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圆梦

字体大小:

典型新加坡

陈秀元/文·摄影

倘若你问我接下来打算出国去看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去东京看樱花。劳劳碌碌了大半辈子,与樱花的约会总是因为各种事务的牵绊而一再耽误错过,使我遗憾不已。

做梦也没想到不出国也可以赏樱花!滨海湾花园室内花穹吹响“樱花节奏”,使我终于有机会与樱花近距离接触。这种近距离接触的感动是难以形容的!

第一眼看到的是纯白色单瓣的枝垂樱(Prunus subhirtella Pendula),花朵都挨挨挤挤地盛开了。下垂的枝条形似喷泉,又像一道道飞瀑直泻而下。游人聚集,不舍离去。人在花下留影,花的气质已使爱花的人变得更优雅了。

转过头来看到围栏下的樱花花海里人头攒动,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人潮如此拥挤的花展了。走到底层赏樱拍照时,游人摩肩接踵,感觉寸步难移。

富士枝垂樱(Prunus Fujishidare)的树形很迷人,盛放的五瓣白花已渐渐地变成粉红色。从花树上垂挂下来的枝条几乎触碰到地面了,枝条上的繁花一簇簇倒挂着,姿态极优雅,无限诗意都泻了一地。

在樱花林里流连,感觉纯白色的染井吉野樱花(Prunus Yedoenis Yoshino)很吸睛,远看雪白一片,恰似冰天雪地里形成的树挂,美呆了!粉紫色重瓣的垂菊樱(Prunus Kikushidare)形状像菊花,花瓣多得数不清,在单瓣和半重瓣的樱花阵里魅力四射,令人惊艳。

英生的孙子很爱樱花,他捡了许多雪白的花瓣收藏在裤袋里。与老伴认识的两位外籍华文老师在花展巧遇,闲聊了一阵子,忽然想起日本流行的赏花习俗——花见( Hanami),想想若能与友好们坐在樱花树下吃吃喝喝、谈谈笑笑,多好!

花展上出现好多桃花,以红白两色的桃花(Prunus Genpei Shidare)最特别。桃花和樱花都是蔷薇科植物,开始时还不太清楚桃花和樱花要怎么区分,但当两种花摆在一起时,就一目了然了。原来桃花的一个花苞只开一朵花,花梗极短;樱花的一个花苞可开2到5朵花,或更多;花朵成簇,花梗较长。樱花的枝干有明显的横纹,花瓣多数有V形小缺口,与桃花完全不同。

樱花是世界著名的观赏花卉,花期很短,肆意绽放一周后便纷纷凋落。当千万片花瓣随风飘零时,不难想象那漫天飞舞的“樱吹雪”情景是多么凄美!它的生命虽然如斯短暂,却美得超凡脱俗、美得灿烂绚丽、美得轰轰烈烈、美得无怨无悔,予人一种无以名状的伤感。

在樱花树下走来走去,心里默默哼着日本民谣《樱花》,看到地上的落英,又想起另一首中文怀旧歌曲《樱花树下》:

……Sakuran 难忘记/今年花开/你在哪里/人儿花儿剩回忆/见面都不容易……

啊!好悲情伤感的歌曲!也只有在樱花树下才会想起这首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