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的职业伤害

陈伟信保持健康作息矫正受伤的手臂。(新加坡交响乐团提供)
郭勇德订做耳塞保护听力。(档案照)
梁永顺曾多次因肩膀抽筋、弹弓指影响学业与工作。(新加坡华乐团提供)
钢琴家冼思恩认为弹琴前须先想好如何运用身体。(邝启聪摄)
听力学家陈文海通过仪器测试病人听力。(龙国雄摄)

中国钢琴家郎朗原订上个月底到新加坡演出,碍于左肩肌腱炎,独奏会取消,至于新加坡交响乐团的协奏曲演出,则由俄罗斯钢琴名家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替代。

其实郎朗今年初就宣告受伤,导火线据说是在身体状态不好的情况下练习拉威尔《左手协奏曲》,郎朗后来也说是操劳过度,预计明年夏天才会复出。这不禁让我们想起几乎因肌张力障碍(focal dystonia)断送音乐生涯的费莱舍(Leon Fleisher),以及因肩膀伤痛而休息一年的小提琴家文格洛夫(Maxim Vengerov)。

身体即是乐器的延伸,对演奏家来说,保护身体就是保护自己的音乐生涯。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副刊头版-f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