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蕾:回乡与探亲

字体大小:

昕蕾/文

从没回乡过,不知家乡是怎么一种风光。中国广东省鹤山县是先父的故乡,父母南来后在此地落地生根,为了生活与接踵而来的孩子,无暇也无钱回去。到我们成长后,才有机会回乡。

那时回乡是大件事,带了许多礼物及红包,因为乡下还有许多亲人啊!回去几次后,渐渐地也没兴致了。乡下的亲人一个个不在了。到最后,连我的父母亲也不在了。

两个妹妹都曾随父母回乡,唯独我,一次也没去过。时至今日,回去也没意思了,长辈都不在了,祖屋也被人占了,回去找谁呢?

虽然没回乡过,但也有见过家乡的亲人,那是姨妈和姨丈,他们住在广州。第一次到中国就想去见见他们,那是1985年。带了许多礼物,已写信告诉他们几时抵达,下榻什么酒店。以为他们会到酒店等我们。许多同团的友人都见到他们的亲人,唯独我和妹妹,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心不禁忐忑。想着要带着那么多礼物游遍中国大江南北,就觉得烦了。

游览中国25天后,再回到广州那天晚上,还是不见他们人影,心真是揪得难受。想着难道要带着礼物回新加坡吗?电话又不通,只好第二天一早叫出租车按着所给的地址去找。还真不容易找呢,待找到时,人却不在家,拨电回酒店,才知道原来他们已到酒店找我们。便又快速乘坐出租车回酒店。这么折腾才见着,真是无限唏嘘。

第二次到中国是1987年,这一回,约亲人到下榻酒店白天鹅用早餐,度过愉快的一个早上。自此之后,就没再见到他们,虽也不时到中国旅游,但不是到广州,便也无缘相见。

虽没见面,还常鱼雁往来,新年也有寄送贺卡。然后有一年,表哥来函说姨丈仙游。前年,姨妈也不在了。那时,母亲也因中风而不能言语。回乡,已变得毫无意义。

两年前,表哥与表嫂要来新旅游,我们当然欢迎,不但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四处游逛,大姐还招待他们住在她家。这一趟旅游,除了加深我们之间的亲情,还了解中国现状。

只是,他们回国之后,不久又要到美国探望在那儿工作的儿子。我们就想,也应该到中国广州探望他们,也许还可住他们家,倒过来由他们带领我们游一游广州。多年不曾到访,广州应该很不一样了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