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尸官:香格里拉枪击案 警员执行任务 合法杀死死者

验尸官认为开枪射死死者的辜加警员纯粹在执行职务,死者是被合法杀死。(档案照)
验尸官认为开枪射死死者的辜加警员纯粹在执行职务,死者是被合法杀死。(档案照)

字体大小:

验尸官说,当死者驾驶的汽车冲过护栏,辜加警员假设车上的人怀有敌意,因此要制止司机,使他停车。当汽车继续加速,警员不可能想太多,以仁慈的观点来诠释死者的意图。

侯启祥 报道

howks@sph.com.sg

去年“香格里拉对话会”场外发生的枪击案,验尸官昨天做出结论,认为开枪射死死者的辜加警员纯粹在执行职务,死者是被合法杀死。

事件发生在去年5月31日清晨,死者陶菲克(34岁)当时开车载朋友莫哈末(31岁)和沙斯德(27岁)去乌节路找妓女,误闯入警方在香格里拉酒店对面雅茂园设立的保安检查站,因不肯停车接受检查,结果被辜加警员开枪射死。

验尸庭今年1月26日针对这起事件进行三天研讯,验尸官马文德昨天做出结论时指出,死者被验出服食冰毒和其他毒品,他逃避保安检查站,可能是因为担心被发现吸毒和拥毒。沙斯德也服食冰毒,跟死者在同一条船上。他们事先已计划好如果遇到警方路障便逃跑。

死者鲁莽行为

或与服食毒品有关

验尸官说,根据死者生前的行为,他没有精神抑郁迹象,或自寻短见意图,因此他当时的鲁莽和冒险行为,或许跟他服食的毒品有关,这也不是不可能。

他说,死者不停地冲向保安检查站和护栏,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那是不合理和危险的行为。死者当时的行为让人以为他企图进行恐怖袭击。

不过,验尸官说,死者有刑事案底,不是恐怖分子,但这一点不能单凭当晚死者鲁莽开车,不稳定和冲动行为看得出来。

证据显示,死者毫无疑问要逃避汽车检查站的保安检查。他不理会警员的指示,把汽车开走,不让警员检查。现场警员不停发出清晰指示,但他还是不停车,继续加速冲向最后一道护栏,完全没有停车的迹象。

后来,汽车冲向酒店方向,现场每一名警员都不知道谁在车上,以及为什么汽车要冲过保安检查站。警员都不知道司机的意图和目的地。

验尸官说,辜加警员清楚看见死者没有接受保安检查,并且猛烈冲过护栏,以为死者要驶向会场,并且怀有敌意,车上可能载着汽车炸弹,死者要进行恐怖袭击。在验尸官看来,警员有这样的想法是合理的。

在这种情况下,开枪是解除威胁的最后途径。根据目击者的证据,他们是在汽车冲过护栏后听见枪声,闭路电视提供佐证,卫生科学局专家重造现场的结论也是如此。开枪的辜加警员也供称,他开枪是为了使汽车停下,并不是要导致死者丧命。

验尸官说,当汽车冲过护栏,该名辜加警员假设车上的人怀有敌意,因此要制止司机,使他停车。当汽车继续加速,警员不可能想太多,以仁慈的观点来诠释死者的意图。

验尸官说,该名警员当时纯粹在执行职务,死者被合法杀死(lawful killing)。

死者和妻子纳西尔(33岁)育有一名女儿(1岁)。她目前在母亲经营的熟食摊帮忙。纳西尔昨天以死者亲属身份出庭旁听。她在验尸官宣布结论后掉泪。

纳西尔受访时说,丈夫是家里经济支柱,自从丈夫死后,他们过得不是很好。女儿还小,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能要等她长大后设法向她解释。

案中的莫哈末和沙斯德因吸毒和拥毒被控上国家法院,后者也面对教唆死者做出鲁莽行为闯保安检查站。两人日前认罪,沙斯德被判坐牢七年和鞭打三下,莫哈末监八年和鞭打三下。

在这种情况下,开枪是解除威胁的最后途径。根据目击者的证据,他们是在汽车冲过护栏后听见枪声,闭路电视提供佐证,卫生科学局专家重造现场的结论也是如此。开枪的辜加警员也供称,他开枪是为了使汽车停下,并不是要导致死者丧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