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我的高原反应

字体大小:

四合院

戚玉武

每个人的开始和结局都是一样,只是过程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城里人因为不同的环境,背景,世俗地

分成了不同的阶级。相比之下,这里简单的生活,对城里人来说并不高档次的物质享受,可对他们却是如此丰足。

第一次来到海拔3000多米的青海高原拍摄电影,在这片神秘的土地上留下了足迹,因为电影的取景,我有机会看到好些壮观的景色,例如:祁连雪山、青海湖,刚察经幡,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连绵不绝的山丘,成群结队的牦牛、绵羊、马……这一切,对出生及生活在大城市的我来说,是一个多么舒心和感叹的视野。

这里没有高楼,地大人稀,动物比人还多得多,脚踏在草原上,闻到的是草的气味,原生态和城市极为强烈的对比。此时,在北京都开始穿短袖T恤,这里依旧要穿羽绒。而在这里的几天里,其中好几天都下起了雪,一夜白了头,可是到了中午,又热到可以穿一件长袖,一天内温差20多摄氏度,因为高原,紫外线和风都非常厉害,我看到当地的人,基本都黑黑的皮肤。

剧组的人来之前都提醒,要注意高原反应,开始可能会有不适,尽量不要做激烈的运动。我来到之后,面对这么漂亮的景色,的确有反应,不过不是身体的,更多的是内心的。

周而复始过着简单的生活

这里已经进入了藏区,有许多藏族同胞,也同时有回族同胞,加上汉族同胞,可谓一个多民族的聚集地。除了在县城里居住的人外,基本都是牧民,他们就居住在草原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周而复始过着简单的生活。

除了风景,宗教也给这里附上另一道神秘色彩。我到了著名的塔尔寺,是著名的藏传佛教寺庙,见许多喇嘛,许多虔诚的教徒在地上五体投地地跪拜,他们跪拜的石地都光滑得像打了蜡,是长期双手磨砺形成的,对我是很大的触动。我静静地看着他们的脸,虽皮肤很干,黝黑,似乎很多天没有洗的感觉,可我却感觉到了平静和纯净,没有城里人世俗和城府的气质,让我感动。

在这个地方,离开了充满竞争和现实的城市,每天看到草原,牛羊从身边穿过,仿佛让生命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世界,不同的地方,国家,不同的文化,生活方式都不相同,需要的东西都不相同,可对着如此真实原始的天地,让我想到:每个人的开始和结局都是一样,只是过程不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城里人因为不同的环境,背景,世俗地分成了不同的阶级,相比之下,这里的人简单的生活,对于城里人来说并不高档次的物质享受,可对他们却是如此丰足。城里的人在追求的,学习的知识,是更加解放我们,成为养分,补充我们内心和灵魂真正的需要,使之更加富有,愉悦,高尚,还是成为了枷锁,负担,不安全感?一味盲目地生怕不够,永无安宁,茫无目的地索取?如果我们追求的,努力的,正是我们心灵需要的,那么无论活在哪里,单身或是有家庭,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或是一名企业高管和政府高官,是没有分别,因为内心的愉悦是平等的。

在一个地方生活久了,连方式也变成一种习惯,忘记了其实生活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人还有很多种活法。在一个新的地方,除了当地的风景,更大的触动,是不同地方的人生活的方式,他们能启发和反省内心,特别是民风如此淳朴的青海大草原。草原上,生命的轮回,生生不息,周而复始,青海湖上的波光,倒映着蓝天,倒映着生命。

作者为新传媒艺人,1999年来新,现为永久居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