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记录, 谁记录 ? 他们延续新华文学反侵略传统

伍木:抗日题材是新华文学的母题。(档案照片)
饶伙发的《南洋谍影》以日本侵略马来亚和新加坡为背景。(龙国雄摄影)
希尼尔:“新加坡最苦难的日子应属日据时期。(受访者提供)
怀鹰:写作《武魂》最大的苦恼来自收集资料。(陈来福摄影)
张挥:前辈作者给我们留下珍贵的历史和文学的记录。(档案照片)
流军1980年代末写作抗日题材的《赤道洪流》。(龙国雄摄影)

在新加坡华文文学史上,抗战文学一直占有重要地位。令人注意的是,最近这股“抗战文学热”又悄悄兴起。首先是书写文学协会最新一期的《书写文学》期刊,推出“抗击日本侵略文学特辑”;本地历史小说作者饶伙发,也刚于今年6月出版《太平洋战争之南洋烽火》与《南洋谍影》两部二战历史长篇小说;作家怀鹰不久前刚完成的长篇小说《武魂》,也以日军侵占为背景,写马来抗日英雄阿德南(一般也叫阿南)。另外,新加坡二战历史研究会连同本地多个文学团体,在8月间举办一场“二战与文学”专题讲座。

太平洋战争是最好教材

《书写文学》的“抗击日本侵略文学特辑”由伍木策划组稿,他说:“今年2月,旧福特车厂二战展览命名风波之后,书写文学协会会长张挥就请我为《书写文学》编组‘抗击日军侵略文学特辑’。我向文友邀稿后,反应热烈,作品有小说、散文、散文诗、诗歌、旧体诗、评论等体裁,包括老作家旭阳的散文诗《一个老汉的故事》讲述南马柔佛一对抗日父子的悲剧。”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我不记录, 谁记录 ?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副刊头版-f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