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大红花的洋亲戚

西洋“大花芙蓉葵”漂洋过海,东来狮城作客。
西洋“大花芙蓉葵”漂洋过海,东来狮城作客。

字体大小:

典型新加坡

李喜梅/文·摄影

见过大街边上绿草地中、挂在枝叶间的华丽“大小碗碟”吗?

最近一次不经意的步行,挑平日未走过的捷径到地铁站,误踏误闯,竟然在我国西部的Gateway Drive如茵草坪间,“意外”发现此花中奇艳!

马路间隔成的长窄绿地里,十几丛矮小的绿灌木成列,一个个碗碟似的新奇花样挂着在枝头,有粉色、白色、玫瑰红;大方圆满、明朗靓丽,迎风展姿,随着地面“市虎” 、空中“地龙”的呼啸声曼舞!

经多方搜索,得知此花名“大花芙蓉葵”(学名:Hibiscus moscheutos),也称大花秋葵、草芙蓉;木槿属,与我们熟悉的大红花与秋葵(羊角豆)等同宗。中国北京至上海地带,温暖时季也可见此花踪。

非热带的花卉,原乡北美东部。科学家把当地芙蓉葵与同属花种杂交改良而成。花色丰富,花朵巨大,直径常达20至30厘米,宛若餐盘!温带地方,夏秋开花;其适应力强,耐寒耐旱,能够越冬的多年草本,故有“坚毅木槿”(Hardy Hibiscus) 美誉。

多年来我们也目睹本地大红花经杂交配种,突破大红、单层瓣的框限;呈现多色彩、多重瓣的新花样!黄色、白色的“大红花”早已见怪不怪!

显然, 西洋“大花芙蓉葵”漂洋过海,东来狮城作客;以“新客”身份在此常年是夏的花园城市里“生活”,并很努力地适应着!

个子不若大红花株高大,叶面不滑亮且带无数破孔;看来是昆虫们抢着尝鲜的杰作!辛苦吧?每晚忍受虫子骚扰的同时,还得酝酿次日绽开欢颜的能量!花朵直径约15至20厘米,稍逊于原产地花型。繁茂时一丛可长出数个“碟子”,风吹碟晃,这里那里,好似空中诸多无形手在甩玩“飞碟”!

花期仅一天。上午花颜逐渐开展,无论花媒曾否造访,黄昏必躬身说再见;似乎在告诫人们时光易逝,惜花要及时!

这里靠近国际商业园,难得花卉选种也国际化!为了更妥善照顾花木,逢炎热天气时季,傍晚时必有“罗厘” 专车载水到来灌溉。不说不知,这些“护花使者”也“国际化”,本地、客工俱有!

征稿启事

“典型新加坡”捕捉具新加坡特征的景与物、人与事。欢迎读者传来你们眼中的“典型新加坡”,请注明拍摄地点,简单介绍照片内容,并附上中英文姓名、地址,电邮到zbxhd@sph.com.sg,照片刊登,将获稿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