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美花 乒乓强国蓝图

字体大小:

她说:“主要是两方面,一是现有国手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国家队接班人的问题。”

李美花希望体校未来能办直通车,让学生运动员念到A水准,避免乒乓人才在主流教育体制中流失。

李美花的称呼,不用Ms或者Mrs,而是Er,这是Engineer的简称,她以工程师为荣。

循着她的专业,记者请她从工程师的角度,绘述她想建立的“新加坡乒乓体制”。

“主要是两方面,一是现有国手的发展,另一方面是国家队接班人的问题。”

穿着碎花上衣和黑色长裤的李美花,在访谈时,语气并不像她在国会中那么高亢,她用较沉着的声音说:“奥运后,虽然我们和中国还有一大段距离,但他们已把我们当成头号假想敌。因此,女队的水平,只能上,不能下。”

要取得突破,单单靠好的球员和勤奋不懈的努力是不够的,必须有好的教练领导,策划战略,设计战术。

原本的教练刘国栋决定不续约后,乒总就力邀刚卸下北京女队主教练职务的周树森到新加坡来。之前传说,原本给刘国栋的新合约月薪是6300元,周树森在中国乒乓界名声更响亮,乒总是以怎么样的合约吸引他过来?

“我们拿同一份合同给他。完全一样,没改。”

李美花说:“我们联络他时,他口头上就已经很愿意了,因为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带领一支球队拿到奥运奖牌才退休。”

培养幼苗 从幼稚园开始

一个好教练带领着目前的球队,最多能带领女子乒乓队登上2012年伦敦奥运的领奖台。2012年之后,我国乒乓队还是会面对青黄不接的问题。

学工程的人,不会满足于解决单一的问题,好的工程师要建立的是一个系统,由系统去解决问题。过去,我们往往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去外面把人请回来,而李美花要建立一个体制,培养本土的乒乓人才。

她说:“进入乒总,我是带着使命的。”

她要建立的体制,基础是我国的幼儿。

从今年开始,义顺南区五个行动党社区基金幼稚园里的K2幼儿,每星期都会上一小时的乒乓课。教练是乒总派去的,乒乓桌和乒乓拍都是特地从中国进口的。

李美花也发了邀请函给各区的议员,邀请他们在区内推行“幼儿打乒乓计划”,目前已有十六七个议员表示兴趣。公众对这个计划也很感兴趣,这项计划宣布第二天,义顺南一所开办幼儿打乒乓计划的幼稚园校长就接到一位老先生的电话,他希望把住在兀兰的孙子送到义顺南的幼稚园,因为他希望孙子能学乒乓。

幼儿打乒乓计划原订目标是一年内推广到10个选区,从反应来看,今年应该可以超额完成任务,教练和经费方面会不会有问题?

“教练不够,可以再聘请。资源的问题,从工程师的角度来说,是容易解决的。”

幼儿接触乒乓后,进入小学可以选择乒乓作为课外活动,有潜质的学生将被送到乒乓区域训练中心去。目前全国四个区域训练中心在碧山、大巴窑、淡滨尼和金文泰,乒总希望在北部再设一个训练中心,这有利于乒乓在全国的普及化。

李美花说:“中国是在体校找苗子,如果我们在幼稚园就把乒乓普及化,苗子来源也会很大。”

希望体校“直通车”以留住人才

上星期O水准会考成绩公布时,公教中学一名考10个A1的优秀生说,他小学花太多时间打乒乓,小六会考成绩很一般。上了中学,不再打乒乓了,成绩才好转。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许多体育人才,最后都在主流教育体制中流失了。

目前青少年队中就有这样的例子,有个球员小六会考成绩平平,可是因为乒乓打得很出色被莱佛士书院录取,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能进那么好的学校,哪里还会让他上体育学校。运动员进了一流的中学,为了赶上课业,不可能每天下午和晚上都去练球,日子久了,一块好好的料子可能就这样浪费了。

李美花认为,体校下来最好能办直通车,让运动员念到A水准。对一个球员来说,19、20岁是黄金时期,每天至少要练3至6小时,如果不能全职训练,水准永远不可能保持世界水平。以乒乓队来说,球员们去年参加了19场世界比赛,平均不到一个月比一次,不全职是做不到的。

“我希望运动员读完A水准后,挪后上大学,继续打球;他们退役后,我们给他们全额奖学金上大学。最终我们也希望他们有一张大学文凭。”

乒乓本土化包括培养本土教练

建构一个完整的新加坡乒乓体制,除了要培养本地球员,也要培养本地教练。李美花不讳言,在挑选中国教练时,她会问:如果新加坡队碰上中国队,中国的领导人都来看球,他会怎么办?

专业的教练,当然不能因国籍影响表现,但是要建立一个健全的乒乓体制,新加坡最终还是得培养自己的教练。李美花说服了前国家队员陈佩芬,向我国青年队教练徐向东学习。下来,李美花将物色另一名退役的本土球员,担任女子国家队的助理教练,向周树森学习。

培养教练的工作还会扩大开去,下来乒总会研究颁发证书给在学校和联络所教球的教练。

有了健全的培养球员体制,加上合格的教练群,不仅可以让乒乓在本地更普及,也可提高我国的乒乓水平。

不能说的“一些事”还是不能说

访谈中李美花没有漂亮的辞藻,没有预先准备的雕琢。她就是这么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但是有一件事,她还是非常谨慎。乒总事件发生时,她说有一些事她不能说,那究竟是什么事?

90分钟的访问里,我两度“突击”,一谈到这个问题,她和几个月前一样摇摇头说:“我还是不会说的。”

上次针对教练和领队问题的讲话遭误解,是不是已经成为了她的包袱?

“扪心自问,我是要为体育界尽点绵力。如果我要做到大家都高兴,可以慢慢慢慢地改革,那可能就没有这场风波。但我想,做人要有原则。要是这个原则会得罪人,那可能需要多一点沟通。”

现在的乒总,可说是风雨过后,李美花也能更从容地面对她的工作。任满离开时,李美花希望人们如何评价她?

“我希望乒乓在新加坡非常普及,每个学生至少都接触过一次乒乓,那就达到目标了。”

阿花:我会一直写信要求MRT天桥建电梯

乒总事件后,当全国很多人对李美花不理解的时候,她负责照顾的义顺南选区,仍然有许多支持和理解她的声音。对他们来说,“阿花”是一个很草根,很勤奋的议员。

谈到义顺南的一切,李美花如数家珍。她知道从D邻区要走到卡迪地铁站,需要过一个上下60多级梯阶的天桥;她也很清楚,如果年长居民要避开这些梯阶,需要绕道135米,所以她一直要求当局在天桥装电梯。目前,交通部还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她说:“我会一直写信,一直提。随着人口老化,我觉得不只是卡迪,全新加坡所有地铁站前的天桥,都应该装电梯,这样才可以鼓励更多人乘搭公共交通工具。”

谈到居民放火烧伤议员成汉通的事件,李美花说,每一区难免有些精神有问题的居民,只能靠他们的邻居或者基层领袖反映。她说:“一些不如意的事情发现在人们身上,比如事业不顺利、家庭纠纷等等,都会让人失去理智。”

接下来沿户访问时,她会更留意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必要时会请基层领袖和义工一起去做家访。她说,这场经济风暴让人们面对更大的压力,失业、经济问题接踵而来,她会把注意力放在支持教育和医疗方面。

她说:“有些人为了减少开支,有病也不去看医生。我在义顺设立中西医义诊所,就是希望居民们不要为了省钱,或者因为没有钱不去看医生。这会造成压力,并引发更多的问题。”

在马六甲胶园长大

她在马六甲一个胶园长大,是家中的长女。念五年级时,第四个弟弟出世,母亲要她放弃学业,在家照顾弟弟。她答应家里自己不花钱,但要继续受教育。每天放学后就到胶园割胶,累积一些钱就去买了批发的文具拿去学校卖,赚取零用,帮补家用。

到新加坡念大学时,她每天教补习。大学毕业后,她白天是工程师,晚上是补习教师,努力赚钱寄回家供六个弟弟妹妹念书。她说:“我很清楚,没有教育,就不可能摆脱贫困。”

在经济好的前两年,她就积极筹款设立社区基金,资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买电脑、交学费和买课本。

不带着烦恼入睡

李美花的生活比较简朴,记者请她分享理财和消费心得。

“哈哈哈!我的理财和消费很简单,我不需要很多钱生活,衣服我一年买一次。今年的(衣服)我还没有去买。”

她不喜欢逛街购物,买东西的时候总有一张清单,拿着清单走进购物中心,直接去买需要的东西,付了钱就走。

简朴的生活绝对与成长有关,她小时候在胶园长大,下午放学回家,就打开小灶看看有没有粥。她家里午餐从来不煮饭,因为饭用的米比较多。如果没有粥就只好等到晚上才有饭吃。如果那天幸运有粥吃,就会再去看看柜子里有没有菜,没有的话,就是酱青或者辣椒下粥。

到了今天,她仍然过得朴素,家里每天两菜一汤,生活中最奢侈的东西,是她的马赛地轿车。

物质方面可以简单,李美花每天的活动却非常丰富。她说,自从二年级开始,就懂得每天安排时间表。她说:“当你把每一分钟都编进时间表时,你就会发现,自己浪费很多时间。”

不管你欣不欣赏直来直往的李美花,有一点你一定会羡慕她。不管多忙碌、压力多大,甚至在乒总事件期间,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的时候,她都不会带着烦恼入睡。

李美花小档案

●宏茂桥集选区议员,以快人快语的形象深入人心;

●2008年7月出任乒乓总会会长,同月获颁英国结构工程师学会荣誉院士荣衔,是该协会百年历史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女性,也是获此荣誉的首个新加坡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