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超级红星后感

字体大小:

四合院

作者为新传媒艺人,1999年来新,现为永久居民。

对新加坡,我永远会有一种情意结,这是我事业起步的地方,这是我进入社会学习做人、学习沟通的启蒙地,也是我成家立室的地方。新加坡也给了我一份我可以热爱一辈子的职业。

我将真心付给了你,

将悲伤留给我自己。

我将青春付给了你,

将岁月留给我自己。

我将生命付给了你,

将孤独留给我自己。

我将春天付给了你,

将冬天留给我自己。

这是一首歌叫《爱的箴言》里面的几句歌词,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我这么多年从事演艺工作的一些感受。

上个星期天,我获得了“超级红星”这个大奖,这是新加坡娱乐圈里一个非常有份量的奖项,我也是第一个获得这个奖项的中国人。对于我这个来自中国的当初的门外汉,实属不易,也格外具有意义。除了当晚我自己在台上所讲的以外,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想要分享,可又不知从哪里说起,18年的光阴和努力,真的不能用三言两语概括。有获得,就必须有付出;有风光,就会有同量的不堪。许多片段历历在目,我回头看,记住的,都是快乐的东西为多。18年里,除了新加坡给了我这个机会,观众们对我的包容,我身边的贵人们对我的关爱和栽培以外,我的确把我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新加坡,给了这份职业。

当初也经历过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到处碰壁的时候,表演还很青涩、生硬,但努力把最好的一面呈献出来,真心面对镜头,通过看和实践,慢慢走出自己的路。我发现,如果不是真正爱,不可能坚持到现在,毕竟当演员不是一开始就有的想法和目标。

记得当初,要拍好多部小角色,看很多导演的眼色,才能换来一个男主角,当了男主角还不是以后就一定是男主角,演得不好,分分钟下部戏就没机会,而且也还不太了解表演是怎么回事,格外的拼。

我的年代与现在真的不一样,对自己有专业要求,前辈们也是扎扎实实要把戏演好,这个绝对是第一位。

我们那个时候还没有社交媒体。现在我发现,环境造成年轻一代的艺人,重点更多是要成为一个明星而不是演员,重视有多少人喜欢自己,自己的社交媒体上有多少粉丝。拍戏只是一种手段,更在意戏里自己帅不帅,美不美,观众会不会喜欢,而不是考虑是不是角色的需要,都是为成为明星服务,而不是在专业上钻研。

以前,经常会看到同事们研究一场戏如何演,怎样进步,如今,鲜少看到这样的艺人。

我庆幸我还是一张白纸的时候,稍微单纯的时候来到新加坡,进入这个行业。有过一些访问,问我:“你会说广东话,为什么不去香港发展?”“中国的影视业发展那么快,市场也大,为什么要在新加坡起步?”

一方面,我们的生命冥冥中有自己的安排,另外一方面,我回看,我很珍惜和庆幸我在新加坡这些年的积累,我喜欢这样的自己。

对新加坡,我永远会有一种情意结,这是我事业起步的地方,这是我进入社会学习做人、学习沟通的启蒙地,也是我成家立室的地方。新加坡也给了我一份我可以热爱一辈子的职业。太多的感激,我不知道我能演多久,我希望新加坡的好作品里能有我的一份,作为报答。

同时,获得这个奖,对我的最大意义不在证明自己有多超级,有多红,而是曾经有过一些人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交错过,而如今仍旧在我的周围,这是我最大的财富。感谢这些人,感谢一些我不知道的、给过我机会的人。感谢你们,感谢新加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