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百里教授:1969年爱上华文父母担心我以后吃不饱

国际知名汉学家顾百里教授(Cornelius C. Kubler)上月到我国出席华文教师总会成立55周年庆典。他在对华文教师发表的专业演讲(“英语背景学习者在学习汉语所面对的挑战与策略”)以及公开演讲(“我学习汉语的苦与乐”)中流露的真知灼见,备受与会者赞扬。

教华文字有一个大原则:先学习在口语阶段已经接触过的词汇,以及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汇。比如‘中国人’‘美国人’就是学生先要学写的字;而像“蚯蚓”这类较少机会使用的词汇,就暂时不教。很多中国朋友是华文教师,担心在家只讲华语,会使孩子英语不够好。我告诉他们不要顾虑太多。在家坚持说和在学校不同的话,孩子自然而然能说两种话。结果有一半的朋友这么做,另一半没这样做的朋友,过了几年,想改用华语,已来不及了。学语文,口语最重要,开头几年很重要。打好口语基础,再学写汉字,就容易多了。 ——顾百里

顾百里小档案

●现年57岁。曾是美国国务院外交学院亚非语文系中文和日文组主任、美国在台协会华语学校校长、台湾师范大学华语教学研究所客座教授

●现任美国维廉大学(Williams College)亚洲研究系史丹费尔德(Stanfield)讲座教授及创系主任

教华文不说一句英语 每星期只星期五最后20分钟允许学生以英语发问

美国维廉大学(Williams College)教华文的老师,第一天第一课开始就讲华语,一句英语也不说。每个星期只有星期五最后20分钟,老师才允许学生以英语发问。

美国维廉大学亚洲研究系史丹费尔德(Stanfield)讲座教授及创系主任顾百里说:“有关华语语法、发音的说明,课本都有英文翻译,学生可以自己了解,不需要老师在课堂多费唇舌,浪费时间。上课的时间应该用来进行沟通式教学:包括口语、阅读、写字的练习。华人传统说teach是‘教书’,意思是teach the book。过去是这样,现在不应如此。我们现在以学生为中心,上课是‘教学生’,不再是‘教书’。”

正因为教师在课上只讲华语,学生必须充分自习,才能来上课。顾百里说:“每天老师上课时间是1小时,学生自习、听录音、操练、做作业是两三个小时。学生只有做好准备才能来上课。大部分学生都没问题,少部分有问题的学生,下课可以找老师个别辅导。”

维廉大学重视学生手写华文的能力。一年级学生每天听写六个字,星期五复习、测验。二年级以上的学生每周交一篇作文,轮流用电脑和手写。

顾百里说:“操控电脑是重要的技能,但不能忽视手写华文的能力。”

担心老师迷恋电脑教学科技

最近15年,教学科技越来越发达,这本是可喜现象,顾百里却忧心忡忡。他说:“在美国有部分老师爱上电脑,把原来用在备课的时间,用在电脑上,喜欢发展很多新的软件。这些软件部分有用,部分未必有用。我认为,教师应该以学生为重,备课为先。设计一个像样的软件要花上几百几千个小时,我经常建议老师先搞清楚在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有没有同行在研发类似的软件,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重复。

“近年来有很多年轻老师爱上新的科技,很多卡通人物、漫画等等可爱小东西,这些其实都不是太重要,应该紧记一切以教学为重。有好的教学软件,不妨采用,但是不可以盲目跟风。”

让英语背景学生先打好口语基础

对于来自英语背景的学生,顾百里认为“听说读写”四技,以“听”“说”为先;从口语开始打好基础最重要,头几个月根本不教华文字。而对早已具备华语听说能力的学生,则可以进行阅读和书写的指导。两种教学法迥异,不能混淆。

来自英语背景学生的华语口语有了一定基础,对声韵系统、四声不再陌生,掌握了20到30个基本句型,200到300个常用词汇,才教华文字。

顾百里说:“教华文字我们有一个大原则,就是先学习口语阶段已经接触过的词汇,以及出现频率最多的词汇。比如‘中国人’‘美国人’,就是学生先要学写的字。中国大陆编纂的《现代汉语频率词典》是我们参考的用书。”

他以中国大陆和台湾小学课本上的“蚯蚓”补充说明:“除了研究生物学、动物学的学生,其他人接触‘蚯蚓’这两个字的机会不多,(所以)我们就暂时不教。”

学华文越早越好 两三岁比七八岁好,七八岁比十七八岁好,十七八岁比三十岁好

接触华文要越早越好。两三岁比七八岁好,七八岁比十七八岁好,十七八岁比三十岁好。要趁早让孩子了解能说标准华语是骄傲,能写华文是cool。

国际知名汉学家顾百里在儿子皓元出生的第一天和他讲华语,其他什么话都不说。

把父亲送的“礼物”转送给儿子

顾百里说:“皓元出生前,我和来自台湾的妻子决定送他华语和德语双语作为礼物。我认为,有能力的父母,应该争取送这样的礼物给孩子。虽然不容易,只要下决心,困难还是可以克服的。皓元两岁生日那天,我开始跟他只讲德语。今年20岁的皓元,是在这样的环境成长。他目前在耶鲁大学学国际关系,我送给他的礼物,现在非常受用。”

顾百里出生于瑞士,半岁时随德籍父母移民美国,住在佛罗里达州。父亲是教法语和德语的语文教师,顾百里和两个妹妹,从小在父亲严厉的“在家只讲德语”的“家法”下成长。他在入小学前五个月才接触英文。

他说:“有一两年我很懊恼,觉得自己家为什么与众不同,只能讲德语,不能和同学那样,在家讲英语。可是到了十五六岁,我开始非常感激父母这样做,甚至决定成家后,也要这样做。”

儿子顾皓元虽生在美国,第一母语却是华语。两岁前,父母只跟他说华语。他两岁生日那天,突然“如入异乡”。平日只讲华语的父亲,突然讲起他听不懂的话。

顾百里说:“记得头几天,他总用很奇怪的表情看我。我不管,我跟他边说边玩。他靠着我的肢体语言来了解我的意思。小孩的理解能力特别强,到那年暑假,即听了我的德语半年,他开始听懂我的话,他用华语回答。到圣诞节,短的句子,已经能用德语回答,长句仍然要用华语。

“第二年暑假,即他进入德语状态一年半,我们把他送到德国幼稚园学习四个月。我们都知道,小孩跟大人学,还不如跟小朋友学得快。信不信由你,从德国回来,他的德语已经说得比华语好。从此,我跟儿子说德语,妻子和儿子说华语。英语是大环境的语言,我们并不着意。”

在家讲华语不会影响孩子学英语

顾百里的很多中国朋友是华文教师,很担心在家只讲华语,会使孩子英语不够好。

他说:“我告诉他们不要顾虑太多。在家坚持说和在学校不同的话,孩子自然而然能说两种话。结果有一半的朋友这么做,另一半没这样做的朋友,过了几年,想改用华语,已来不及了。学语文,口语最重要,开头几年很重要。打好口语基础,再学写汉字,就容易多了。”

他们家每年的预算,有一大笔钱花在飞机票上。为了让皓元学好德文和华文,每年暑假他们经常在德国、中国大陆、台湾到处飞。顾百里认为,孩子学语文,家长必须付出代价,每年至少一到两个月,安排孩子到国外浸濡。因为孩子跟孩子学习是最快、最有效。

顾百里说:“我们家拥抱三国文化,生活多姿多彩,这在全球化的时代,特别有意义。我们合力为世界和平贡献力量。”

今年暑假,顾皓元在台北美国在台协会经济组实习10星期,研究马英九对中国大陆和亚洲的经济政策。他写电邮告诉父亲,很享受在台湾实习的这10星期。每晚出去应酬吃了很多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只是要穿西装打领带,在台北酷热的8月天,有点吃不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