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新加坡不会放宽对毒品容忍度

尚穆根:“如果可以向我们展示一个能为公民带来更好结果的模式,我们会考虑做出调整。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要求我们改变。”(图/截屏自联合国视频)
尚穆根:“如果可以向我们展示一个能为公民带来更好结果的模式,我们会考虑做出调整。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要求我们改变。”(图/截屏自联合国视频)

字体大小:

邓玮婷 报道

tengwt@sph.com.sg

新加坡在应对毒品问题方面不会改变立场,放宽对毒品的容忍度,而是会持续专注于抑制毒品需求,坚持塑造一个无毒品的国家。

由哥伦比亚、危地马拉和墨西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世界毒品问题特别会议星期二(19日)于纽约举行。出席会议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一场演说中,表明了新加坡政府反毒的坚定立场。

他说,我国的地理位置靠近不少大型的毒品生产中心,每年有约两亿人出入境,再加上我国较高的购买力,如果采取柔性方式,新加坡将面临毒品泛滥的情况。

他说:“事实胜于雄辩……新加坡没有‘毒品天堂’、需要回避的地区、毒品生产中心和针筒更换计划。我们应对毒品问题的立场让我们为国人建造了一个安全的国家。”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国家放宽对大麻的管制,美国目前有四个州——科罗拉多、华盛顿、俄勒冈和阿拉斯加已经让大麻合法化,允许作为消闲用途,让人们可以合法地拥有、吸食或栽种一定成分和数量的大麻,同时也允许公开贩卖。

尚穆根指出,在应对毒品问题方面,大部分国家所采取的方式主要是抑制毒品需求(demand reduction),或减害(harm reduction),或将毒品合法化。

他说:“如果采取降低危害的方案,我认为我们不该被任何假象蒙蔽,毒品伤害吸毒者、其家庭和社会……你会明知故犯,开心地将毒品交给你十几岁的孩子吗?”

尚穆根说,他在会议中听到不少关于人民接触毒品权利的高谈阔论,论述主要围绕压制个人和尊重人权及尊严。

他说:“这些‘巧辩’或许是基于一些国家的经验,但对于我们而言,这听起来像是不依据事实的‘稻草人论述’(straw man argument)。”

他表示,在有证据证明毒品有利于服用者、不会加剧现有的犯罪情况,也不会让其他公民付出惨痛代价之前,新加坡不会改变对管制毒品的立场。

他说:“如果可以向我们展示一个能为公民带来更好结果的模式,我们会考虑做出调整。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要求我们改变。”

尚穆根说,1990年代,每年在新加坡遭逮捕的嗜毒者超过6000人,现在数据减半至3000人左右,而重犯率也从60%跌至30%,显示我国所采取的策略奏效。

这次特别会议预料不会产生重大决议,但多国代表希望推动全球迈向一个脱离压制个人并更加重视人权的反毒策略。

路透社报道说,拉丁美洲和欧洲的代表指,强烈反对大麻等除罪化的国家包括新加坡、中国、泰国、伊朗和俄罗斯。报道引述一名资深的欧洲外交官说,“一组不断减少的少数国家”继续维持强硬的立场。

尚穆根强调,新加坡在打击毒品供应和需求方面,采取了全面、平衡、可持续和强硬的态度,并着重于改造吸毒犯,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虽然这过程更艰难和耗费更多资源,但也比较奏效,它给新加坡带来安全稳定,毒品问题也受到控制。

尚穆根指出,在对抗毒品问题上,各国须努力达成共同迈进的共识,但与此同时,也应尊重各国所选择的策略。

“我们的选择明确。我们要的是一个无毒品的新加坡,不是一个容忍毒品的国家。”

1990年代,每年在新加坡遭逮捕的嗜毒者超过6000人,现在数据减半至3000人左右,而重犯率也从60%跌至30%,显示我国所采取的策略奏效。

——尚穆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