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行商有道:借科技东风食品业者再起航

字体大小:

新加坡作为美食天堂,国人不仅爱吃,也把长处充分发挥在食品生产方面。我国的食品制造业在2013年至20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CAGR)是6.45%,尽管在病毒阻断措施期间略有放缓,但整体仍呈增长趋势。

这个领域目前有超过940家企业,聘用超过4万8000名员工,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1.1%。要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企业须不断精益求精,尤其在后冠病时代,新加坡若要成为亚洲优质食品中心,势必要以品质和效率取胜,而非以价格竞争。

疫情激起商海千层浪,无阻行业尖兵迎风破浪,摸索出持久可行的康庄大道。新栏目《行商有道》实际了解各行各业商家如何开拓未来发展道路。本期特邀食品制造领域的四名企业家和家族生意接班人,让他们为行业局势把脉,探索发展潜能和需求。

数码化已是必然

佘绍强 

香氏香料(Seah's Spice)创办人,73岁

■上世纪80年代到香港当厨师,擅长中式广东菜

■为了兼顾家庭,30年前回国并转行从商

■梦想是家家户户可以烹煮媲美餐馆水平的佳肴 

这个行业最让你头痛的问题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蓝领工作的人力问题最难解决,因为这类工作不受新加坡人欢迎。作为必要行业,我们很庆幸在疫情期间能继续收到订单。不过,跟其他制造业一样,我们非常依赖外籍员工,但疫情暴发后,一些人已回国,导致人手吃紧。我们的本地员工大多是年长者,要他们操作机器具有一定挑战。若要请本地人,就必须提供更好福利及提供更多培训,但这将提高成本。此外,为了确保公平,所有人包括外籍员工也应获得同等福利,又进一步增加成本。

后疫情时代有哪些机遇?

在疫情推动下,我们获得政府资助和公会帮助,有更多机会走向数码化,也得到更大支持。虽然来自餐饮业客户的业务下滑,但面向广大民众的零售业务上升,业绩还可以持平。走向数码化是必要的,在疫情之前,我们已让销售平台数码化,疫情暴发后,更加快了数码化进程。

你希望10年后的公司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数码化是未来方向,我们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能力。在现阶段,较年长蓝领员工仍担心工作被机器取代,大多不愿学习新科技。

不过,随着我们迈向自动化和远程协调,员工必须接受重新培训。我们也希望通过新的方式走向国际化,提升全球销量。

利用大数据走向国际化

陈宥年

福联发(Hock Lian Huat)执行董事,55岁

■从小在祖父的五香饼工厂帮忙

■家族生意第三代接班人 

■新加坡渔业工商联合会会长

这个行业最让你头痛的问题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目前最棘手的是聘请人手。由于工作时间很长,一天达12个小时,周末和公定假期也要轮流上班,很难吸引和留住本地员工。我们的员工也呈高龄化,平均年龄介于45岁至55岁。为了解决问题,我们与学校密切合作,聘用一些实习生,并在政府机构如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的协助下引进自动化机器,减低对人员依赖、提升生产力并确保品质稳定。另外,把五香和虾饼等传统小吃变得更新颖也是难题之一。产品如果一成不变,就会被淘汰。我们的年长顾客群会慢慢流逝,所以让更多年轻人认识我们的产品和品牌是长远的愿景。

后疫情时代有哪些机遇?

随着网购、外卖和直播兴起,这些平台未来将带来很大效应。在疫情期间,我们尝试通过不同电子商务、团购和直播等平台,把营业额提高30%。这主要是因为居家办公更普遍,人们也避免出外,带动线上购物。如今是大数据时代,公司也须利用这些平台收集到的数据,分析未来客户群体的喜好和需求,制定方针。

你希望10年后的公司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我们希望在10年后成为国内外出口商,把这个品牌推向国际化,并设立门店和经营代理权。如果有门店,我们可以直接服务顾客、掌握最新的市场动态,以及体现企业文化,方便开拓市场。我们深信,本地美食具有登上国际舞台所须的条件。除了填饱肚子之外,食物也是一种身份、一项文化遗产。我们希望让国际客户在享用美食时,也能体验到独特的本土文化。 

抓紧健康饮食趋势

陈俊光 陈佩珍 

陈新记食品(Tan Seng Kee Foods)执行董事,47岁;董事,51岁

■两姐弟是家族生意第三代接班人

■陈俊光曾在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公司负责销售和行销工作

■陈佩珍在行销和通讯业拥有超过20年经验

这个行业最让你头痛的问题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最头痛的是如何吸引最好的人才来扩展业务。近年来,随着消费者更重视饮食和健康,这个行业日益受关注。我们希望工艺教育学院、理工学院和高等学府培养的年轻一代,能帮助本地业者创新,为国内外市场制造高素质和更健康的面条。另一方面,由于本地生产成本高,尤其是土地和能源价格,像我们这样的制造商要壮大规模和取得增长并不容易。因此,相关政府机构确保土地价格低廉,如通过更长租约帮助我们控制成本,将极为重要。这样一来,民众也可以买到价格合理的食品。

后疫情时代有哪些机遇?

疫情期间,国人意识到提升免疫力和保持健康的重要,对更健康食材的需求有所增加。随着更多人居家办公,不少国人有兴趣在日常烹饪中尝试不同面条,提供了更多机遇。这次疫情也凸显了建立食品韧性和保障食品供应的必要,我们必须掌握核心的食品制造能力,尤其是主食产品如新鲜面条。此外,我国实行病毒阻断措施期间,电子商务分销管道快速增长,这提高了在线上直接销售产品的潜能。我们接下来会把焦点放在建立数码能力上。

你希望10年后的公司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数码化无疑是应对新市场需求的关键。线上售卖食品将越来越普遍,因此有必要投资于线上行销策略,与时并进,同时也接触年轻一代,让业务延续下去。人们对更健康新鲜食品的需求势必成为趋势,这将让食品创新和产品研发受重视,我们会继续在这方面投入资源,顺应客户的需求变化。

自动化提高效率

朱志文

广祥泰酱油(Kwong Cheong Thye)业务发展经理,26岁

■第五代家庭成员

■小时候经常去公司帮忙拿货、见顾客

■曾在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电台负责行销工作

这个行业最让你头痛的问题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公司约两成员工是马来西亚人。要请新加坡人从事依赖人力的生产工作比较困难,因为这个岗位的工作时间较长,也较吃力。疫情期间,我们不够人手倒入制作酱油的材料,所以采用自动化机器取代人工,提高效率。为了解决人手短缺的情况,我们打算逐步让工作流程更自动化。有了这些先进科技,希望更多本地人愿意加入。

后疫情时代有哪些机遇?

在后疫情时代,食品制造商将更加注重电子商务销售,吸引消费者在线上直接购买产品。病毒阻断措施初期,我们通过简单的电子表格收取订单,三天内就接到约50张,反应相当不错。我们的程序起初不够完善,还得逐一联络客户,问他们是否要通过信用卡付费或在取货时支付现金。这让我们意识到让整个程序数码化的重要。我们后来设立了虚拟商店,让线上销售过程更便利。不过,这个销售管道目前只限于本地市场,因为要凭此直接进军海外市场较为复杂。我们的产品目前出口到20多个国家,主要是由当地分销商负责销售。  

你希望10年后的公司和现在有什么不同?

这次疫情让我们意识到不能一直依赖人工,以及推动数码化的重要。10年后,我们希望公司能够完全自动化生产。这有助于提高员工的技能,让他们变得更有效率。我们要在新加坡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并且通过电子商务拉近与客户的距离。除了酱料,我们也计划研发即食(ready-to-eat)面条,方便消费者在家中煮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