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2008奥运
SportsSports2008奥运Sports2008奥运狮城健儿

奥银前的艰辛路

郭三秋从50年代步入我国乒坛,当年资源有限,他们那一代乒坛宿将靠一股热忱维系着乒乓的生命。(陈福洲摄)

字体大小:

郭三秋现年74岁,每星期三次在中华游泳会的乒乓室练球,每次练两小时。最近他念六年级的孙子也对乒乓感兴趣,吵着要他当教练。祖孙俩打球,老当益壮的郭老一点都不处于下风,郭三秋笑说:“孙子还不是我的对手。”

1934年郭三秋在三山学校上小学,12岁学打乒乓球。1950年,他首次参加全国乒乓球比赛,获得团体及双打冠军,被当时的名将卢金顺邀请加入南华体育协会的乒乓球队,上午读书,傍晚放学后,就到体育会练球。

我们在郭三秋家的小院子进行访问,他说:“当年我们打球,没有正式的教练,每天放学我们就到体育会去练,前辈指导后辈。”

出国比赛后 须打巡回赛筹钱回国

经过几年艰苦训练,19岁那年,郭三秋打入全国10大,获选代表新加坡参加东京举行的第二届亚洲乒乓球锦标赛。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可是郭三秋不敢接受,因为当年代表国家出国打球,不像现在是坐飞机去,住在不错的饭店或者选手村。那个时候出一趟国门,至少需花两个月的时间。

“当时我们出国,没有国家经费,航班很少,飞机票很贵,乒总没有能力支付这笔费用,只能是会长或者一些理事个人掏钱,给我们买了几张去东京的船票,让我们搭船代表新加坡出赛。”

坐了8天的船到日本,打了一星期的球后,郭三秋和队友们就得开始在日本各地进行巡回的友谊赛,一路和当地的球会打球,一路赚取门票收入,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日本到处征战,才筹得购买回程船票的钱,再花另外8天搭船回到新加坡。

正在华侨中学念高二的郭三秋担心功课跟不上,原本打算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华中的校长郑安仑劝他接受这个机会,功课方面他可以安排老师另外给他补习,就这样郭三秋才代表了新加坡出国参赛。

郭三秋和队友当年在日本击败了世界排名第五的印度队,后来虽然败给当时的世界乒乓王国日本,但那次的经历,让全队感到很充实。

义务担任乒乓女队教练

进入60年代,乒乓还是属于民间的活动。郭三秋已经从南洋大学毕业,在关税局工作。虽然公务繁忙,他还是积极推动乒乓活动。

1967年,我国乒乓女队缺教练,曾经是国手的他,义务担任女队的教练,领军前往泰国参加第四届东南半岛运动会。那个时候,郭三秋每天自己下班后,为我国女队进行培训,当年的乒总,没有全职工作人员,也没有专业的领队,郭三秋担任教练完全是义务的。

“我当时在关税局工作,是公务员。担任国家乒乓队教练,我们是分文不取,唯一的便利就是代表国家出国比赛的时候,不必拿自己的假期,可以报公假。”

在人员不足的情况下,教练还要兼做领队的工作,他一方面得为队员安排住宿和膳食,一方面要代表队伍去开会,同时还得兼顾团队的纪律。

在那次东南半岛运动会上,新加坡女队的白莲花、陈菊香在东南半岛运动会上荣获女子单打冠亚军,还获得了女子双打冠军。

70年代,中国通过“乒乓外交”和美国建立友善关系,同年中国乒乓队也到新加坡做亲善访问,我国掀起一阵乒乓热。郭三秋在1972年出任新加坡乒乓总会秘书长,在当时的会长环境发展部长林金山领导下,落力推动乒乓运动。

郭三秋在乒坛驰骋数十年,后来为了经营家族生意,渐渐淡出国家乒乓队。

开博览会办演唱会 筹集出国经费

80年代的新加坡组屋区,不时有博览会,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或者已经不记得其中一些博览会是为乒乓总会筹款而办的。

活跃于乒总20多年的叶湛梅,在莱佛士书院念中学时开始打球,虽然没以球员的身份代表过国家队,但74岁的他,可说是我国乒坛的重要幕后功臣之一。

他在1972年成为乒总理事,1978年考上国际裁判,1989年受邀到德国世界锦标赛出任裁判工作,这前后也经常带着我国国家队东征西讨。叶湛梅曾经担任过乒总的全职总经理,当年乒总的日常事务他得一脚踢。

如今我们看到新加坡乒乓队的多位选手在世界上有一定的排名,这一方面是球员的技术和素质大大提高,另一方面也因为有足够的经费支持他们到处参加世界级比赛,累计积分,登上世界排名榜。30年前,我国国家队的球员要出国打一场球虽然不像50年代那样,需要一路打球一路筹集路费,但经费也不是非常宽裕。

“出一趟国,球员加上教练,动辄花费数万元,在没有太多经费的情况下,每年我们要派球员出国参赛,乒总得自己筹款,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办博览会。我们向政府申请空地办筹款博览会,把摊位租给商家筹集资金。”

除了办博览会,乒总还邀请过台湾红星如风靡一时的“青蛙王子”高凌风到我国开演唱会,为乒总筹款。

乒乓女队夺奥运银牌 各方努力缺一不可

一直到1993年底,体育理事会的卓越体育2000年计划出台,乒乓球连同足球、羽球、田径、游泳(包括水球)、保龄球和帆船获选为重点培养项目后,乒总才有较多的经费聘请了全职的教练和球员,大展拳脚。

要培养一支好的球队,除了球员和教练的努力之外,还需要很多人投入时间和国家投入不少的金钱。在最近的乒总事件爆发后,有人说我国乒乓女队可以获得银牌,功劳不完全在球员和教练,他们认为,这次夺牌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国家的大力资助,让球员到处打球,抬高世界排名,进入奥运的时候,避免太早遇上中国队遭淘汰。此外,国际乒联修改团体赛规则,改用强调实力平均的三人制,让我国女队占了便宜。

今年中卸下乒总职务,完全退休的叶湛梅说,这个说法有其道理,但是如果认为只要有经费就能取得今天的成绩,那对教练和球员来说,也太不公平了。教练长期的策略和部署,球员们的努力,还有国家的支持,这些因素缺一不可。

他说:“我国这次拿到银牌背后肯定有许多人的努力,之后总是要检讨得失的,现在就让球员们好好庆祝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