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的八哥

字体大小:

声音

城里的八哥唱着乡下的歌谣,这歌谣激起了城里人的乡愁,但也让他们找到了回家的感觉。就不知这城里的八哥自身有没有乡愁,想必它们已是不知第几代移居者了吧,故乡对它们来说该已成为了传说。

齐亚蓉/文

初来狮城那几年看到最多的鸟儿当属乌鸦,那黑漆漆的身影常常在组屋楼下的树上起起落落,嘶哑的鸣叫不时回荡耳际,甚至还听到过一同租住的同胞讲起被乌鸦攻击的趣事,但一则自小对乌鸦无甚好感,加之那时日日为生活奔波,连好好往树梢上瞅瞅的功夫都没有,隐约的记忆大抵如此这般。当终于放慢脚步走走停停的时候,才发现那成群成群的乌鸦已不知去了何处,取而代之的是随处可见的八哥。

虽然自小就听过“巧嘴八哥”一说,但记忆中好像在家乡从未看到过,倒是赶不尽的麻雀在耳边聒噪了十多年,所以安家碧山之时当听到窗外完全不同于麻雀的叽喳时第一反应就是:莫非就是那“巧嘴八哥”?答案是肯定的,于是天天早上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就在那一片叽喳声中睁开了双眼,一种贴近大自然的感觉油然而生。

也才有机会仔仔细细地观察起那灰不溜秋的鸟儿来,心想难道这其貌不扬的鸟儿就是凭这叽叽喳喳赢得“巧嘴”之美誉的吗?

一天早上大概八九点光景,晚上迟睡之缘故,天透亮了还躺在床上,自然转醒之时只听得窗外的叽喳声比之往常热闹了好几倍,也不知那几只八哥究竟是在吵架还是搭起了戏台子,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急过一声,翻天的感觉,且完全没有要停歇的意思。心想再巧的嘴若不知适可而止还真是蛮烦人的,只好推窗赶走了事。

自此算是真正跟八哥结了缘,这鸟儿模样虽不那么美丽但也算不上丑,叫声虽不那么悠扬但也算不上难听,总之不那么讨喜但也并不讨人嫌,远远看着它的身影,隐约听着它的唱鸣,倒也成了一种习惯。

其实觉得乌节路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那几棵高高大大的树上满是八哥,叽叽喳喳的鸟鸣让置身闹市的人们大有回归自然的感觉,就不知我家窗外的八哥有没有曾去乌节路逛逛。

每天早上晨运的时候头顶不断有八哥飞来飞去,周围的树枝全然是他们的天地,它们忽而聚集在这棵树梢,忽而又飞去那棵树顶,到哪里都一阵风般,停下来就叽喳个没完,感觉上像极了我们小时候,自由自在,欢乐无边。

而河边的草地无疑是它们的欢乐园地,因为那里有的是草籽、昆虫等可供果腹的东西,它们在那里边蹦跳着觅食边叽叽喳喳,常常坐在不远处闭目冥思,脑子里有高山、有河流,还有一群在山坡上觅食的鸟儿,那些鸟儿不是麻雀,而是八哥——城里的八哥。

城里的八哥唱着乡下的歌谣,这歌谣激起了城里人的乡愁,但也让他们找到了回家的感觉。就不知这城里的八哥自身有没有乡愁,想必它们已是不知第几代移居者了吧,故乡对它们来说该已成为了传说,不然何以总那般叽喳个没完没了?!

(作者来自陕西,从事教育与写作,现为本地永久居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