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夫妻开咖啡馆 延续爱猫情缘

蔡曜远(左)和陈淑琳相信,生意再小也可发光;只要收支至少平衡,便继续通过Neko no Niwa咖啡馆,促进客户对猫的正确理解以及共生的同理心。(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有人为钱创业,有人为了圆梦。陈淑琳和丈夫蔡曜远却想把悲愤化为力量,才创办了我国首家以猫为主的宠物咖啡馆。

位于新加坡河畔的Neko no Niwa,即猫之园庭,宛如“小桥流水人家”,是本地结合宠物与餐饮的鼻祖,以一丝不苟的打理及管理享誉区域,开业迄今六年有余。

蔡曜远是本地资深新闻摄影记者,陈淑琳曾在基金公司行销部任职。两人商议后决定,由她全职经营猫咪咖啡馆。

陈淑琳向来都有猫狗为伴,蔡曜远却恰好相反。“小时候家长反对,成长中对它们又多有误解”,直至两人交往,他才开始近距离接触小动物。

婚后不久,夫妻俩领养多年的猫患癌过世,令他们倍感悲痛与愤怒。决意走出阴霾时,亦决定赋予它的离去更高的意义。除了领养,他们还琢磨如何将此举升华到另一个层次。于是,即便亲友不解,自己也毫无经验,两人还是选择创办猫咪咖啡馆。

开山鼻祖 历尽波折

正因“史无前例”,万事起头难上加难。咖啡馆涉及旧屋、饮食和动物,必得先通过个别部门的审核与批准。夫妻俩唯有在有关当局之间周旋,勤于多方多回的协商。

通过充分具体的说明,证实各环节所做的深度考量及准备后,包括如何保证饮食与动物的安全等,他们终赢得所有单位的认可,获取相关执照。

过程虽异常艰辛,前后近乎一年,但若从乐观的角度看,严苛的要求或许意味着各方给予人类和动物同等慎重的处理态度。

除了官方机构,动物救援者和组织皆投以怀疑的目光。他们走访多个收容所,表示想挑选并领养性情适于咖啡馆生活的猫只,都屡遭拒绝。被救援的动物多半遭到弃养或受过凌虐,救援者便成为它们的守护者和防线。

陈淑琳说:“他们对宠物咖啡馆闻所未闻,架起防御是可以理解的。”后来,他们“绝不弃养”的承诺博得几位救援者的信任,才找齐了咖啡馆的“家猫”。

接下来,便是员工培训。有宠物的咖啡馆毕竟与其他餐饮业不同,员工处理店里事务之外,还得照料猫的安全和起居饮食。

为了提升大家的知识,蔡曜远工作之余,还下足功夫学习各种与猫有关的知识,再与员工们分享。就连可兼顾咖啡馆卫生和猫只安全的清洁剂等小细节均不放过。

有效的学习与沟通必是双向的。陈淑琳和蔡曜远不忘时时给予员工们分享己见与抒发感想的空间。这种交流有助于彼此达到共识与谅解,促进咖啡馆的运营以及对猫的照顾,还可留住极佳的员工。店里的员工有长达五六年的,亦有相伴三四年的。

投入约七八万元的创业成本后,他们打造了通透、洁净且淡雅的Neko no Niwa猫咪咖啡馆,于2013年圣诞节正式开业。好在本地“首创”终于发挥作用,掀起一波波慕名而来、排队造访的热潮,使到咖啡馆在那一年内便达到收支平衡。

面对竞争 坚挺原则

“前无古人”绝非“后无来者”。陈淑琳和蔡曜远始料未及的是,开业不到半年,突然获知另有四家宠物咖啡馆宣布不日开业。但令他们痛心的是,乌节路的一家咖啡馆业主,不仅大量购买猫只、谎报健康情况,更疏于基本照料,以致七只猫在一年内丧命,数只抱恙负伤。该馆未开业便被强制终结,业主虽遭社会痛斥和法律制裁,却无法挽回无辜丧失的生命。

这起悲剧,对悼念已故爱猫的夫妻俩影响颇深。为此,他们决定倾全力搭建猫与人之间的桥梁。过程中,有新发现亦有小成就。有养猫多年的客户初次发现猫咪厕所以及背后的大学问。有欧美访客好奇询问,住着11只家猫的房子如何做到连一点异味都没有。

目前,咖啡馆每月营运开支约为1万5000元,兽医看诊的医药费除外。陈淑琳和蔡曜远相信,生意再小亦可发光。只要收支至少平衡,他们将以Neko no Niwa为平台,促进客户对猫的正确理解,达到共生的同理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