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河畔越夜越精彩

夜的克拉码头,游人攒动,散发无限魅力,是餐饮休闲的好去处。
夜的克拉码头,游人攒动,散发无限魅力,是餐饮休闲的好去处。

字体大小:

典型新加坡

汝微/文·摄影

几年前,有位来本地工作半年的友人抱怨说,新加坡一到晚上就很“闷”,没什么夜生活。后来的某天晚上,一帮朋友带他去河畔驳船码头吃海鲜,又去克拉码头喝酒听歌,足足玩了大半夜,改口说“原来这里夜生活如此精彩!”

确实,越夜越精彩,这就是新加坡河畔的写照。

新加坡河全长3.2公里,是在海水冲涌的基础上由人工开凿而成,从入海口起依次有驳船码头、克拉码头和罗拔申码头,早年下南洋的许多华人劳工,就在这儿源源不断地用小驳船把大船上的货物驳运到河两岸的货仓,造就了繁忙的贸易中心。

如今,河畔一带成了历史保留区,也是这个热带岛国最具欧陆风情的地段。沿岸的酒吧和风味餐馆越开越多,我曾经好几次在这里和亲朋好友聚餐,感染灯红酒绿的喧闹气氛。

但更多时候我会独自一人挎着相机在河畔一带街拍,周遭的人文美景让我流连忘返。我通常选择向晚时分开始游走,起点是毗邻的滨海艺术中心。我对这座造型独特的“榴梿” 情有独钟,从天台花园俯瞰,整个滨海湾美景一览无余。三楼的音乐图书馆更让我流连,我在这里借过大量的唱片,除了古典音乐和华乐,还有东南亚地区一些土著原住民演奏的乐曲,十分难得。

出了“榴梿”回望,它又变身为一个嵌满钻石的发光球体,璀璨夺目。周围的建筑群包括维多利亚剧院,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富丽敦酒店(前浮尔顿大厦)

,还有构成新加坡天际线的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乃至不远处的摩天轮和金沙,都亮起灯光, 像是一幅幅五彩缤纷的背景屏,美不胜收。

阅尽百年沧桑的加文纳桥 ( Cavenagh Bridge)和安德逊桥铁桥( Anderson Bridge)也笑吟吟地迎送着桥下穿梭不息的游船,游船也起亮灯,把河水映照成流动的彩云。这里便是驳船码头了,由旧时驳船仓库改造而成的一间间店面飘出迷人的酒香,岸边露天摊位更是高朋满座,觥筹交错。

再往前走,从爱琴桥(Elgin Bridge , 又称埃尔金桥)下的行人走道穿过去,就来到克拉码头。这里更加热闹,游客在这里上下游船,比肩接踵的人群操着各种口音,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唱着你我熟悉的旧时歌曲, 时不时的还可以听到 “蹦极跳”传来的惊叫。

这一切让我总也看不厌。走累了就在 护堤石阶上坐坐,温馨的海风能带走一切疲劳。

除了日复一日歌舞升平的夜生活,新加坡河畔还时常上演各类庆典节目,包括龙舟赛,农历新年期间的 “春到河畔”等, 各色彩灯和妙曼舞台,来自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地方小吃,让人回味无穷。去年底的 “新加坡河节”,更是河畔上演的一出“大戏”,戏的高潮在克拉码头, 曾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表演的西班牙艺术团体La Fura dels Baus 现场演出梦幻般的高空舞蹈“人网” (Human Net),惊艳指数高到近乎爆表。

夜晚的新加坡河畔就是这么招人喜爱。有一次一位居住在悉尼的友人在新加坡转机,只逗留短短几小时。我去机场接她时天刚黑,便把她带来新加坡河畔走了一趟。临别时她说,“悉尼的夜景很美,这里也非常,非常漂亮”。

征稿启事

“典型新加坡”捕捉具新加坡特征的景与物、人与事。欢迎读者传来你们眼中的“典型新加坡”,请注明拍摄地点,简单介绍照片内容,并附上中英文姓名、地址,电邮到zbxhd@sph.com.sg,照片刊登,将获稿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