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棺材佬’洪鈺琇:顾客死了 都要见我

洪鈺琇为往生者化妆。(受访者提供)
洪鈺琇为往生者化妆。(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的顾客死了都要见到我。”

这是36岁女殡葬业者洪鈺琇与陌生人见面的自我介绍。她穿着时尚,说一口流利华英语和福建话,与一般人脑海中满口福建话、叼一根烟的“棺材佬”刻板印象截然不同。

殡葬业阳盛阴衰,向来是男人的世界,洪鈺琇成了万绿丛中一点红,也闯出了一片天。

洪鈺琇是已故“棺材王”洪友成的二女儿。13年前父亲突然离世,一家四口失去经济支柱,父亲更留下六位数的赌债,母亲匆忙接手“洪友成寿板店”。

不忍见母亲独自承担,毕业于国大经济学和心理学的洪鈺琇,放弃保险业五位数月薪,陪母亲传承家业。

这个决定却让洪鈺琇爱上了殡葬业。

不过,她的好意遭母亲极力反对。洪鈺琇说:“母亲担心我步她后尘。”

原来,当年原本准备上大学的母亲嫁给当棺材佬的父亲,朋友认为她不吉利,身上带“死人味”,渐渐疏远她。

洪鈺琇说,母亲认为殡葬业是夕阳行业,希望女儿有更好的前途,不希望她日后失去社交圈子、没有同龄朋友、找不到丈夫,因她认为很少人会希望媳妇从事这一行。

她自认是“叛逆”的孩子,没有顺着母亲的意思。

然而在改名的事情上,她终究作出了妥协。

洪鈺琇原名洪美美(Ang Mei Mei),“Mei Ang”在福建话听来像“没丈夫”,被风水师提醒无数次的她,八年前改了一个较“吉祥”的名字。

她透露,目前有一个交往六年的男朋友,对方非常支持她,但她是不婚主义者。

对于葬礼,洪鈺琇认为和婚礼一样重要,应透过“庆祝生命”的方式与往生者道别。

于是,她远赴澳洲和加拿大深造,成为本地首位经过认证的“生命庆祝员”(Life Celebrant)。

“葬礼不该只是人生中的一天,而是用一天时间来回顾精彩的一生,让活着的没有后悔,让离开者没有遗憾。”

因此她进行每个葬礼前,都向家属了解往生者生前的喜好、性格和生活的点滴,并在葬礼上与亲友分享。

同时,洪钰琇也会让亲友在葬礼上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感受,并回忆往生者的一生。

爱好莎莎舞的她,对自己的葬礼早就有计划。她希望在葬礼上播放最喜爱的舞曲,摆放她穿过的舞鞋和收藏的小风扇。

“其实我早就开设了一个网站,上载自己的照片、视频、给母亲的话,希望在葬礼上可以回放给大家。”

此外,她也极力地改变国人对“死亡”的恐惧,不仅撰写英文自传《Dying to meet you》,也常出席讲座分享死亡课题。

非创业包袱 父亲是资产

 

不少公司的第二代为摆脱家族生意的“光环”,不是另起炉灶,就是“出走”打工。

但洪鈺琇不介意别人说她靠父亲才有今日的成就,还因自己是洪友成的女儿而感到无比自豪。

谈起父亲,她流露出深深的思念,闪烁着崇拜的眼神。

她坦言,爸爸是传统的父亲,很少和她聊天,在他离世后从受益人口中得知的。

尤其让她敬佩的是,白手兴家的父亲在世时常为没钱收殓的贫苦人家义务施棺、提供丧后服务。

谈到难忘经历,她透露谈生意时总是一桌的男人,有一次到越南被当地军官灌酒,还带到酒店续摊,险些遭轻薄。

另有一次,当往生者家属看到她和母亲两个女人时,认为她们无法办好丧礼,给予鄙视的眼光。

但当母女说她们来自“洪友成寿板店”时,对方态度180度大转变,还对她母亲说:“我认识你的丈夫,他是一个好人。”

她说,往后好几年,每当说出父亲的“魔法”名字,许多人都会慢慢放下成见。

连出国也走遍 坟场和殡仪馆

 

为了让自己有更宽广的视野,洪鈺琇常到世界各地的殡葬业取经,至今到过至少15个国家与地区,先后拜访马来西亚、美国、印尼、加拿大、越南、纽西兰、澳洲、日本、台湾和菲律宾等进行考察。

她说,别人看到殡仪馆绕路走,她却偏要往里走。

她笑说,每次跟朋友出国游玩,行程里一定腾出几天,独自走访坟场和殡仪馆,朋友久而久之也习惯,见怪不怪了。

“就连男友自己到西藏游玩,看到天葬仪式,也立刻掏出手机,拍下传给我看。”

新概念融入本地葬礼 让家属为往生者梳洗

 

本地规定遗体须在过世两小时内从医院领出,有些家属赶不及到医院和亲人道别,再相见时往生者已在冷冰冰的棺木里,灵堂也聚集许多亲戚,没有与亲人独处的机会。

于是,洪鈺琇的殡葬公司“心篇章”两个月前推出新服务,让家属为防腐后的往生者洗头发、擦手脚、穿寿衣、扣纽扣或戴上首饰,确认至亲离世的事实。

此外,不善言语的家属也能将想对往生者说的话,都写在纸上并折成纸鹤,让纸鹤伴随火化。

她说:“这给予家属(与往生者)私人时间,参与他们人生最后一趟旅程的机会,家属也能安心地哭泣或说出心里话。”

洪鈺琇说,她是受到日本电影《入殓师》的启发,在电影推出不久后,每月收到两三起为往生者入殓的询问要求,她为此前往日本和中国了解当地殡葬专家的工作,进而带入本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