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反恐

葛红亮:雅加达恐袭事件后亚细安的反思

字体大小:

14日中午时分,笔者饭后,刚泡上一壶茶,就在微信群里看到了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朋友发来的照片,说雅加达发生多起爆炸。从照片上来看,爆炸现场在混乱之余,却能见到大量围观者。

到了下午,新闻记者拍摄的一张照片在各个群里疯传,照片中持枪者距离人群也并不远,在与警察对峙。最终,连环发生的这一系列爆炸导致了八人死亡(其中四名死者是恐怖分子),20多人受伤。这是亚细安宣布建成共同体后,东南亚地区发生的首起连环爆炸案件,而藏在连环爆炸案背后的伊斯兰国(IS)则进一步加剧了“恐袭”事件在地区产生的震荡效应。

意料中的雅加达恐袭事件

此次雅加达连环爆炸案是IS针对印尼的一起有预谋、有组织的恐袭事件,从种种的迹象来看,也是意料之中的。连环爆炸案发生的必然性主体表现在下述两个方面:

第一,此前已有的一系列线索表明,在巴黎爆炸案后,在雅加达实施一系列爆炸已是ISIS极端分子的日程表内容。为此,印尼警方去年11、12月连续展开大扫荡,在12月初逮捕过九名计划在新年前后实施雅加达连环爆炸的嫌疑犯。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驻印尼记者的描述,雅加达警方还在2015年12月收到了关于IS在印尼进行爆炸的警告,而这策划中的连环爆炸还被美之名曰“雅加达音乐会”。

印尼警方虽然挫败了在印尼IS极端分子于圣诞节与新年实施爆炸的图谋,但仍旧未能阻止此次爆炸及灾难的发生。但正是基于这些线索,在事件发生后,国际舆论和印尼警方全部都将矛头指向了IS。

第二,印尼极端势力土壤肥沃,IS在印尼的发展因此十分猖獗。在IS之前,印尼存在着多个大大小小的极端组织,而这些组织则有着深厚的滋长土壤。IS在中东崛起后,其在印尼的蔓延与发展是不争的事实。当IS未引起国际社会一致重视的时候,其在印尼所进行的宣传和人员招募是正大光明的,他们可在公开场合宣讲和发放宣扬极端主义的材料。

借此,IS在印尼不但募得大量资金,而且还吸收了大量的激进分子。在IS成为众矢之的后,其开始通过印尼本土的极端组织来拓展势力和增进合作。这就意味着,一张错综复杂的极端主义组织网络正在印尼形成。

恐袭事件考验印尼与亚细安

雅加达恐袭事件再次表明,包括印尼在内的亚细安国家仍然面临着严峻而复杂的地区非传统安全威胁。从理论上来看,非传统安全威胁的产生及持续存在,是一个地区或国家经济、社会与人类关系发展呈现出扭曲的结果。因此,为更好地应对地区非传统安全威胁,印尼和亚细安需要通盘考虑历史经纬和现实状况,更应该采取多管齐下、综合施策与协调合作的举措。

固然,新世纪以来,特别是亚细安宣布要建设“安全共同体”后,亚细安国家明确将应对“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作为成员国加强政治安全领域合作的七项内容之一。但新世纪以来,地区恐怖主义势力一再反弹的事实告诉我们,印尼和亚细安其他成员国在共同应对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方面还存在着问题。

其一,亚细安成员国普遍存在着反恐能力与制度建设不足的问题,例如印尼,此次连环爆炸案发生后,印尼的反恐官员才大声呼吁加强反恐法律的制定;其二,亚细安成员国虽然意识到共同反恐是建设亚细安“安全共同体”的一项重要内容,但由于对威胁感知的不一致,相关的合作步调并不一致,也不具有明确的针对性。其三,一直以来,亚细安国家的反恐举措还未能够摆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限性,更未很好地落实其“综合安全”的观念。

鉴于此,雅加达“恐袭”事件后,印尼与亚细安需要反思,及拿出能够产生良好成效的应对处方。这就需要这些国家从根源着手,推进地区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领域的进步和制度完善,建立人、社会与经济、政治发展的和谐关系。

显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在这之前,亚细安国家应根据“安全共同体”建设的蓝图,着眼于地区现存的恐怖主义与其他非传统安全威胁,克服集体行动与合作面临的难题,尽可能地缓解非传统安全威胁给地区安全带来的挑战。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供职于广西民大亚细安研究中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