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本地就业人数近零增长

字体大小:

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就业人数去年预计只增加100人,增幅近乎零。人力部指出,这主要因为不少零售业散工离职,制造业(包括海事业)和房地产等领域的增长也放缓了。

何惜薇 报道

hosb@sph.com.sg

在本地人就业人数增长骤降,外地人就业人数增长减缓的背景下,我国去年全年的总就业人数预估增长显著放缓。当中,公民和永久居民的就业人数去年预计只增加100人,增幅近乎零。

不过,人力部长林瑞生相信,随着各界加大力度推高就业参与率,包括提高重新受雇年龄顶限,为雇员提供更多亲家庭的灵活工作安排,以及打造适合年长者的工作环境,本地人就业率零增长的情况在未来五年里,不会是个“新常态”。

人力部昨天公布去年全年劳动市场报告,预估数据显示,2015年的总就业人数比前年多出3万1800个,这个0.9%的增长率是自2003年来的新低。当中,本地人就业人数在2013年和2014年强劲增长后,去年预计只增加了100人。2014年的相关增幅是9万6000人(或4.4%),2013年则是8万2900人(或4%)。

人力部指出,去年疲弱的本地人就业增长率主要因为不少零售业散工离职,制造业(包括海事业)和房地产等领域的增长也放缓了。不过,仍有更多本地人加入了行政及辅助服务,社区、社会及个人服务,专业服务以及金融及保险服务等领域。

林瑞生在媒体招待会上说,人力部将持续与企业和经济机构等紧密合作,协助个别企业和领域做出种种调整,希望从今年到2020年的五年里,本地人每年的就业增长率可突破零,平均达到1%。

他也强调,去年的零就业增长率并没有推高失业率,国人的实际工资也增加了。

预估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经季度调整的整体失业率比上一季度微跌0.1个百分点,达1.9%。2015年全年的平均失业率保持在1.9%,居民和公民的失业率分别是2.8%和2.9%。自2011年以来,这些数据大致上都保持不变。

林瑞生重申,人口老龄化、婴儿潮一代逐步退休是不争的事实,但目前不能让收紧引进外籍员工的政策“U转”,否则之前落实经济转型所做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谈到就业市场发展是否已出现瓶颈,林瑞生说,正如个人要越来越瘦才能不断勒紧腰带,若要就业市场不陷入瓶颈,企业要减少对人力的依赖、不断提高生产力,员工则要不断提升以提高受雇能力。

实际工资中位数上升了7%

劳动市场持续紧缩、一些领域仍面对人手不足问题,提高了国人的工资中位数。新加坡公民去年6月的名义工资中位数(包括雇主公积金)同比增加6.5%,达3798元。把紧缩的情况计算在内,实际工资中位数去年则上升了7%。

全国职工总会助理秘书长郑德源昨天在国会辩论政府施政方针时,对去年全年劳动市场预估数据做出回应。他认为,这些数据及时提醒大家应加大重组经济的力度,尤其是壮大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工作队伍,不让专业人士、经理和执行人员(简称PME)陷入困境。

职总建议对外籍PME人数设限 

他建议在员工组成不以新加坡人为核心,也无意招聘和培养新加坡人的领域里,仿效以外劳顶限控制工作准证和S准证人数的做法,规定只能雇用一定比例的外籍PME。他也认为这些领域为PME申请就业准证时,应符合更严格的条件。

就预估数据,新加坡联昌国际私人银行经济师宋生文受访时说,面对外部经济环境不乐观等逆风,要不是劳动市场保持紧缩,本地人的就业增长率恐怕会是负数。

他说:“目前还有不少就业机会,但视不同领域而言,求职者相信将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找到工作。首次加入职场者也不应过于挑剔,大家都要有更现实的预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