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自助烧烤的浪漫之夜

字体大小:

声音

能在这风光旖旎的异国他乡和孩子们共同营造一个值得回忆的浪漫之夜,是一件多么值得激动的事!孩子们有来自哈尔滨的、有吉林的、有四川的,他们在同一年考取了同一所新加坡的学校,在一个全新的大家庭里共同生活。

张树财/文

新加坡的东海岸上有一些别致的水磨石制成的石桌、石凳,是专供游人露天烧烤用的,石制的烧烤台呈半圆形,游人往里加炭,前后都没有遮挡,利于通风;烧烤台的对面,是半圆形的用餐台,用餐台的两侧是石凳,总面积约有十平方米左右,每一个台子的上方,都有一个醒目的编号牌。

预定一台自助的烧烤台,是要付费的。在通道的入口处,立着一个全自控的刷卡机,须要准确地输入卡号、密码和预选的台号,已被预定的,涮卡机的屏幕上就显示出红红的火苗,再选下一台,直到选中为止。一般是须提前一天预定,如果是周末或是公众节假日,更须提前预定。刷卡机的操作程序是纯英文提示的,如果你的英文水平不够好,你尽可以请附近的人来帮助你,他们大多会多种语言,而且很礼貌、很热心。

我就是在一个马来人的帮助下完成预定的。

预定好台子以后,我打电话给女儿,再由她通知她的同学们——她们是在新加坡的初级学院留学。

然后,约了一位新加坡朋友去超市采购。

烧烤用的器物:引燃用的火种、木炭、耐热性能极好的铝萡烤盘、一次性的竹签子、扇火用的扇子、油刷子等等,一应俱全;烧烤用品也一网打尽:牛羊肉、海鲜、地瓜、元宵、佐料、饮料等,装了满满的一购物车。

我们把购物车推出来,在新加坡的大街上招摇过市,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更没有窃窃议论的。一切正常。

待我们把该切的、该煨的、该穿成串的、该油炸的都弄好以后,天已近傍晚,孩子们都已放学,且已和学校请了假,因为这次露天野炊会影响他们的归寝时间。我们相约好,从不同的方向向目的地进发。

任晚霞洒在身上、任微风拂面,我的心有些激动:能在这风光旖旎、景色秀丽的异国他乡和孩子们共同营造一个值得记念、值得回忆的浪漫之夜,该是一件多么值得激动的事情呀!孩子们有来自哈尔滨的、有吉林的、有四川的,他们在同一年考取了同一所新加坡的前列学校;他们在一个全新的大家庭里共同生活,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中国留学生

我们沿着海滨的林荫道向前走,游人很多,各种肤色的都有,也许是绿化的好,声音都被绿茵和树丛给拾去了;也许是人的素质高,没有大声喧哗的。静谧、详和的氛围,空气都有点甜。

新加坡的内河入海口处两侧二百米内不设烧烤台,帆船俱乐部、海滨游乐场的两侧也不设烧烤台,可能是为了环保吧。我们继续向前走,直走到头上“嗡”“嗡”作响,抬头一看,一架硕大的客机在我们的头上呼啸而过——我们预定的台子在樟宜机场附近。

孩子们陆续到齐了,互相介绍、寒暄,我仔仔细细地端详着他们,真的是男孩英俊、意气风发,女孩靓丽、秀外慧中。个个都斯文了、懂事了,有几个新面孔,虽然话不多,但都很得体,洋溢着浓浓亲情、深深爱意。我也被他们的快乐和活泼给感染了,因他们的快乐而快乐。

快乐的点火仪式开始了,男生们围上来,吹的吹、扇的扇,手上、脸上沾了炭屑也蛮不在乎,依旧是嘻嘻哈哈地想把火快点弄旺,也许是木炭有点潮,也许是我们不专业,弄了半天也没把火烧旺,就在我们束手无策、焦头烂额的时候,我们旁边的台子上是一大家子印度人在烧烤,有老人、小孩,其乐融融地品尝着香味扑鼻的烤品,准备的也较充分,连乐器都带来了,见我们这边正因点不着火而忙作一团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看了看,热情地和孩子们打招呼,说了几句我没听清楚的话,我们的一个男生跟他走过去,在他们烧得正旺的炭火里撮回来一团红红的炭火放到炉子里,再用炭一围、再扇,我们立刻就笑逐颜开了,有欢呼的、有拍手的、有用相机照相的,闪光灯闪亮,记下了这一刻。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而热烈。我主烤,他们主吃。人手一餐碟,围在烤台前,每烤好一品,立刻分而食之;再烤好一品,立刻罄尽。在间隙里,他们喝饮料、品评、叫好。待他们风卷残云的势头过去以后,一个身材细长的男生对我说:叔叔,累了吧?让我们烤给你吃。他的话立刻得到全体响应。我女儿更是乐不可支的说:让我们自给自足吧。

我退位了。拉着女儿要到印度人那里去道谢。女儿说:在这里,帮助人是很正常的事。

看孩子们自烤自吃,简直就是一种乐趣,他们不肯总吃熟的,要吃嫩的、略生的,甚至是生的;味道也不强求划一,各蘸各的佐料,大家谈笑品评。

我说:今天正好月圆夜,大家团聚烧烤会,别有意义!一时间,大家肃立着,仰望天上那一轮圆圆的皓月。

感恩?思念?祝福?

我被他们的行为深深地震撼了,依稀可以看到他们眼角的泪花。

一轮皎洁的满月挂在湛蓝湛蓝的天空上。

(作者来自中国东北,旅居本地,女儿与孙子为新加坡公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