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头家:做生意很寂寞 办青年团玩出火花

字体大小:

大特写

21年前,六七名老板创办“老板联谊会”,定期办交流会、讲座和出国考察,如今已有整千人。

那是一个没有会所,没有会长,也没有注册的独特组织,正因为“组织松散”,也不受章程和社团条例约束,灵活举办了许多惠及头家的活动。两年前的10月,七名年轻老板成立老板联谊会“青年团”,增长迅猛,至今已有512名会员。

充满创意和活力的年轻头家聚在一起,会激发出什么火花?

两周后的本月15日,青年团将庆祝两周年,记者约了四名核心成员谈谈,感受一下“有爱有梦有朋友”,不再孤军作战的快乐。正如老板联谊会提倡“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青年团也强调“不在乎到何处、做任何事,重要的是谁是你的伙伴”。

艳阳高照的午后,我到东北部一个温馨的排屋,走访四名充满朝气的年轻人。

那是37岁老板联谊会青年团主席洪启强(Andy,黄色潜艇快餐店老板/金山岭集团董事经理)的家。

他已婚10年,育有两男两女,采访到一半,念小学的女儿放学回来,两父女有说有笑,他还一度起哄着要女儿唱歌给大家听。

看得出,他虽忙碌,却没有在孩子的成长中缺席。

他创办的青年团,集结各行各业的年轻老板,大家都是大忙人,却不忘彼此相顾,相聚时气氛很“家居”,有认真交流,也不缺玩闹和欢笑。

最近,《联合晚报》与青年团在克拉码头的中文夜店“上海娃娃”联办了两场对话会,感觉也好像“亲人聚餐”。

过程中,有人哽咽分享跌倒再爬起的心路历程,有人按捺眼泪谈丧父后传承真诚待人精神的决心,更有多次全场主动鼓掌打气的窝心场面。

已有512名会员的青年团,六成是企业第二代或第三代传人,四成是创业者或起步企业的头家。

以当天受访的另外三名青年团核心成员为例,29岁的林玮琪(Rin,零售品牌SKP业务发展经理)是企业第二代,刚在一个月前创办创意手工玩具品牌KNACKEY。

28岁的林睿理(Jasmin,明辉环球业务发展董事)是上市公司的第三代,最近参与公司转型, 并继续发展网上平台。

而25岁的谢雯芳(Tiffany,活动策划公司Ohmyevent和Wild Productions创办人)则是创业者,四年前的21岁就开公司。

目前核心成员有10人,采访当天没到场的还包括副主席、36岁的封梓祥(饮食业团湘肴记总裁)、28岁的周伟隆(记忆方舟执行董事)和28岁的林棓舢(鸿鸣窗帘总汇行销经理)等人,前两位是创业者,女将林棓舢则是企业第二代,已婚并育有两名幼儿。

交流时放下身段 不谈生意

两年前,在封梓祥提议下,几名志同道合的年轻老板成立青年团,推举洪启强当主席。

经过两年摸索,青年团几乎每月都有交流活动,包括组团出国考察(去过上海太阳岛、杭州和台湾)、在夜店Hood Bar & Cafe举办名人系列讲座、与《联合晚报》在上海娃娃夜店的对话交流会、游轮学习之旅,以及终身学习之旅等。

以前天刚结束的台湾七天考察为例,36人结伴同行的重点是考察饮食业、服装业、家具业等企业,但也设计了另类的团康活动,包括“竹林野外求生探险”。

这个在新竹“武林帖”举办的活动,其中一个环节是一根绳子绑着五个人走,大家要齐心突破14个障碍,包括走过狭窄的小桥。其他活动还包括爬山、烤肉会、到温泉度假村、逛夜市、吃麻辣火锅等。去年到上海太阳岛,青年老板们也仿效韩国综艺节目《Running Man》,玩户外寻宝游戏。

洪启强说,年轻人参加活动,要求精彩有趣,不能一板一眼。“现在的年轻人,如果像老一辈那样,活动都是学习学习再学习,不行啊。青年不能只是烦闷地一起学习知识,当大家一起搞活动、玩游戏时,不单促进凝聚力,也是培养领导力、发掘自身特质的机会。我们要踏出自己的舒适圈,去试看新的挑战。”

谢雯芳说:“大家通过玩互相认识,玩的时候都不会要做生意,大家都能放下身段,感觉比较舒服。”

林睿理说:“我们互相尊重,不会看不起人。玩的时候,都不会想去挖别人的公司资料,而做生意的点子也会自然地激发。”

林玮琪说:“我们比较少聊‘几时要做生意’,更像是朋友在帮朋友,分享经验,激发点子火花。大家扶持和鼓励,一起做得更好。”

到妆艺群舞游行 帮助有需要孩童

值得一提的是,这群青年老板相聚,不只谈生意找商机,也群策群力回馈社会。

从去年9月到今年2月,他们定期相聚“练舞”,其中三个月更密集“魔鬼训练”,在今年初的妆艺大游行粉墨登场,穿校服、带呼啦圈,边跳舞边演唱经典新谣《细水长流》,歌颂青春奔放的淳朴友谊。

过去两个月,他们也为有需要的儿童办了两次“儿童嘉年华”,陪孩子们玩粘土,督导小朋友学开档“创业”。

两周后的两周年“团庆”,他们计划在克兰芝赛马场玩“卡丁车”,过后到核心成员经营的迪克兰芝农场度假村(D’Kranji Farm Resort)欢聚,估计吸引超过百人共襄盛举。

洪启强认为,与晚报在夜店的对话交流会,会员学到最多。

“年轻人的分享,让大家看到不同的商机和不同的东西。出国考察,是另类的思考方式,到台湾看从香港引进的添好运,看新加坡人经营的诗肯柚木,做不一样的武林帖团康,可以激发不一样的思维,创出不一样的火花。” 

入团条件严格 ‘别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短短两年,如何增长到512人?

洪启强说,其实青年团从未主动招人,往往是办活动时口碑不错,企业老板鼓励孩子参加,加上朋友口耳相传,创业者来建立联络网。

他透露,青年团不轻易让人加入,只有核心成员才能加人,每逢有人提议,大家会沟通再决定。

如果认为对方不适合,就会婉转表示“暂时不加人”,只要任何核心成员不同意,大家都会一致通过,跟对方“说再见”。

他透露,入团条件“很严格”,要求具备三特质:谦虚、拼搏和高情商(EQ)。

“谦虚的人与团队分享荣誉,虚心学习,心中永远都有一个填不满的杯子,渴望进步。拼搏的人不是带着打工心态,会寻找新商机学新知识,注入新思维,开创新品牌。高EQ的人懂得怎样察言观色,婉转与人沟通。”

他强调,青年团不允许会员在群组争吵、推销服务、拨电骚扰或请人捐钱。

他说:“这是一个分享的平台,别把自己的东西带进来,也不要跟人起争执。不懂得尊重自己,也要尊重别人。这是免费的义务团体,如果觉得不舒服,有些人就会离开。”

谢雯芳也补充说:“不要因为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洪启强认为,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就会充满正能量。“就像青年团的标志,一群小鸟一起成长,飞到更深更高处。”

他们激荡出什么火花?

团友推介好康 省万元设计费

★“SKP二代”林玮琪之前在一家品牌活动公司策划活动,洪启强多次来电,劝她考虑回爸爸的公司帮忙。

一年多前,她终于被“挖角”回家族企业,当上业务发展经理,希望运用品牌公司培养出的创意思维,提升SKP的品牌形象和行销,也通过社交媒体接触更多年轻顾客。

她在青年团负责出国考察、表演节目和户外活动,还在妆艺大游行当舞者。

一个月前,她针对派对、邻里和学校市场,推出创意手工玩具品牌KNACKEY,推介礼当天让小朋友制作手工大象,放进烤箱烤成钥匙圈,反应热烈。

她透露,创业资金短缺,办推介礼时,活动策划专家谢雯芳热心介绍价廉物美的好康,让她省了万元设计费,洪启强也带孩子去玩以示支持,并给予具体改进的建议。

开发新系统 团友分享经验

★“明辉环球”第三代的林睿理,决心继承去年过世的父亲勤恳奋斗、善待员工和关怀弱势的精神。

在海事业低迷的大环境,她参与了艰难的人事重组和裁员行动,也发展了网上平台售卖海事电器产品,七个多月来销售额达到11万元。

她说,在青年团感觉很舒服,获得精神上的支持,也找到能交心的朋友。

最近她开发机器人操作的无人仓库管理系统,青年团里的高科技物流专家黄汉强(36岁)也友情相挺,免费分享经验,为她打气。

林睿理最近为青年团协调妆艺大游行的群舞项目,还实现自我突破,在一项活动演唱福建歌《家后》。

接下来她有意在海事业内寻找第二三代成立联谊会,凝聚力量扩大海事业版图。

出国考察一起煮菜

★四年前21岁创业的谢雯芳,最难忘出国考察跟大家一起煮菜。她说,那次活动小组里的男生煮菜,她只负责打鸡蛋,结果“整个打碎,蛋壳掉进去”。

她参与创办青年团后,负责游轮学习之旅大小事务,感觉同辈青年老板更能理解创业的困难、守业的艰辛,遇到问题发到群组,大家会一起想办法,提供建设性意见。

最近企业活动预算削减,又遇到中国“禁韩令”促使韩流国艺人南下,谢雯芳看到商机,开发管理韩流演唱会的新市场,提供从艺人管理、宣传、协调、主持、保安、酒店到餐饮的“一条龙”服务。

她说,办活动得紧跟潮流趋势,了解大众消费意愿,青年团为她提供了不少宝贵的客观意见。

一起想新点子 共同面对风浪

★洪启强说:“年轻企业家和创二代,做生意很寂寞。很难跟同辈朋友、配偶或父母谈生意上的事。虽然大家从事不同行业,但很多事情是相通的。把一群年轻人放在一起,往往能激荡出新火花,想出新产品、新促销和新点子,形成协同效应(synergy)。年轻人团结起来,不单能在经济不景时面对风浪,也能为祖国增光。”

他总结说:“人生起起落落,如果能和好朋友、年轻人分享经验,那是无私的奉献。我们来自不同行业,能够认识也是一种缘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把好东西、自己的价值观传递下去,就是青年团的精神。”

老板联谊会创办人洪鼎良(68岁)是洪启强的父亲,他欣慰看到青年团茁壮成长,赞许那是一个充满活力和正能量的好平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