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火抵达前夕 新疆乌鲁木齐外松内紧

一身时尚装扮的少数民族少女,体现了西方文明与传统文化的此长彼消。

● 韩咏红(摄)

距离奥运火炬抵达新疆就差十几天了,有关疆独恐怖组织准备破坏奥运的消息甚嚣尘上。官方消息说,今年3月有维族少女试图炸飞机的事件,3月至4月间新疆公安缴获近3000公斤炸药。迹象显示新疆正处于敏感时期。

我选择此时到访,然而在出发前,有新疆学者告诉我:“别听外面说新疆乱,这里稳定得很!”

带着好奇的心情从机场进入市区,乌鲁木齐果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气氛还相当轻松。这是全世界离海最远的大城市,也是中国西北最繁华的城市,乌鲁木齐的建设水平和内地许多大城市无异,甚至更干净整洁,市民十分友善。

对于有关恐怖主义袭击的试探性询问,汉族市民和德士司机大表反对。

“你放心好了!”汉族司机说:“我们这里的治安好得很。”

也有人义愤填膺地回答我。开律师事务所的朋友语带不满:“你们外国媒体都在瞎说!我在伦敦、约翰内斯堡这些城市都呆过,它们还不如我们新疆安全!”

担心恐怖分子不如防小偷扒手——这是不少汉族市民对我的提醒。

我来到维族聚居的二道桥市场和国际大巴扎(维语,指“市场”)一带逛。维族在这里继续他们延续千年来的营生法门——做买卖:卖服装、水果、食物、手机、电话卡,琳琅满目,开店铺的摆地摊的,专心做着买卖。

保安人员在巴扎附近广场上来回巡视。大街上隔不远也有警察站岗,但神态平静。

严密的管控应该是本地维持安定的关键,大多市民也已习以为常,并感觉这是安全的有力保障。火车站外,三部警车在不同角落驻守,据说他们24小时轮值,从不撤离。我在街上遇过身穿黑制服的执法人员,手提警棍巡逻;在维族聚居区闹市看过几名便衣当街制服疑犯,将他按倒在地,我认不出疑犯是什么民族,附近居民默默然,没有人议论怎么回事。官方近期开始为火炬传递活动进行演习,大巴扎街道戒严频率增加。

也有汉族市民以“汉人多了嘛”来说明当地环境的安全,可见本族人口比例增多,是他们安全感的重要来源。

汉族是在上世纪50年代后,以“支边”或作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员的方式大量移居新疆。近年,不少内地经济移民也从甘肃、四川、河南等地区迁入此地。

据统计,当前新疆总人口2095万,维族人口超过940万。在北疆,汉族人口已超越少数民族,如乌鲁木齐的230万人口中,少数民族只占24%左右;南疆仍以维族为多数。新疆还有哈萨克族、回族等其他少数民族。

人口比例消长变化,意味着汉族色彩变得浓厚,汉语的重要性提高。从一个角度看,新疆越来越稳定。我原先听来的不少汉维冲突的“恐怖故事”,在此行中没有得到证实。乌鲁木齐市内多的是汉语标志,二道桥地区以外,汉语完全能够通用。电视上有维语台,长得俊俏的维族小歌手用汉语演唱儿歌、载歌载舞为奥运打气,还有销售“脑白金”等汉族产品的维语广告。一些现代化大厦打着维族老板的名字,那是维族发迹致富的标记。

然而,在现代化欣欣向荣大场景下,把视角转移到维族人群体,一种更复杂的市民心理,一种被边缘化的心情慢慢呈现。

一个维族老先生描述现在的生活时说,改革开放啦,生活好了啊,东西能推到外面卖不必害怕被抢。谈到汉族政府,他语气闪烁了:“怎么说呢?手都是向内的吧?哈哈。”

在二道桥一家小摊吃饭,周围没有旁人。维族食客确认我是外国人后抱怨了:“外面说中国发展了,少数民族富了,全是胡说八道。”

他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高的工作,汉人;低的工作;维族。”他的谈话反映了多民族地区里少数民族的困惑:经济被边缘化,传统文化面临危机。

政府三四年前推行双语小学教育,提升维族就业能力。他认为,当局是企图将维族汉化,以后还会消灭维语。

对政府有意见不等同于分离主义意识,但是在乌鲁木齐,我也听到代表后一种立场的声音。  

 到访后第二天,另一个维族年轻人对我说,坚决不相信维族少女炸飞机的报道。

他用英语表示,他想学政治,为民族争取自由。我注意到,他说的不是“新疆”,而是“东突厥斯坦”。

(系列五之一)

中国政府通报 疆独恐怖袭击事件

疆独组织究竟有多危险?这在西方学界中有一定争议。美国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为国际恐怖组织,但西方也有疆独同情者反对美国这么做。国际人权组织则质疑中国的反恐行动,经常针对没有暴力倾向的维族平民。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则对外通报多起疆独恐怖袭击事件:

*1990年4月,阿克陶县“巴仁乡暴乱”。200多人围攻乡政府,多名武警被打死。这是新疆解放40年来的第一起恐怖事件。

*1991年2月,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客运站录像厅爆炸案,一人死亡、13人受伤。

*1992年2月,乌鲁木齐市公共汽车发生两起爆炸事件,两辆公共汽车被炸毁,三人丧生、23人受伤。同时一影剧院和居民住宅楼各被安置的一枚定时炸弹,被发现后排除。

*1993年6月至9月,南疆部分地区的商场等公共场所发生十起爆炸案,两人丧生、36人受伤。

*1997年2月,乌鲁木齐市公共汽车爆炸案,三辆公共汽车被炸毁,九人丧生、68名乘客被炸得腿断肢残,严重受伤。

*1997年11月,暗杀全国和新疆伊协委员、拜城县清真寺主持尤努斯·斯迪克大毛拉。

*1997年3月,北京两会期间,北京一公交车爆炸,炸伤11名乘客。东突伊斯兰运动组织承认是其所为,目的是报复北京镇压新疆穆斯林的独立运动。

*1998年1月至2月,喀什市发生23起系列投毒案,四人中毒、一人死亡,数以千计的牲畜死亡或中毒。

*1998年2月至3月,喀什地区叶城县连续发生六起爆炸案,三人受伤,天然气输送管道被炸坏引起大火。

*1998年4月,叶城县公安局负责人等住宅门前等处,发生八起爆炸事件,炸伤八人。

*1998年5月,乌鲁木齐商场、旅店等发生15起纵火案。

*1999年10月,泽普县赛力乡公安派出所被袭。一名联防队员和一名犯罪嫌疑人被杀,一名警察和一名联防队员受伤。十间房屋,一辆吉普车和三辆摩托车烧毁。

*2001年2月,暗杀喀什地区县法院干部买买提江·亚库甫。

*2003年3月,一辆来往于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间的国际班车被袭,21名乘客全部被杀,其中中国公民18人(包括15名维族)。

*2005年,“东伊运”模仿“基地组织”(基地组织组织)的宣传形式,发布宣传录像,扬言“血战到底”。录像中有蒙面的发言人、在“东突国旗”背景下、举枪宣誓。

*2007年1月,新疆公安机关捣毁“东伊运”一处恐怖训练营,击毙恐怖分子18名,捕获17名。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