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大选2018

社论:马国选情难以捉摸

字体大小:

社论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很可能在4月6日解散国会,举行第14届全国大选。国阵计划在7日公布竞选宣言,在这之前,伊斯兰党和希望联盟先后于2月底和3月8日公布它们的竞选宣言。马来西亚大选已是箭在弦上,只待国会解散。这次大选可谓“竞选期”最长的一次,因为朝野双方至少两年前已开始角力。然而,双方的阵势和实力不断变化,让人至今看不清究竟哪一方占上风。

《2018年国州选区重划报告》3月28日在国会通过,最高元首隔天签署并在宪报公布生效,为纳吉政府扫除解散国会,举行大选的最后一道障碍。马来西亚政治观察家认为,选区重划无疑是在为国阵量身制造胜利,尤其是为国阵重夺雪兰莪州政权、保住柔佛和吉打州政权制造优势。反对党指责选区重划明显针对反对党控制的选区,让反对党在安全区更安全,在灰色区则更危险。以马来西亚工业重镇雪兰莪为例,选区重划将反对党支持者集中到反对党安全区,提高了反对党人的胜算,但另一方面将国阵支持者划入反对党灰色区,提高国阵胜算。

雪兰莪州政权在2008年变天,反对党联盟执政至今已10年,一般认为这个州没有什么课题,足以导致州政权再次易手。然而,雪兰莪是最富裕的州,国阵在2013年大选时已希望重夺该州政权。此次选区重划即使不能让国阵一举拿下雪州,也可能让州议会出现悬峙状态,也就是希盟和国阵都无法赢得过半议席。这么一来,伊斯兰党或其他第三股力量政党就可能扮演造王者角色。以伊党目前的倾向来看,不排除它会支持国阵。

柔佛和吉打的选情同样让人看不清。柔佛和吉打会在来届大选成为“前线州”,是因为前首相马哈迪和前副首相慕尤丁分别着眼于这两个州。马哈迪今年初成为希盟的领袖,他的选举策略是即便无法拿下联邦政权,也要希盟再夺吉打或柔佛其中一州,甚至两州,以期在巫统内部形成逼迫纳吉下台的压力。

马哈迪的策略能否奏效,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柔佛毕竟是巫统成立的襁褓之地,多年来是国阵的堡垒区,即便是反风很盛的2008年大选,国阵也只是丢失一个国会议席和五个州议席,在国阵成绩历来最差的2013年大选,反对党也只能从国阵手中拿下四个国会议席和12个州议席,且多数是以非马来选民为主的选区。由此可见,慕尤丁带队的希盟要一举夺下柔州并不容易。

吉打是马哈迪的根据地,他曾在吉打担任国会议员长达35年,儿子慕克力曾任吉打州务大臣。马哈迪会在哪里上阵还未揭晓,但其中一个可能性是吉打浮罗交怡,因为这个旅游胜地兼自由港是在他治下发展起来的,他较有胜算。而国阵也计算到这一点,所以纳吉2月中宣布大手笔投资浮罗交怡。伊党是吉打选情一个不容忽视的变数,尽管伊党在2015年经历精神领袖聂阿兹去世和党分裂的双重打击,但它在民风相对保守的吉打仍有吸引力;而且伊党与巫统靠拢,可能在大选中扮演捣乱者或造王者的角色。

2008年和2013年大选的经验表明,非马来选民的力量不足以让联邦政权变天,所以希盟必须掀起“马来海啸”,才有胜选的希望。民调和观察家的研究显示,马来选民对纳吉政府不是没有不满,尤其是消费税、生活费高涨等问题,但对一马公司丑闻、贪污腐败等课题显然关注度不高。希盟能否策动马来选民选票转向,伊党向巫统靠拢究竟是给希盟还是国阵带来伤害,至今都说不准。新加坡作为最靠近马来西亚的邻国,肯定希望马来西亚继续稳定发展。更重要的是,当地媒体不应对我们作出不实指控,来为选情摇旗呐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