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12名空服员改卖松饼

黄慧清是新航空姐。(陈玉能摄)

字体大小:

贡茶老板引进日本知名舒芙蕾松饼品牌Flippers,18名职员中就有三分之二是新航空服员,当中还包括被裁员的马国空少。

航空业深受疫情影响,新航也无法幸免,之前更大动作裁员影响超过2000人。班次大量减少,仍保留职位的空服员被允许寻找其他就业机会,暂时到其他公司上班,而即将在本月6日在义安城开业的Flippers餐厅,就有12名工作人员是新航空姐空少。

Flippers的幕后老板就是贡茶(新加坡)执行长江培生。他受访时说,新餐厅的副经理吴亭妃是新航空姐,之前加入贡茶后表现优异,就调过来。

a7a5e9e5-d7dc-4c00-bf33-6712c9fbc8fd_Medium.jpg
Flippers老板江培生试做松饼。(受访者提供)

当空姐近10年的吴亭妃(32岁)说道,尽管是餐厅副经理,但老板还是允许她和其他加入的新航人员继续飞,而他们目前每人一个月会飞一次。有鉴于此,为了能灵活调动人手,就需要请比较多人。

34岁的黄慧清则当空姐约7年,是新餐厅的另一名副经理。她说,不同的工作环境有不一样的学习点,对未来肯定有帮助。

“老板让我们还是可以继续飞,这点我们真的很感激,因为很多其他公司虽然向我们招手,但都不允许这么做。”

一名马国籍的前空少在裁员名单上,不愿透露名字的他表示,加入新航一年的他认为被裁在预料之中,而公司也让他有三个月的时间在本地找工作,不用立即回马国。当他从其他同事获悉Flippers请人,就申请加入。

“如果回马来西亚的话,以现在来说要找到工作也很难,所以Flippers愿意聘请我,我很感激。”

flippers_singapore_-_kiseki_pancake_plain_Medium.jpg
江培生表示,带日本品牌进来过程不易。(受访者提供)

老板每天三餐都试吃

江培生说道,带日本品牌进来过程不易,因为日本人对每一个细节的要求都很高,而为了确保能呈现出跟日本一样的品质,用料方面成本很高。像是鸡蛋和面粉都从日本进口,一颗日本鸡蛋的价格就比本地贵两倍,面粉也同样贵一两倍。

“因为疫情关系,要拿到日本鸡蛋也不是说要就有,所以本来有意试用本地的鸡蛋。后来我们派人到台湾的Flippers分店受训时,也带了本地鸡蛋过去给他们试试。日本人就很礼貌地说质感接近,但意思就是说还没达标,得用日本鸡蛋。”

此外,制作松饼的器具也一样得从日本进口,花费颇大。

过去两周,餐厅职员都不停试做舒芙蕾松饼,江培生也每天三餐都试吃确保品质,估计已经吃了好几十片了。

江培生透露,原本今年5月就要开Flippers,可是因为阻断措施加上之后的装修过程也延误,所以最后只能在11月开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