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专业人士 投身幼儿全人教育

字体大小:

林弘谕/报道 林泽锐/摄影

对于创造孩子的学习环境,新加坡总是努力汲取养分,中西融会贯通,希望找到一个平衡点。

《新汇点》访问的两位外来专业人士,在各自的幼教和运动教学领域方面拥有丰富经验。身为家长,她们也有新加坡父母“怕输”的心理;但在强调学术成绩的同时,她们更重视开发全人教育。

芭芭拉:创办本地独一无二家庭俱乐部

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的芭芭拉(Barbara Deay)拥有儿童学前教育硕士学位,14年幼教专业经验,曾在本地幼儿国际学校工作。来新近八年后,去年创办了独一无二的Tanderra家庭俱乐部。

她育有一个7个月大的儿子,曾在香港居住两年,日本三年,分别在国际学校和英语私立学校从事教学工作。

芭芭拉认为,天下父母心,无论哪一个国家,家长都想把最好的给孩子,新加坡也不例外,跟美国、加拿大、香港、日本和澳洲一样,即便是较贫穷的国家及地区,也存在这种现象。

她说:“新加坡拥有非常多样化的教育资源与选择,除了正统学校,还有很多国际学校、私立学校等,这里的孩子很幸福。我们有幸在这里居住生活,也从中受惠。尤其是现在自己办教育,更感谢政府给予的大力支持,在其他国家可能无法享受如此支援。”

■强调让孩子在大自然中学习成长

她在香港国际学校工作时,每天看到不少来自中国大陆的孩子,舟车劳顿来香港国际学校上课,这能视为父母“怕输”吗?以教育系统相比较,她认为香港父母更早让幼儿接受教育,各学校提供全面性的教育,但是多数仍以学业成绩为主导。

虽然新加坡以英文为主要语文,但是她观察这些年,政府和私人教育机构更重视华文教育,很多华语幼儿班、华语学习营等,这是好现象。

日本重视传统教育。芭芭拉说:“我们发现日本非常重视从小取得好成绩的教学方式,例如雇主最后筛选两个大学毕业的面试者,他会分析面试者的大学、高中、中学到小学的成绩,只要一方稍逊,即可能失去受雇机会。”日本也重视学习英语,婴孩6个月大后,许多父母即让孩子浸淫在学习英文的环境中。

她说:“日本重视尊师重道,尤其注重尊敬长辈。孩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包括学习清洗、打扫、整理等事务,这是生活技能教学,是我们必须学习与重视的,新加坡缺乏这方面的教育。”

芭芭拉很喜欢新加坡,在这里认识了同样来自澳大利亚的先生,组织家庭,现在有了孩子。

对于孩子从小的教育,她强调在大自然中学习与成长。因此创办这所家庭俱乐部时,她全岛走透透,张罗具有古早特色的木家具。户外特设一个沙地游乐园,让孩子每天能在园林中游玩,还有一个蹦床,让孩子发泄无限精力。

■一个老师对三个幼童

这里的孩子以15个月至5岁为主,通过“脱离父母”的独立学习,让孩子成长——自己倒水、背背包、穿鞋,建立自信。她的增广课程,通过再循环材料,融入大自然学习,灌输全人教育。

这个家庭俱乐部以精致教学为主,一个老师对三个幼童,彼此有更多时间交流学习。俱乐部也为父母准备了瑜伽、美甲、瘦身、Spa和咖啡座等一站式服务。

芭芭拉指出,好教育、好工作、赚大钱,多数家长仍抱持这种想法。她说,新加坡已采纳更全球化的教育制度,更多优秀的国际化课程,教育部看重的不只是独立学习,而是协作学习,这包括幼教学习,让孩子一起群体学习。

喜欢阳光与大自然的芭芭拉,喜欢本地口味美食,尤其是炒粿条,经常光顾花拉公园一家传统咖啡店,百吃不厌。她喜欢大自然与植物,几乎每个月都去滨海湾花园一次。她说:“新加坡土地资源有限,这里没有澳洲的农场。我从小跟小狗、小鸡、小兔等一起成长,如果这里能有一个儿童农场,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克里丝登:转换跑道开设专业亲子游泳学校

Swish游泳学校创办人兼教练克里丝登(Kristen Romain)同样来自澳大利亚,居住新加坡四年。之前,分别在迪拜和纽约住六年和五年。她是一名合格律师,曾在外国律师事务所工作,之后在道琼斯公司(Dow Jones)工作多年。她说:“在迪拜期间,我曾担任过兼职游泳教练,来新后决定放弃律师专业,创立游泳学校,把游泳的兴趣发展成另一项事业。”她认为拥有律师冷静分析的头脑,让她的创业之途更顺坦,更懂得经营理念。

她说,不是刻意转换事业跑道,也不后悔这个抉择,因为相比起来,她更爱游泳。“我喜欢游泳,在水中游来游去,不只是锻炼体魄,也让我能静下心来想东西,一举两得。有了孩子后,我觉得办游泳学校,也能教导自己的孩子游泳技术,最重要的是能拥有更多亲子时间 。”她育有一对儿女,分别是10岁和8岁。

■澳洲孩子出世后就开始学游泳

孩子在迪拜时年龄还小,可能记忆模糊,来到这里后,更喜欢新加坡。克里丝登的丈夫也是澳大利亚人,两个孩子目前在本地澳洲国际学校上课。她说:“来新前他们都是在综合学校求学,我发现他们都不太像澳洲人了,所以送他们到澳洲国际学校,学学怎么做个澳洲人,哈哈哈。这好像是你们这里说的kiasu(怕输)家长吧。”

她发现新加坡没有专门的婴幼儿游泳课程,因此有开办的必要。她指出,澳洲是个注重游泳的国家,孩子出世后开始学游泳,可说是第二天性。

克里丝登在本地约有700个学生,年龄介于4个月至12岁,10个全职和兼职教练协助她,每周七天教学,一年365天不停。除了游泳学校外,为方便家长和学生,也在私人公寓提供训练。

Swish特设可控制水温的室内泳池和室外泳池。她说新加坡父母都很宠爱和保护孩子,怕孩子晒太阳,这个温水泳池适合这些父母,可让孩子免受太阳暴晒。泳池水温保持摄氏32度,研究显示这个水温让婴幼儿学习游泳时更加镇定,可消除焦虑感。

■游泳学校本地学生约占65%

来新加坡后,克里丝登必须适应每星期工作七天的生活方式,因为大部分家长在周末才有时间接送孩子上下课。她说:“我也一样,两个孩子都安排在周末上不同的增广课程(enrichment class),男生打篮球,女生玩英式篮球,我随时陪伴。”

目前,她的学生以本地孩子为多,约占65%,其余属于外派人员家庭的孩子。游泳学校里有来自英国、新西兰、澳洲等地的教练,但很多本地家长指定要澳洲教练指导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接受正统Austswim澳洲游泳教学。这可说是一所专业亲子游泳学校,记者现场看着父母和孩子一起学习游泳,创造一种全新的学习环境。克里丝登说,这是一种有吸引力和安全的活动,对孩子的生理、心理、社会和情感发展等方面都有帮助。

■新加坡家长“功利心”稍重

作为一个外来专业人士,这些年的教学,让克里丝登观察到新加坡家长较重视孩子游泳的进度,例如强调学习必须跟上节奏,渴望在最短时间内提升到另一学习阶段,“功利心”稍重。她指出,家长必须了解一点,部分孩子对水性感到恐惧,如果逼得太紧,孩子心理产生阴影或排斥,更难突破这层心理障碍。她说:“我们必须让这些家长知道,婴孩掌握能力各有不同,必须有耐心,从培养肌肉运动机能开始。我们看重的是孩子的心理素质,很多大人认为婴儿不会游泳,不适合游泳,这观念必须改变,也看到它正在改变。”

她强调应在孩子对水性产生恐惧之前,让他们先爱上游泳。尤其是0至5岁的孩子,一些父母都不让他们游泳,认为存在许多危险,可能意外溺毙。她认为这是错误的教导。

克里丝登来新这几年里,除了教课外,也已融入这里的生活,尤其喜欢本地美食,认为小贩中心的食物都有水准,种类多样,美味可口。她也喜欢新加坡炎热的气候。如果要她找出一个缺点,她直言不讳这里缺乏洁白沙滩和清澈海水,这是她唯一感到失落的地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