛋,所以现在还在跟食品局协商,要如何分期偿还这笔‘蛋债’。外国蛋都需要冷藏,一次进口太多没地方存放。”

业者:“蛋债”像“滚雪球”
盼当局允许以罚款抵消

明记蛋庄经理佘家哗认为,食品局这种计算方式像是在“滚雪球”,让人吃不消。

他说,根据当局计算,公司首七个月出售8100万个蛋,也就是说,马国以外的蛋须占约1300万个,现在还差1000万个。上半年因冠病疫情打乱供需等无法控制的因素,导致公司达不到原定目标。

“希望食品局能让我们以罚款的方式抵消之前少进口的蛋,一切从零算起,不然这个问题解决不了。”

Green-Tech鸡蛋工业负责人黄功源说,公司在马来西亚开设鸡蛋农场,没理由要他向别家买蛋,希望食品局给明确指示,怎么才能解除封锁。

本地现有36家活跃的鲜蛋进口商,在上个月20日前,我国约三成的鸡蛋供应来自上述四家公司。食品局指出,进口商在我国加强食品保障上扮演重要角色,因此该局严厉看待任何不遵守业务持续计划的行为。

我国过去两年逐步减少
依赖单一鸡蛋货源

根据食品局提供的数据,新加坡过去两年逐步减少对单一鸡蛋货源的依赖。2018年我国的鸡蛋供应中24%由本地农场生产、75%来自马来西亚,只有1%来自其他国家。

到了今年上半年,本地鸡蛋占27%、马来西亚蛋的比重跌至66%、其他国家的蛋则上升至7%。

截至本月6日,获当局认可的鲜蛋农场有124家,分布在14个国家,包括芬兰、丹麦、日本等。单是过去一个月就增加了一个国家和三家农场。

从马国进口的鸡蛋价格过去一个月涨了两三次,每个共起约2分钱。鸡蛋摊贩李汇文(38岁)说,蛋价上月底和这个月各起一次,每个共涨了1分至2分钱。

职总平价超市则说,过去三周,30个装的马来西亚鸡蛋从原本的4元5角5分,起至4元8角。食品价格波动并不少见,会受天气、供需等因素影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