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遇到好教师 “小伴”创办人再忙不放弃成绩差学生

字体大小:

“老伴”豆花第二代、“小伴”豆花创办人李逢源与合作伙伴近年来在企发局帮助下陆续进军柬埔寨和越南等地,也有台湾商家买下特许经营权。虽然业务繁忙,但他还是坚持抽空教补习,帮助成绩较差的学生。

即便所创办的生意陆续进军东南亚多地,本身不时得到这些地方巡视业务,“老伴”豆花第二代、“小伴”豆花创办人李逢源依然坚持抽空教补习,帮助成绩较差的学生“开窍”。

李显龙总理今年在国庆群众大会上以“小伴”为例,说明政府积极为商家提供各种援助,帮助他们提升业务,开拓市场。他当时说,透过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的帮助,李逢源与三名朋友所创办的“小伴”开拓海外市场,在越南开设了八家分店。

李逢源日前受访时说:“我读大学时就开始教补习到现在,也曾在理工学院同时教40至60人。但同时教太多人没有交流,无法记住学生的名字。除非特别乖或特别坏的学生,我才会注意。后来,我就只集中关注三四个学生,这样遇到问题可以更专注地帮他们。”

他笑说,有这样的坚持,可能基于“童年阴影”。

原来,李逢源一家1995年从香港移民到新加坡时,试了好多所学校,才有一所愿意录取他,而且要他重读中三。

由于没有打好英文基础,他隔年参加会考时英文不及格,幸好新加坡理工学院网开一面录取他,但要求他补考英文。

“那虽是我的‘童年阴影’,但我庆幸遇到很好的教师,他们不会因为学生成绩比较差就放弃。这让我决定,只要能帮到的,我都很愿意帮助。”

谨记入学“是有条件的”心态,李逢源当年在理工院念书时加倍努力,最终成功考获能让他升上大学的成绩。到南洋理工大学念书时,他还听取教授建议,申请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奖学金,一年半后获得硕士学位。

不愿攀爬“企业梯级” 放弃跨国公司职随父创业

随后,他加入不少人梦寐以求的跨国公司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却在两年多后考虑到攀爬“企业梯级”的生活不太适合他,萌生创业念头。

此时适逢他的父亲——“老伴豆花”创办人李佩胜,研制出冷冻豆花,在旧机场路的熟食中心售卖时获好评,李逢源便决定投入创业的行列。

“创业就是有产品或服务要卖出去,那时刚好有个产品,可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我其实就跟许多人一样,工作两三年后会思考要继续呆在同一个岗位还是试试别的。”

眼看冷冻豆花深受欢迎,不少小贩都开始跟风,售卖类似的产品,李家决定抓紧契机,拓展业务。于是,“老伴豆花”的分店在麦士威路熟食中心开设,全权由李逢源打理。

在开了数家分店后,李逢源意识到市中心店铺的租金不便宜,应该在更偏远、店面更大且更便宜的地方烹煮豆花,于是在班丹环道设立“中央厨房”。

由于遇上本地人手短缺和租金昂贵等问题,他萌生到国外发展的念头。这恰恰是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鼓励中小企业把新加坡品牌带到国外之际,李逢源与合作伙伴“跟团”实地考察,“才发现世界是很大的”。

他们决定以“更有活力、更年轻”的“小伴”品牌往外发展。考虑到“东南亚是邻国,气候对冷冻豆花有利”,陆续进军柬埔寨和越南等。也有台湾商家看中这盘生意,要求取得特许经营权。

虽然贵为“小伴”的首席营运员,李逢源强调他负责的是后勤,对公司实际的规模没有什么概念。除了柬埔寨已经有两家分店,即将开第三家,对于越南有多少家分店,他笑说应该是“七八或九家”。

“出国发展有如小船在大海中漂流,有国际企业发展局的帮助,分店可设在凯德集团或丰树等本土品牌旗下产业,我们会比较安心。”

出国遇“潜规则” 更珍惜本地制度

业务拓展到国外后,李逢源才意识到何谓“潜规则”,更为珍惜新加坡有条有理的制度。

他举例,有家店铺不设在商场里而是在马路旁,店前有棵大树,遮住了招牌。然而,树是当地政府种的,不能随意砍伐。李逢源等人后来给了“过路费”,才解决了问题。

李逢源说:“在那些地方开店,招牌要够大够亮,顾客开车经过才会看到店,也才会来光顾。我们要求当局来修,要修多或修少,就要缴付不同的费用。这样的情况,我们在新加坡是不会遇到的。在这里要申请执照,当局会派人来查看,再指出须改进的地方。”

“外面却有很多潜规则,要“撞墙”才会吸取到经验。”

他说,由于东南亚国家的人口相对年轻,接受当地人反馈后,他和生意伙伴们决定以“更具活力、更年轻”的“小伴”品牌进军东南亚各国。进军这些国家和台湾时,“小伴”也不仅售卖冷冻豆花,也同时售卖松饼和麻糬等小吃。

制“半成品”运到国外 确保各地品质一致 

李逢源等人目前也在积极探讨进军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缅甸等地的可能性。

为了确保各地的品质一致,他们以“快熟面”的概念制成“半成品”,再把这些原料运往国外,让分店稍加烹煮就能售卖。

李逢源说:“当地人也讲求品质,所以关键是要培训、出指导手册等。开分店前,一定要派人过去训练当地员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