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美国的学术天空 ——访哈斯商学院何德华教授

在美国商学界排名前25名的商学院里,只要提起“Professor Teck Ho”,可以说无人不晓。

Teck Ho,何德华教授为市场营销学学者,他名扬美国商学界多年,目前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哈斯商学院(Hass Business School)首席教授及市场部主任、哈斯商学院亚洲商务中心主任。1999年,当他年仅38岁时,已被美国顶级商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聘为终身教授。

何德华教授之所以在圈内声誉鹊起,成为美国市场研究领域响当当的人物,源自他在研究工作上的杰出成绩与特殊的教学表现。

悠游于美国商学界的“Teck Ho”不但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华校生。何德华教授这次回国访问,为的是亚洲商务中心在新加坡举行的首届“伯克利亚洲领导能力会议”。

何德华说,亚洲商务中心每年聚集区内政界领袖、学者、企业家,分别在亚洲不同城市举行“伯克利亚洲领导能力会议”,首届会议以“家族企业的挑战”为主题,已在三天前落幕。

去国20多年,何德华之所以能在美国学术界闯出名堂源自其真才实力。何德华的研究方向以商品价格的测定为主,其研究成果十分丰硕,多年来累积了数十篇论文,分别发表在国际市场营销学与管理科学的顶尖级刊物,如《市场营销科学》( Marketing Science)、《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及《营销学期刊》(Journal of Marketing),何德华同时也是《市场营销科学》及《营销学期刊》的副编辑 (Associate Editor)及《管理科学》的编辑。

从小就想当大学教授

何德华从醒南小学、华侨中学到华中初级学院,一路念的都是极具传统华校色彩的学校,而他本身对于这个久违了的“华校生”称呼除备感亲切,还多了一份感念。

那天,何德华特地回返母校华侨中学,一来接受本报采访,二来参观正在华侨中学举行的“华校校史联合展”。离校30年,何德华仍清楚记得当年的教室所在,他领着我和同事上楼,仿佛重温当年上课的情境。

坐在华侨中学餐厅里,听何德华说他的成长经验。没有特殊的家庭背景,何德华童年时代住在裕廊一带的甘榜里,念小学时,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要起床吃早餐,然后从家里步行25分钟到学校上课。

何德华从小是个高材生,中四会考考了7个A1,高中时拿下4个A,如此优异的成绩使他获得公共服务委员会(PSC)奖学金,到国立大学完成学士学位。

提起历年的学业成绩,待人谦和的何德华教授轻松地说了句:“那是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读书,小时候就想到有一天要在大学里教书当教授。”

何德华的学习经历极富变化,他首先学了电子工程学,后来发现综合了人文与理工科的商科才是自己真正的志趣所在,于是转向商学院,这中间还读了电脑系。

何德华1985年国大电子工程系毕业后,一度在经济发展局任职,好学的他,在第一份奖学金的服务合约(bond)未满时,又获得另一份奖学金,先是在国大电脑系攻读,后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深造,1993年获得博士学位。

37万“自我松绑”

回头看,何德华的人生转折点,始于他赴美国深造。

在美国读书期间,何德华教授深受犹太籍导师的欣赏。由于富有学习精神,懂得尊师重道,而又刻苦耐劳、不轻易发出怨言,被老师视为得意门生,爱才心切的老师还大力建议他到美国做研究。但由于必须履行服务合约,何德华后来还是在1993年回返新加坡,在国大担任讲师。

故事的开始是:国大执教一年后,何德华终究还是选择离去。这也使作为PSC奖学金得主的他,必须付出高达37万5000新元的代价解除服务合约,自我“松绑”。

何德华说:“当时我没有多少钱,我只能以分期付款的方式,逐步偿还款项,这一点我很感激当局的灵活处理。”

何德华又为何愿意抛下这么一大笔钱解除服务合约,说来也许叫许多人难以理解。

简单的说,何德华之所以做出如此重大的抉择,为的是圆自己一生的梦。

他说:“美国老师给我的建议当然产生了影响,毕竟作为传统华校生,我十分尊师重道。但另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喜欢读书,也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教授,国大毕业后原想继续读博士,但因为有合约在身,无法如愿。后来有机会到美国念书后,我发觉美国学术界是一个相对来说十分开放、自由的学术空间,这正是我所要寻找的,我怎能放弃?”

38岁被聘为终身教授

何德华说,他一贯热衷于做自己想做的事,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钱财与物质生活并不是重要的考量。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读博士学位的时候,何德华一家3口每个月只有1000美元的生活费,全家过着省吃俭用的日子,就这样刻苦过了4年。

何德华的信仰是:学术研究应是独立而自由的。他说:“第一次到美国留学后,我发觉美国人对学术与学术研究十分尊重,整个学术研究环境十分自由自在,因为作为学术研究人员,保持学术研究的自由空间是十分重要的。

何德华说,美国也是一个尊重学术研究成绩的国家,他举例说:“在我们学校,即使是校长、院长也必须付费停车,但因为尊重学术研究成绩,校内好几个诺贝尔奖得主却是少数几个不必付费的学者。”

何德华说,校长、院长等职称头衔并不代表学术水准,它代表的是权力,而且是被appoint(任命)的。权力有来有去,有起有落,而学术研究成绩是永恒的,它永远属于自己。同时,学术研究的终极标准并非权力,而是学术的水平与质量本身。

毕业自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何德华,后来留校执教,由于学术研究成绩优异,1999年就被沃顿商学院聘为终身教授。在美国,终身教授一经聘任,聘期直至退休,七八十岁仍可执教,美国终身教授制度就缘于学术自由。学术界也一直捍卫终身教授制度,以获得终身教授聘书为荣。

取自亚洲 回馈亚洲

何德华擅长市场营销科学领域,目前教导的科目以定价(Pricing)与实验经济学(Experimental Economics )为主。在教学工作上,何德华教授也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他自2003年开始,连续4年获得哈斯商学院杰出教学奖(Earl F. Cheit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Teaching)。

问何德华,如何取得学生的尊重,连续4年获选杰出教学奖。

何德华说,在美国教书,学生尊重的是老师的实力,只要学生觉得老师有真才实学,能够传授真工夫,即便是非美国人,或是英语发音不那么纯正都不会是问题。

还是要做新加坡人

在教学上,何德华着重于启发学生思考,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引导学生的思维。他说:“也许是过去接受华文教育的关系,我觉得华校生较注重细节,懂得将事情讲得更清楚。在教学上,这也许会让学生更清楚明了。”

在美国工作20年,何德华教授至今保留新加坡国籍。他和妻子刘菱菱育有一双儿女,15岁的儿子何启正与20岁的女儿何佳惠虽然在美国成长,但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那是因为,他的儿女在美国校内以华文做为第二语文,每星期六还到当地的华校上课。

身为亚洲人,何德华说,他今后将找机会回归亚洲,回馈亚洲。

他语带感情地说:“我能够在学术界寻找到自己的天空,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理想的实现。希望接下来在人生的另一阶段,能够完成另一个理想,回到亚洲,为亚洲人服务。能够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回馈亚洲,是一件很好、很开心的事。”

做学问贵在执著与专注

何德华教授说,“华文教育”对他的影响很深远。他认为,过去的华文教育十分注重潜移默化的功效,许多学生获益不浅。早年受华文教育的人,在华教的潜移默化中,获得人文教育较高层次的境界,包括人生观、价值取向,例如待人处世的饮水思源,更加包容、理解的精神境界。在学习上更具分析能力和实践能力等,都是华文教育在潜移默化中培养的特质。

谈话中,何教授回忆起他中学时读的一篇课文。大意是在一艘轮船上,几个乘客见少年衣衫褴褛,给了少年若干钱。后来听到乘客不断恶评他祖国意大利的坏话,少年按捺不住,把钱扔回施舍他但侮辱其祖国的乘客。

何教授说,这就是我当年受的教育。(按:何教授指的是夏丏尊《爱的教育》之一《少年爱国者》)

何德华说,研究学问贵在执著与专注,学术研究尤其不能取巧。他认为,他之所以拥有这些学习与做学问的优点,要感激过去十几年接受的华文教育。

他说:“华校生更懂得在逆境中求存,我们从小就懂得要拼才会赢。这是华校生的优点:多一点自尊、多一点执著,多一点努力。”

在语文方面,何德华说,到美国从事研究和教学工作,英语并没有成为他的绊脚石。他说:“过去我连阿基米德原理都是用华文念的,但到了美国,除了第一两年较为辛苦,需要稍微适应之外,并没有问题。这也因为我一贯广泛阅读书报杂志,视野的开阔程度并不逊于美国人。这也是使学生心服口服的原因之一。”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