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乙康专访Q&A:学习途径多了 教育制度已是“广阔的草原”

字体大小:

成功的定义放宽,但国家的政策与制度能支持国人追求不同的兴趣与志向吗?教育部代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王乙康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我们的制度已经不是“狭窄的道路”,但途径多了之后,接下来怎么走还是靠个人选择。

以下是王乙康专访的摘录:

问:台湾之前讨论过“小确幸”的说法,即追求微小而确实的幸福,但社会上也有人批评说,如果每个人只追求“小确幸”,只追求一种满足感,而一代人都那么想,经济可能无法被推动。我们要迈向的是一个未来经济,我相信也是一个蓬勃的经济,那在放宽成功的定义时,整个体制要怎么去坚持这个开放度,支持每个人可以有不同的追求,但同时也往前进?

这要看你是儒家还是道家。

问:那你是儒家还是道家?

我觉得不需要去批评别人,可以用一个比较开放的制度。我进入政治时说过,由下而上和由上而下都要一起发生。小国一定要有一些由上而下的政策,例如我们有智慧国(Smart Nation)、公路电子收费ERP2、有”科研,创新与企业2020计划”(RIE2020),这些都是国家方针,都是大策略、大计划。人民也有这个希望,认为政府应该指导方向,所以政府也继续这么做。

但是,我们同时也要明白人各有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志向。有些人的志向是很大的,像建国总理李光耀这样的人,他要让新加坡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一个闪亮的小岛国,要反殖民。这样的人还是会有的,你有开放的制度,他就能够成功发展,这对我们的国家是有益的。

但有些人可能只想当个巴士司机,敬业乐业。最近报章上刊登一位马来巴士司机的报道,他很有礼貌,老人家上车,他会等人家坐下来才开车,没有人让位时,他会问可不可以让位给老人家或孕妇,他自己觉得开心,周围的人看了也给他赞,这样互相尊敬有什么不对?这也是成功,我觉得他是成功的。所以不应该批评别人,而是应该尊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志向,不同的满足感。

问:每个人也可能有不同的兴趣,有人也可能到后期才发现想追求的兴趣是什么。我们现在的制度允许一个人在人生某个阶段找个出口点,转而追求别的兴趣或志向吗?我个人觉得还有很多人对这么做是忐忑的。也有在追求事业的人可能会想找一段时间去进修或学习,这是我们现阶段的制度要做到和可做到的吗?

这个问题可以用两种方法回答。第一是制度方面,第二是个人选择。

首先,在制度方面,我们的制度已经不是狭窄的道路,而是相当广阔的草原。在大专教育方面,你会看到很多途径。我用两个极端例子来形容。第一个极端例子是,一个人可以进入工艺教育学院或理工学院,这些都是比较注重精专的学府,然后之后可以去新加坡理工大学(SIT),在继续深入认识和学习他所学的这门知识,出来社会工作时也可进入同个行业,继续精专下去。这是其中一个道路。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早就认识到自己的兴趣是什么,而另一个极端例子是,我们也有提供博雅教育的耶鲁—国大学院(Yale-NUS College)。前两个星期,我刚去学院参观,那边的学生和你说的一样,认为“我自己的兴趣是什么我还没决定,每个项目我都要学习一点,将来开始工作觉得哪个项目我比较有兴趣,再去读硕士”。这样的人也是有的,而我们的的制度也已经扩充了。

另外是你个人的选择,制度上已经有这样的道路给你走,但怎么走还是靠你自己。不只是大学学府里,在外面也有琳琅满目的东西给你学,你可以到YouTube学东西,例如我的吉他就是用YouTube学的,从来没有正式上过课,在线上教育平台Coursera也可以学很多东西。当然,自己要学什么,是自己的选择,在人生的道路上也应该尽量学越多东西越好,但如果要精专,我们只有一条命,每天也只有24小时,我看我们也只能精专一样东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