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科技下的观展体验 触动·参与·亲近

国家美术馆首席营销官李耀康(右)和创新实验室副处长林永裕认为,数码装置如“社交桌子”,用以增强观展体验,很受访客欢迎。
国家美术馆展示陶艺家伊斯干达·贾里虚拟陶艺工作室,通过互动,了解陶艺制作流程。
国家美术馆去年的“昼夜璀璨艺术节:五光十色”,和日本Teamlab合作的巨大数码装置《行行复行行,寻寻觅觅,离离合合》乃入浸式观展体验。(主办方提供)
通过手机下载面簿通信聊天机器人功能,策展人扮演导览者的角色,以聊天方式带出法国奥赛美术馆印象派名画点滴。
手机架在谷歌的卡纸盒上,就可到世界各地美术馆看“预展”(谷歌提供)。
社交桌子通过数码科技提供更多艺术家作品与人脉网信息,图为蔡名智的联络网。
马来西亚拉迪夫·莫西丁抽象画原作与中型荧幕并列,不用飞到法国庞毕度中心也可通过荧幕触摸浏览在那里举行的个展。

联合早报记者采访本地艺文界负责人和数码科技业者,探讨到底数码科技是“吓走”对科技陌生的艺术访客,还是为艺术鉴赏活动吸引更多知音。

以前去美术馆看展,是自己与一幅艺术品的对话。这几年,数码科技的应用,大大改变了观展的方式,观看者与艺术品之间还多了一层科技(比如互动荧幕、手机应用),更加强调触摸、互动、沉浸式或虚拟的体验,艺术品原作经过复制后,也已繁衍碎裂成多重意义。

早报订户可点击此处查看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Newsletter Tags: 
NewsFukan副刊头版-f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